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1355章 身为朝庭大员还有闲心参加武举(第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355章

    不过,在写这策论之前,王大官人还是好好的回忆了一番现如今大宋朝庭对于西南地区的那些诸夷聚集地所采取的政治策略:羁縻政策。

    所谓羁縻,“羁”就是用军事和政治的压力加以控制,“縻”就是以经济和物质利益给以抚慰。

    即在少数民族地区设立特殊的行政单位,保持或基本保持少数民族原有的社会组织形式和管理机构,承认其酋长、领在本民族和本地区中的政治统治地位。

    任用少数民族地方领为地方官吏,除在政治上隶属于中央王朝、经济上有朝贡的义务外,其余一切事务均由少数民族领自己管理。

    该政策起源于战国时期秦灭巴之后。“秦惠王并巴中,以巴氏为蛮夷君长,世尚秦女,其巴氏爵比不更。”秦昭王与巴人盟誓,“秦犯夷,罚黄龙一双;夷犯秦,输清酒一钟。”

    秦统一天下仍以“巴氏为蛮夷君长”,统领旧地。汉高祖时,“酉、辰、巫、武、沅等五溪”之地,巴氏五兄弟“各为一溪之长”(十道志)。

    因“高祖有天下,三边外畔……会高祖厌苦军事,亦有萧张之谋,故偃武一休息,羁縻不备”(史记律书)。

    经历隋朝至唐代,羁縻展成为制度,正式推行。唐武德二年(619年),唐高祖专此下诏:“画野分疆,山川限其内外,遐荒绝域,刑政殊于函夏。是以昔王御宇,怀柔远人,义在羁縻,无取臣属,朕祇应宝图,抚临四极,悦近来远,追革前弊,要荒蕃服,宜与和亲。”(册府元龟卷174)自此,确立了“怀柔远人,义在羁縻”的民族政策,使在“遐荒绝域、刑政殊于函夏”的羁縻府州制度得以推行。

    宋朝统一中原大地之后,顺应了五代时期形成的这种情势,摄唐制并使羁縻政策更加完善。“树其酋长,使自镇抚”,并进一步笼络少数民族领,对“其有力者,还更赐以疆土”。

    羁縻政策成为宋王朝统治大宋诸边少数民族地区的一项极为重要的政策。作为整个治国安邦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长久以来,这些诸多羁縻州县之间,却又会因为其实力的变化而导致许多的纷争,甚至进而形成了战争与祸乱的源头。

    另外,随着大宋的人口越来越多,许多的人口开始向南自的迁徙,如今汉人与夷族之间早已经不像过去那般泾渭分明,已然成了犬牙交错的杂居状态。

    这样一来,导致了更多的问题的产生,战乱时有生,实在是让大宋头疼不已。

    而王洋沉知熟虑了一番之后,拟定了新的题目,那就是,以羁縻佐以流官之策,一步步的削减羁縻州县,增加流官,增加大宋对于这些南部疆域的控制力,最终,自然是让那些原本隶属于各部落酋长所掌控的诸夷,变成能够尊大宋之律法纲纪的大宋子民……

    不过,这样一来,这工作量可就大了,哪怕是王大官人奋笔疾书,如舞龙蛇,可还是足足的写了将近一个时辰,这才把这篇洋洋洒洒两千余字的治理南疆策给写罢。

    相比起文状元出身的王大官人,在场的武进士之中,真正能够做得到胸有成笔,笔下千言的,怕是连十指之数都不到。

    更多的人都是把玩着毛笔,差点把笔尾给啃秃一截,这才绞尽脑汁的写出七八百字来。不外呼就是怎么派出兵马,去平定那些背叛,或者是兴兵作乱的异族,然后再示之以柔云云。

    一个半时辰的时间,就到了停笔的截止时间,这毕竟是武举,而非文举,再加上考虑到这些武进士们那不太飞扬的文采,所以,哪怕是给出再多的时间,相信这帮子货色也只会干巴巴的写出一堆数据文,而非是流传千古的精彩文章。

    在钟声敲响之后,自有宦官快步到每一张案几跟前,将那些试卷誊录之后再行糊名。

    写,是需要思考,但是抄写,则要快捷得多,没有花太长的时间,五十八份试卷便誊录糊名完毕,呈递给了一干考官。

    而一干考官们,自然就在一旁的偏殿里边审卷,阅卷,之后,再将那些试卷,依照他们觉得的优劣高低按顺序排列好,然后呈到天子御前。

    至于王大官人等一干考生在考完了之后,自然是没有资格继续等待消息的,审卷和阅卷之后,第二天一大早才会呈给天子,由天子批示之后,这才会诏告张贴,向世人宣告今科武进士的殿试排名。

    #####

    第二天一大清早,王大官人便赶到了驿馆,见到了那位昨日欲寻自己而不得见的仁多宗保。

    看到了一身朱紫之色的王洋,仁多宗保不知为何,总觉得有些哭笑不得。“王大人,您如今也是宋国大员,居然还有这等闲心去参加武举,实在,实在是让老夫佩服。”

    “老大人,王某这么做,可不仅仅只是为了王某自己,而是为了我大宋。”王洋呵呵一笑,说得那样的理直气壮。

    “我大宋直立国以来,一向是扬文抑文,其实这样的策略,虽然不错,但是,过犹不及,这也是为何我大宋开国之后不久,国虽富庶,但却军力赢弱的原因。”

    “如今,我大宋天子少年登基,一心要锐取进取,光复汉唐之盛世,若是再一昧的扬文抑武,那可不行,所以,王某这位昔日的文状元,就想为我大宋的千万学子们做一个表率。”

    看着王洋在自己跟前侃侃而言,意气风的模样,仁多宗保抚了抚自己那斑白的长须,真有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的悲凉之感。

    若是宋国因他王洋的表率作用,多上几十个这种文武双全,锐意进取的才俊,再加上那位好战的天子赵煦。大夏又哪里还有半分恢复昔日荣光的机会。

    “昨夜,本官听闻礼部的官员知会,说是仁多大人有事寻我商议,今日正好要开榜,不如,就请仁多大人随王某一同前去看榜,一边商议?”

    “如此也好,若是王大人能够在这武举再夺魁,那么老夫到时候可就可以第一个道贺,顺便讨杯喜酒喝喝。”

    两人登上了王洋的四轮马车,然后便径直朝着那榜之地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