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301章 马屁简直犹如那神来之笔(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3o1章

    虽然赵煦一个劲的说要不醉不休,而且他果然是一位言出必践的大宋天子,三脚猫的酒量,三斤多的低度酒下去,就真醉了。

    而这元祐印刷术,却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轰然传扬开来。因为为了保密的需要,王洋在比斗之间,藏身于幕后之中,一直没有在人前展露是如何做到的。

    于是乎,不明所以的人们则干脆就将那元祐印刷术吹得越地神乎其神。而令王洋没有想到的是,在第二天一大清早,居然就有好几位印书坊的东家派人过来递了贴子。

    王洋看到手下的小弟递过来的那些名贴,眉头不由得深深地皱了起来。特么的,昨天自己才向天子进献的元祐印刷术,今天就有这么多家的印书坊的掌柜过来递贴子,这说明什么,自然是那些商人们嗅到了利益的味道。

    但是元祐印刷术,王大爷可还没有想现在就拿出来公之于众的意思。但是,自己也没有必然去当这个恶人,王大老爷的嘴角邪恶地扬了起来。

    “就说王某的元祐印刷术已经进献予陛下,王某可没有什么处置的权利,他们若是想要从中分一杯羹,直接去找朝庭吧,王某可是无能为力。”

    王大才子这招可谓是无赖到了极点,可问题是那些等候在怡红楼来各家印书坊的掌柜们听到了这话,除了翻白眼骂娘顿足之外,也实在是无可奈何。

    虽然宋朝四民的地位比之其他朝代要宽松许多,但是,能够跟大宋天子打得上交道的,自然还是士子阶层之中的精英,也就是官员。

    自己这些人只不过是一些商人,而且还不是什么主流的商贸产品的级豪商,所能结交打交道的最多也就是一些中下层的官员或者是一些风流名士之流,哪能窜到天子跟前去谈生意。

    但问题在于,王巫山可是入了皇宫,参加了天子千秋寿宴的人物,想动精……唔,第一先考虑这位王大才子那能一条巷子打个来回不再喘气的格头天王的战斗力。

    哪怕是依仗着人多势众,把这货给帮了,唔……别说开封县,怕是那位刚刚得到这位王巫山所献寿礼的大宋天子都肯定会暴跳出雷,到了那时候,别说是财富,身家性命都十有八九保不住。

    只能暂且作罢,各自回转,再想其他办法不迟。

    “主人,昨天皇帝有没有赏赐什么给您呀?”给王洋盛了一碗羹汤,小心翼翼地端到了王洋跟前放下之后,又递过来一张烘得极为焦黄酥脆的酥饼的李师师看着王洋开始狼吞虎咽的吃早餐,忍不住问道。

    “赏赐?”王洋想了想,特么的,好像那位大宋天子真的忘记给自己赏赐了。“应该是有的,不过可能是天子昨天忙着高兴去了,忙了给了吧。”

    心向主人的李师师顿时恼了起来,那粉嫩湿润的樱嘴撅了起来。“哼,想不到天子居然这么吝啬,主人你呕心泣血,卧薪尝胆,兢兢业业,起早贪黑……”

    王洋愣愣地看着这位嘴里边犹如机关枪一般连续吐出了十来个耳熟的形容词的李师师,手中的筷子都掉到了地板上犹自未知。哎哟,想不到李师师这丫头的马屁简直犹如神来之笔,功力居然已经如此深厚。

    而刚刚走到了门口还没来得及跨步进来的柳依依险些一不留神撞在那门框上。

    “……明出来的成果,献给了他这个当天子的作为礼物,他居然连点赏赐也没有,简直太过份了。”直到此刻,李师师这才吐槽完。

    “主人您的筷子怎么掉了?为什么你的表情那么奇怪,难道师师有说错什么吗?”

    “啊,哦……没,当然没有,只是觉得我们家师师如此心向主人,嗯,吾心甚慰……”王洋话音未落,一阵突如其来的笑声让王大爷瞬间就没有了自吹自擂的兴致,没好气地朝着门口的柳依依喝道。

    “我说柳大姑娘你要进门就赶紧,抱着个肚子在靠个门那么笑也不怕摔地板上失了形象。”

    柳依依扇动着她那黑色凤尾蝶一般的浓睫,莲步轻移入了屋,冲王洋嫣然一笑道。“还真是的,奴家就是知道了王家哥哥您呕心泣血,卧薪尝胆,兢兢业业,起早贪黑……”

    王洋听得此言,哪里不知道这个女妖精就是在明目张胆的怼自己,不禁勃然大怒,抄起一块酥饼,陡然抬手轻捏住了柳依依的下颔,让那措不及防的柳依依不得不张开了嘴,然后一块酥饼直接就塞了进去。

    “……%&*……*¥#%a¥a#¥!”柳依依愤怒地瞪圆了一双水眸,抬起手戳王洋没戳到,只能不甘不愿地嚼着那块香甜的酥饼,只是那一双美眸几欲喷火。

    李师师这个小丫头片子一脸兴灾乐祸的在旁边吃吃的笑个不停。

    看到柳依依那副气鼓鼓嚼着酥饼的模样,王大官人这才扮出了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教训道。“君子当食不言,寝不语知道不知道?”

    柳依依丝毫不客气的朝着王洋比划了一根葱白一样的中指,看到了这个手势,王大老爷不禁一脸黑线,黯然神伤。

    唔……柳依依之所以能够掌握这个肢体语言,这自然还得感谢王洋,王洋告诉柳依依,这个动作所代表的意思是我很鄙视你。

    这个时候,柳依依终于咽下了那块酥饼没好气地横了王洋一眼之后,接过了李师师递来的一碗羹汤喝了一口。

    “比起其他的什么赏赐而言,都比不得恩科来得实在。既然陛下已经确定要开恩科,那王家哥哥你到时候,可就真不能再继续住在楼子里了,更是不能继续在这里做事了。”

    此言一出,刚拿起了一块饼正要咬下去的李师师不禁满脸愕然地抬起了头来看向柳依依。

    而王洋则很快便明白了柳依依的意思,搁下了手中的筷子之后,打量着这间自己住了快小半年的房间,心中不禁一阵唏嘘。

    他也知道柳依依说的没错,过去的自己一无身份,二无地位,居住在这里倒也没什么,但是,如果当自己真的走进了大宋政治圈子之后,这方面还是要注意起来,毕竟,官员夜宿花街柳巷虽是雅事,可你特么直接把青楼当家那就太过份了。

    何况,王洋也很清楚自己的脾气,更知道经历了赵挺之的事情后,自己与旧党之间自然没有半点的余地可留,到时候,肯定不知道会有多少脏水想要往自己的身上泼。

    这也是之前为什么王洋要买宅院的原因,只是现在,那边的重建工作才刚刚开始,而自己这边,却因为天子宣布恩科之后,怕是也需要离开这熟悉的小天地了。

    “舍不得这里?”柳依依看着王洋一脸唏嘘的模样,原本自己那显得有些失落的心情却一下子尽数化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