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1209章 陈县令你要坚强,要坚持……(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2o9章

    “为什么只有这些帐薄,这是怎么回事?”一名户部的郎中,朝着那名被召来的户部官员喝问道。

    “这个小的跟王安抚身边的吏员沟通过了,他们说,只有关于分吏员薪酬的帐册,还有这些购买生产、生活工具的帐册是可以交给咱们户部审核查验的,至于其他的帐册,那都在王大人的管家手上。”

    “可是王大人的管家说那是王大人的私人帐册,不可能交给咱们户部来进行审核查验。”

    户部的徐郎中听着手上官员的禀报,脸色不禁一黑,手狠狠地击在案几之上,震得那几本帐册在案几上都颤动起来。

    “混帐,他一个小小的管家,居然胆敢阻挠我户部官员办差,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

    看到了顶头上司在那唾沫星子横飞的火,那名官员只能缩着脖子不敢吱声。徐郎中泄一番之后,阴沉着脸想了想之后沉声言道。

    “你再去,告诉那位王安抚使的管家。但凡是牵涉到这数万流民的任何帐册,我户部要定了。”

    “是,下官遵命。”那名官员抹了把额头上的臭汗,抬腿就要离开,不过又被那位徐郎中给喝住。

    徐郎中想了想。“告诉他,请他转告王安抚使,我们户部给王安抚使三天时间,将那一应帐册移交我户部。三天之后,若是我户部还没有收到帐册的话,那就休怪我户部不讲同僚情面,等着被弹劾吧。”

    #####

    “他们是怎么回事,查到的这些都是什么鬼东西?请青楼馆阁入厢军流民宿地唱戏,让那些吏员去教援那些流民子女读书识字,还有,找了师傅去教那些女性做菜,或者是练习针织……”

    章惇脸色不悦地打量着跟前那一张张满是字迹的宣纸,这些都是这段时间以来,他所派出去的那些御史台的精兵强将们66续续的交纳回来的各种情报。

    只是,这些玩意,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或者说,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拿到朝堂之上,成为攻击王洋那个混帐家伙的致命武器。

    是自己的手下太过愚蠢,还是王洋这家伙太过谨慎狡猾?居然没有一丝的漏洞,这也太不科学了吧。

    王洋手底下可是有过百的年轻吏员,都是没有半点的官场经验的新丁,而不是那种久历宦海的老油子。

    就算是老油子,章惇也相信凭着自己派遣的那些精兵强将,肯定能够找到问题,挑出毛病。

    “莫非他王洋是故意为之,那些吏员,只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幌子,而他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就在章惇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名侍御史快步地来到了章惇的公房门口,咳嗽一声之后禀报道。“大人,这里有一封来自于户部的公文……”

    章惇接过之后,待那名御史离开了自己的公房之后,这才打开细看,当看清了其中的内容之后,他那夹杂着银丝的浓眉不由得一挑,犹如两柄利剑挥起。

    章惇抚着长须,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道。“他王洋是想要做什么,这是想要犯天下之大不讳吗?区区一个小小的管家,居然都敢阻挠朝庭六部之一的户部对帐册进行查验?”

    “花了这么久的时间,居然连帐册都没弄到手,而他王巫山对那些帐册如此看重,莫非这里边,果真有问题?”

    思虑了良久,章惇终于做出了决定,在他离开了御史台之后,派出了一位仆从,拿着一封书信,借着黄昏的掩护,来到了梁焘的府邸。

    而此刻,正好有几位旧党大佬们此刻正聚集在梁焘这位大宋副相的家中。面无表情的梁焘看罢了章惇着人传递来的消息之后,脸上渐渐地多出了几丝玩味之色。

    “诸位,看来,章中丞那边也查觉到了王洋的异常。他有意与我们合作,于休沐之日后弹劾于他。”

    “那可太好了,吏部、户部,再加上新党控制的御史台,如此一来,咱们就有了很大的把握,可以让陛下不得不让那王洋出面自证清白。”

    “他怎么自证清白,这么长的时间都过去了,凭着那些没有一丝一毫经验的吏员,难道就能够干干净净的做好那数万流民的安抚安置工作不成?”

    “说什么招募工人,本官看他分明就是想要让那数万流民成为他的免费仆役,为他卖命。”

    #####

    天子赵煦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皇城司密奏,抚了抚下颔,目光里边却满满的是戏谑与恶意。

    “看来,他们可真是不甘心了,王巫山如此为我大宋呕心泣血,可是落到了他们的眼里边,却都变成了卑鄙无耻,狡诈欺瞒,甚至是公器私用……”

    “可不是吗,而且他们已经联络了大量的官员,怕是等休沐之日一过,就要正式的对王大人起弹劾攻势。”马尚观察着天子的表情,一面很狗腿地道。

    “王巫山那边……这样吧,你赶紧过去见他一面,告诉一下他这边的情况,省得到时候,让那些家伙打个措手不及。”天子赵煦眯了眯眼之后,压低了声音朝着马尚吩咐道。

    “现在?”马尚抬起了头来,看了一眼已然是月亮高高挂起的深夜,有些不太确定地问道。

    天子想也不想便答道。“就现在……”

    “是,奴婢这就去知会王大人。”马尚很无奈,也很无语,却也不敢违背天子的意志。

    但好在,他知道王洋这两天都是在哪里厮混,借着月色离开了皇城之后,径直就策马直接赶往王洋的府邸,一打听,才得知王洋居然这么晚了还没回家,还有祥符县衙门那里边着公干。

    马尚只能无奈的再一次策马转向,朝着位于接近城南的祥符县县衙赶去。当那祥符县县衙门口的差役一看清了来人,乃是一帮子御前班直簇拥的宦官之后,自然不敢有半点的犹豫,第一时间上前问清了这位宫里的公公是想要见谁。

    “在,王大官人还在衙门里边,跟我们县令大老爷在公房里边签押买卖合同来着……”

    “陈县令你可要坚强点,再坚持坚持,你看,就剩这三百来张了,只要你加加油,王某明天也就不会再劳烦你了。”王洋一手拿着一枚裹着红色印泥的大印,站在一张书案跟前。

    每当那位脸色灰败,提笔的手颤巍巍的陈县令将一张已经签好名字的买卖合同递过来。他就会抄起大印,狠狠地盖下去,然后将那份契约交给一旁的祥符县主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