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797章 让他们好好的庆祝,今天加菜(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797章

    直到了一刻钟前,这才将这场血腥的骚乱完全镇压下去,但是,整只大军却已经乱作一团,自相残杀得气喘吁吁,相互生疑,乌春部哪里还敢强令诸部继续进攻,只得撤回营地。

    然后作为西门的总指挥,乌春拓拓灰头土脸的赶过来禀报情况,另外就是向耶律和鲁斡这位主帅请罪。

    耶律和鲁斡听得眼皮直跳,握着腰间利刃的大手犹豫不决,刀出近寸,最终还是被他给还于鞘中。

    这能够怪乌春拓拓治军不严?当然不是,那些部落原本就是互不统属,乌春拓拓能够在骚乱暴之后及时的制止掉,最终还能够让大军撤回营地驻扎下来,就已经很能说明他还是颇有能力的。

    “萧监军,看来此番需要劳烦于你了。”耶律和鲁斡的目光扫过了身畔的诸位官员,最终落在了萧慎的身上沉声言道。“烦劳萧监军你到西门大营处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顺便驻军于那处,以督西门大营诸军作战。”

    萧慎先是有些愣神,半天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得眼中闪过一道狂喜之色,赶紧上前两步,朝着耶律和鲁斡深施了一礼。“殿下放心,下官一定不会让殿下失望。”

    等着那萧慎屁颠颠地赶去过颐指气使的去整顿兵马,准备随那乌春拓拓过去,这边,萧兀纳忍不住摇了摇头跺脚道。“殿下您,您这简直就是胡闹,那萧慎可是小人,现在陡掌大权,很有可能会捏根鸡毛当令箭。”

    “孤也是没办法,孤的身边需要老大人坐镇,这些北方诸部,本就都是桀骜不驯之辈。西门那些部落也太不像话了,正好让萧慎这个心狠手辣之人过去煞一煞他们的威风,省得以为我大辽真的只能依靠他们。居然胆敢在阵前如此胡来,若是不狠狠的收拾收拾,谁又能敢保证他们不会再犯?”

    听到了耶律和鲁斡之言,萧兀纳除了叹息之外,也着实不好再反驳,毕竟他萧慎原本就是监军使,代表天子协理军务,督察将帅专掌功罪。

    让他过去总督西门大军,严惩肇事者也合乎情理。但是让人不放心的就是萧慎此人的性格过于阴私算计,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货太想要表现,而压迫过甚造成军中不和那乐子可就大了。

    转过了头,朝着宥州城望了过去,厮杀声仍旧在继续,但是此刻,两架冲车已然变成了熊熊的柴火堆,另外三架之中,也有一架变得岌岌可危,另外两架虽然还算完整,但是情况却也好不了太多。

    耶律和鲁斡原本充满期望的目光已然渐渐的变冷,就像是那余焰将尽的火堆。

    #####

    当太阳已然跃过了地平线,开始肆意地散着热力,将夏日的明媚光线铺散向大地之时,辽夏联军终于吹响了退兵的号角。

    三辆冲车正在缓慢而艰难地朝着后方撤退而去,时不时还要经受着时不时暴出欢呼声的宋军的箭矢的洗礼。

    当他们终于完全的撤退出了宋军的远程武器攻击范围之后,王洋终于摘下了头盔,拭去了额间的汗水。

    看着那以北侧城门为圆心,向着四面散布开来的地面上,此刻已然没有了过去入眼所见的纯净绿色,到底都倒伏着辽夏联军士卒的尸体、武器、还有那些被砸烂的攻城武器的碎片,还有各种各样的旗帜。

    而城头之上的宋军们,则就像是已经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一般,时不时便出阵阵的欢呼声。

    一架冲车仍旧在熊熊的燃烧着,就像是一堆巨大的篝火,另外一架冲车已然变成了一堆破烂木头,让王洋想起了后世的城管拆迁大队经过的棚户区。

    另外三架冲车正摇摇晃晃地朝着后方退去,看那度,比之前进攻之时还要快上三分,看样子那帮子推动着这些冲车移动的民伕与士卒的体力相当不错。

    西门那边早就已经这里黎明静悄悄,几乎是每隔一刻钟就会有其余三门的军报传入到王洋的耳中,便于他这位宥州城的主帅掌握全局。

    对于西门的那些辽夏联军的表情,王大老爷真的很想给他们送一面锦旗过去,以嘉奖他们的自相残杀,这就叫努力不给别人添麻烦的节奏。

    如果能够再多来几次就更好了,只可惜,这样的局面应该只会出现一次,除非辽夏联军真把攻打宥州当成游戏而非战争。

    至于种师和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五架冲车,居然只逃回去了两架,战绩比自己这边更给力。

    至于南门那边,倒是跟北门差不多,不过,由于拔黑部所指挥的那些北方部落更喜欢各自为战,反倒给予城头上的宋军守军压力不大。

    压力最大的,倒是那辽夏联军主帅耶律和鲁斡主持攻势的东门,以及夏军主攻的北门。

    #####

    战斗结束之后,阵亡的将士并不多,但是伤员可真是不少,单单是北门的医馆和医护兵就足足给过一千五百名伤员清洗包扎了伤口。

    绝大多数都是箭伤,只有少量的伤员是砸伤又或者是贯穿伤。另外就是,虽然敌方动用了大批的攻城军械,但是,却没能够给宥州城城墙造成太大的威胁。

    特别是那些撞城车,撅城车,根本就挠不动那基脚特地用大量的混泥土掺以石块加固过的城墙墙根。反倒是把那撞城车的青铜撞头给弄得开裂掉,又或者是让那撅城车撅起屁股鼓捣了好半天,愣是连一尺都没挖透。

    “让他们好好的庆祝吧,今天中午加菜,每人多二两肉干,告诉唐训成,可不许缺斤少两,不然本官找他的麻烦。”王洋转头朝着凌纵吩咐道。

    “好嘞,老爷您放心,小的一定把您的话带到。”凌纵大声的应诺之后,便快步飞奔下了城楼,径直朝着城内打马而去,那模样,简直就跟饿死鬼偷胎似的。

    王洋将头盔重新戴好之后,走进了将士中间,开始尽自己身为宥州守将该尽的义务,夸奖这些不少初次参与战争的厢军士卒,还有那些精锐的边军士卒,还要着重的对那些轻伤不下火线,又重新回到战斗岗位上的勇士们的行动高调赞扬。

    当然,也得告诉那些将士们,不要被热血冲坏了头脑,有伤就要好好的养伤,战争不是一两天就会结束的,我们大宋的英勇将士们,一定要做到做持久战的思想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