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1199章 战斗力爆表的王大官人来工部了……(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199章

    “好,你领这个绿牌加灰牌,然后到后面,找七号,就是那个脸很大的,然后胡须很乱的家伙,去他那么应聘……下一个。”

    “你多大了?”

    “我三十六……”

    “我说大爷,就像这胡须头全都花白的,还三十六?我可没瞎,赶紧说实话,多大年纪?”

    “我,我四十三,好吧,小老儿五十三了,但我有力气。”

    “……你除了种田,还会什么?”

    “小老儿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城里边给作坊当过学徒,是做买卖的……”

    “那就是懂得算帐是吧?好,一个绿牌,一个圆牌,你到三十四号那里去应聘,赶紧赶紧,下一个……”

    “诶,多谢公子,多谢公子……小老儿多谢你了……”这位五十多岁的老头,原本还满心忐忑,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也给自己了牌子,实在是,老头连泪水都快要滴出了眼眶……

    等这位在三十四号位的老王头迈着比方才犹豫前行的步伐要快上数倍的步履赶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

    “爹,您,您这是从哪来的钱?”正坐在榻上,因为骨折而打着绷带的儿子,看着自己父亲老泪纵横的从怀中拿出了那个原本已经空瘪瘪的钱袋,此刻却鼓囊囊的,然后从里边抖出来近百个铜钱时,直接就懵了。

    一家人也全都围拢了过来,倒是他儿媳妇惊喜地叫出了声来。“公公,难道您被万红商社招了工了?”

    “没错,我被万红商社招上了,是一号仓库记帐员,这是预付金,一天的工钱,一百钱。”

    一百钱,过去,在他们家或许算不上什么,那时候,虽然是给富户当佃户,可是一年的劳作下来,能够有两三贯的积蓄是没有问题,可是眼下,家已经被毁了。

    就连那位富户一家,都不知道被洪水冲到哪里去了,而他们这些原本就是没有自己田地的百姓,也自然就成了无根浮萍。

    而原本作为一家可以依赖的儿子,却在前几日到城里边做工时,不小心摔断了腿。虽然东家找来了医者,给儿子接上了腿,又赔了些钱。

    可是,就凭那赔来的一贯钱,难道还能够撑到冬天,能够保证一家人的衣食住行不成?

    现在,王老头无比的庆幸自己当年好歹进过城见过世面,在商铺里边当过几年的店伙计,虽然算不是粗通文墨,却至少能够计帐算帐。

    就凭着这,直接就拿到了一百钱一天的工薪,重要的是这薪水还是一日一结。

    “明日老夫就要去上工,听那位万红商社的经理说,那个库房,就在距离咱们住的这厢军大营约莫两三里的地方,不到两刻钟就能够走过去,全是那种平平趟趟的水泥路……”

    “那中午,怕是赶不回来了吧,妾身去给你送吃食?”同样头花白的老太王陈氏看了一眼儿子,有些犹豫地道。

    “用不着,那位万红商社的经理已经打过招呼了,那里一天管三顿饭,顿顿有肉呢……”此刻,原本满脸的皱纹里挤满了愁绪与迷茫的王老头此刻脸色红,声音也越地显得有力起来。

    听到了有肉,室内的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干的喉咙。

    “不,不会是说笑的吧?”王老头的儿子勉力坐了起来,难以置信地道。

    “说笑,臭小子,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万红商社,他们会说笑吗?对了我之前还看到了范家老婆子也去应聘了。”

    “就是那儿子和孙水都淹死了,就只剩下媳妇和两个孙女的范老婆子?”王陈氏不禁一愣。

    “对啊,人家也招募了,让她到时候去给做缝补的活计,除了每天的八十文底薪之后,说是还有计件工资,每天缝补过二十件之后,多补一件就多给两文钱……”

    “那么多?”不说王陈氏,就连王老头的媳妇此刻也是眼睛亮得惊人。

    “那可不,而且他们还特地让一些人去找那些家中的壮劳力没了的,或者是壮劳力受了伤,不能做活计的人家。让他们家的老人,或者是孩子去做工,薪水也是八十个铜钱。不打折……”

    王陈氏看了眼眼睛红的王老头,转过了头来,看着满脸郁气渐散,却仍旧有些憔悴的儿子,不由得一把锤在了心口,骂出了憋在心里边许多天的话来。

    “天杀的,真是天杀的。我的儿,你为了那个混帐东家,卖命的做活,一天拿不到五十文,还折了腿……”

    “行了行了,怎么明明是应该开心的事情,你个老婆子非要在这个时候败一家人的兴头。乖孙儿,你们可得好好的听你们娘亲和奶奶的话,等明日爷爷下了班回来,给你们带肉回来吃……”

    看着这两个吞着口水,小脑瓜子点得跟鸡啄米似的乖孙儿,王老头不由得笑了起来,似乎,原本那阴暗而又迷茫的未来,又一下子变得敞亮了起来。

    #####

    此刻,王洋穿着一身便服,晃晃悠悠地来到了工部大门处,不过,守在工部大门口的一名老差役在看清王洋的模样之后,犹如见了鬼一般的连退两步,然后赶紧拽住了另外一名差役吩咐了两声,这才陪着小心的笑脸上前来行礼。

    “你认识我?”王洋看着另外朝衙门里边狂奔,连鞋子都飞掉了一只的差役,不由得咧了咧嘴,好奇地问道。

    “看来大人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您当年来咱们工部衙门的时候,就是小的接待您。”这位老差役说到了这里,不由得回想到了当年,这位王大官人意气风的在那门房里边暴打那位户部郎中的场面,啧啧啧,说有多血腥就有多血腥。

    小老儿我在这工部衙门也呆了不少年头,可是还是头一次见到官员打架这么狠,下手那么黑的。

    “哦,原来是老熟人。正好,本官我要见你们工部的尚书,是不是要到这里去等?”王洋熟门熟路的指了指旁边的门房,正要抬步过去。

    吓得这位差役赶紧拦住这位好勇斗狠的老司机。“别,那里那是您这样的贵人呆的地方,还是请大人您到这边暂歇一二才是……”

    “这样不好吧?本官也是官,他们也是官,为什么他们就要那么多人挤在门房,而我自己居然独处一室,这样很脱离群众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