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372章 两位卿家昨日到底谁输谁赢?(第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372章

    少年天子呛的都快变成用鼻孔呼吸的蓝鲸,可那位太皇太后由于是呆在帘子后边,根本就没有看清二人的面目。

    虽然听到了几丝的异声,倒也不在意,而是刻意地用凝重而又严肃的声音喝道。“王巫山,许诏,你们二人,可都是国之栋梁,为何如此不顾朝庭颜面,在那御街之上聚众斗殴?”

    “启奏娘娘,并非是微臣先动手,而是那许诏的友人大胆妄为,当街调戏良家女子,而女子的兄长过去阻拦,对方居然拳脚相交,将那女子的兄长揍得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你休得胡言,曹兄弟是先动手了,可是也只是揍了那人一下,倒是你那另外一个朋友冲上来之后,不问青红皂白就殴打种兄弟……”

    “那家伙姓种啊,是够有种的,大庭广众之下,偷了人家姑娘的裙带……”

    “你们够了!”高滔滔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份个家伙简直就是两份个愣货,来到了大殿之上,不第一时间请罪就罢了,居然还在这里叽叽歪歪吵作一团,你们真把这朝堂当成那市井之地吗?

    “这里乃是朝堂之中,尔等吵吵嚷嚷成何体统!难道你们还想着要在这大殿之中再来上一场聚众斗殴不成?!”程尚书立马也忍不下去了,直接就跳了出来并指如剑,须俱张的喝道。

    倒是那边一向看王洋很顺眼的苏东坡,特别是看到了王洋只黑了一只眼圈,而那位武状元黑了两只眼圈,呵呵一笑站了出来。“程大人不必如此,年轻人嘛性子跳脱了些也是正常的。”

    安抚了同僚之后,苏东坡转过了头来朝着王洋使了个眼色。“尔等既然做错了事情,还不快快向陛下和娘娘请罪……”

    王洋与那许诏只能老老实实认罪,表达了他们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聚众斗殴。高滔滔这才没有继续加重语气训斥二人。

    不过就在二人正准备退出大殿之时,已经憋了很久的赵煦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问。“二位卿家,你们二人昨日到底谁输谁赢?”

    “……”许诏瞬间就风中凌乱了,满脸幽怨地看着那赵煦这位少年天子,而王洋却得意地露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脸,还下意识地斜了一眼那许诏。

    “陛下……”高滔滔似乎觉得赵煦这位天子居然在朝堂上问这么无聊的话题,实在是太蛋疼,忍不住轻声提醒道。

    “哦,是孙儿失礼了,你们退下吧……”赵煦没心没肺地朝着高滔滔歉意地答了一声之后,挥手示意王洋与那许诏退下,从两个人的表现来看,赵煦已然看出来了,王洋这位经常打架斗殴的文科状元才是这场战斗的胜利者。

    这不禁让赵煦越地觉得搞笑,堂堂的今科武状元居然打不过文状元,这要是传扬出去,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笑话来。

    而这位武状元的本事,赵煦也是大约知道的,这样厉害的人物,都被王洋这位文状元压住了风头。

    好吧,看样子自己昔日曾经对王洋说的出将入相,对别人而言,或许还会有难处,而对于这位下马能提笔,上马能捉刀,纸上能下笔千言,蹴鞠场上还能排兵布阵的王洋而言,绝对没问题。

    王洋与那许诏两个明明根本就不对付的人肩并肩的退出了大殿,站在大殿外,那许诏却突然唤住了迈步下阶的王洋。

    “之前,的确是我的朋友有过错在先,所以,我在这里向你赔礼了,昨日许某喝多了,才让你抢得先手,若是下次再动手,肯定不会让你有那么好的运气。”许诏这位武状元站在阶上朝着王洋一礼之后说道。

    王洋有些愣神地打量了这货半天。“不服气?”

    “……哼!后会有期。”我特么的能服气才有鬼,许诏咬着牙根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觉得跟这家伙说话,实在是太杀脑细胞。

    #####

    两人离开了大殿这后,而大臣们仍旧表情古怪,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场聚众斗殴,不仅仅涉及了两位今科状元,更有种家的小子,以及那李格非的儿女。

    原来是那种家的小子调戏了李清照,然后李逾那小子过去喝斥,结果被种家小子的朋友给揍倒,而之后,王洋这位状元郎就挽袖子出手。

    而那许诏也是赶来帮忙的,结果就造成了文状元与武状元之间的战争。高滔滔实在是有些头大,种家的小兔崽子,上次似乎自己还曾经见过,至于李清照那位呆萌可爱的才女,高滔滔当然也是见过的。

    一下子就牵扯那么多家达官勋贵,难道坊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话,勋贵多如狗,官员满街走。

    总算是大臣们又恢复到了正常的讨论工作当中,而今日的讨论工作正是关于今科进士们的工作安排。

    虽然不再经吏部选官,而是直接授官,但问题是也得看适合不适合。例如现在,程尚书就强烈的反对授予王洋这位进士第一人大理寺评事的官职。

    在他看来,王洋这种家伙脾气太过暴躁,而大理寺评事乃是专门询问案情的官员,若是暴脾气,一言不合就想要刑讯逼供,万一搞出怨案来算谁的?

    听到了程尚书的反对,莫说是高滔滔,就是一直站在王洋这边的天子赵煦也有点深以为然。也觉得王洋这货太年轻,心性太过跳脱。

    万一那位被审问的罪犯出言挑衅这位老司机,指不定他就有可能暴起把对方暴打一顿,那样一来,实在是太有损大宋今科状元的威仪了。

    而朱光庭这位赵挺之的密友清了清嗓子之后越众而出,十分赞同程尚书的意见,认为王洋这货太过跳脱,这样的秉性,若是委以大理寺评事那样的职务,说不定又要生出事端。

    高滔滔也颇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那依朱卿之见,该当如何为本科进士第一人选官呢?”

    朱光庭嘴角微微一扬,旋即收敛,满脸为国为民分忧解难的模样道。“禀太皇太后,我大宋立朝以来,进士第一人授官有两种选择,第一种乃是太宗朝时就开始实行的,科举第一人,授为为将作监丞,而另外一种则是先帝时期,授官大理寺评事……”

    “而今,既然的大理寺评事不妥当的话,何不授其为将作监丞?”然后,朱光庭朝着不远处的吏部侍郎眨了眨眼。

    那位吏部右侍郎当即站了出来附合朱光庭的意思,而吏部程尚书想了想之后,不禁眉头一皱。“大理寺评事乃是正八品,而那将作监丞乃是正八品上,这适合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