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1404章 辽人想要议和说不定里边有诈(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4o4章

    而长阿疏也很犹豫不决,毕竟,年过六旬的他,经历了长达两年多的战争,整个女直诸部,虽然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是,在女直诸部之中,亦开始弥漫起了一股厌战的情绪。

    毕竟他们虽然是好战的蛮夷,可他们也是人,也渴望能够回家看看自己的妻儿老小。但是在北辽的压力之下,他们只能继续硬扛着。

    但是现在,连续几棒子暴揍之后,北辽人又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自然也就让女直联盟内部的情况变得错综复杂起来。

    须花白,却仍旧身强体健的都勃极烈长阿疏坐在自己那张虎皮铺就的椅子上,紧抿着双唇,听着那诸部落领的争论。

    都勃极烈,在女直语里,就是大酋长的意思,寓意长阿疏乃是整个女直诸部的领。

    “都勃极烈,我们刚刚在宾州城下,失去了两千勇士,还损失了三分之一的粮食,再继续下去,怕是很难熬到秋天。”

    “之前,辽人一直都不愿意与我们议和,而今他们却愿意了,这是什么道理,说不定这里边有诈。”

    这个时候,老谋深算的乌隈于厥部酋长牙改抚着他那寥寥数根三羊胡须,阴测测地说道。

    “我倒不觉得这是有诈,而是因为,原本只是我们与北辽的争斗。现如今,在这片土地上,又多了一个竞争者,这才是北辽愿意与我们女直人握手言和的根本原因。”

    “……没错,那可是与辽人实力相当的宋国,咱们之前不就把那辽东半岛刚让给了宋国换取大量的物资了吗?也许正是因为宋人的出现,才会让辽人放下脸面,与我们谈和,想来是希望全力对付辽东半岛上的宋人。”

    “这对于我们女直人来说,那可是大好事啊,都勃极烈,要不,咱们试着跟那辽人谈一谈?”

    “谈,怎么可能,我们达卢古部的勇士,死在那些辽人手上的足足有两千七百人,如果和谈,那就是对死去的女直勇士的背叛。”

    “混帐,你们达卢部部死了人,难道我们乙典部就没有死人吗?已经两年了,你知道不知道这两年来,我们女直人出身了多少孩子,我们乙典部只有不到五个新生命降生,因为我们的勇士都在战场上,根本就没有办法回家。”

    “都勃极烈……”

    “够了再这么无畏的争吵下去,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都勃极烈,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忠诚于长阿疏的蒲卢毛朵部女直部落酋长厉喝一声之后,转过了头来看向犹如老虎打盹一般的长阿疏。

    长阿疏那看似混浊却又阴狠的目光扫过了在场这些大大小小女直部落的酋长们,目光所到之处,所有人都乖乖地闭上了嘴巴,垂下了眼帘,生怕被长阿疏这位阴险而又毒辣的都勃极烈当成猎物。

    “辽人想要跟我们谈判,也不是不行,但是,他们给我们的东西太少。”长阿疏那嘶哑的声音缓缓地在大帐之中响起。

    “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粮食和盐还有布匹,我们还需要铁器,我们还需要辽人认可我们的勃海国,如果辽人愿意答应,那就谈,如果不愿意,那就让辽人等着,我们终究会夺回宾州。”

    #####

    那些酋长们都只能恭顺地向着都勃极烈长阿疏垂下了脑袋行礼,退出了营帐。而稳稳地坐在那营帐大椅之上的长阿疏突然暴了一阵剧烈到令人心悸的咳嗽声。

    旁边的侍者手忙脚乱的赶紧递上了一块毛巾,长阿疏用毛巾堵在了口鼻前,浑身颤动着,犹如那秋风中颤抖的落叶。

    良久,这阵撕心裂肺的咳嗽才缓缓停止了下来,长阿疏移开了毛巾,看着那毛巾中的血渍,阴沉着脸久久不语,然后将毛巾随手丢给了身边的心腹侍卫。

    而心腹侍卫很是识趣地直接将这块毛巾扔进了营帐之中的火盆里,在那熊熊的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随着长阿疏的示意,心腹侍卫走到了后帐,叫来了一位医者,在侍者的帮助之下,小心翼翼地脱下了长阿疏身上的外衣,露出了里边那仍旧有鲜血渗出的沙布。

    那是前天,在进攻宾州之时,被一只冷箭穿过了甲隙,伤及了肺部,过去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生死的长阿疏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箭,让自己原本就很厉害的哮喘在这个时候暴。

    给那长阿疏重新处理了伤口之后,医者悄然的退回了后帐,而那些绷带也再一次在火盆之中化为灰烬。

    “去,把毛睹禄和狄故保给我叫来。”接过了一碗参汤一饮而尽后,疲惫地靠着椅背,闭目养了一会精神之后,长阿疏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声音越地显得暗哑干涩。

    不大会的功夫,狄故保与毛睹禄二人步入了大帐,都恭敬地朝着兄长长阿疏一礼。“见过都勃极烈。”

    “好了,老二、老四,你们都是我的兄弟,没有必要那么生份。”

    “不行,您是我女直联盟的都勃极烈,也是勃海国的都勃极烈,只有如此,才能够表达我对您的尊敬。”狄故保巧舌如簧地道。

    而毛睹禄冷冷地看了一眼这家伙,最终还是强颜欢笑地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只有大哥你才配得上勃海国的都勃极烈之位。”

    长阿疏冰冷阴森的目光稍稍转柔。“老三的腿伤怎么样了?你们去看了吗?”

    “我去看了,他的左腿不是扭伤,而是断了,怕是至少得有半年骑不得马,上不了战场。”毛睹禄老老实实地答道,但实际上,眼里边却闪过了一丝喜色。

    “我去给三哥送了些药,三哥一时不察失足伤腿,这也没什么。”狄故保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语道。

    “好了,老四你过来坐下,坐近一些。老二你也坐过来听听……”

    “是……”狄故保答应了一声之后,这才走到了长阿疏的身边有些拘紧地坐下。

    毛睹禄则坐到了另外一侧,便迫不及待地道。“大哥,咱们女直人跟辽人已经打了太久的仗,那些诸部落勇士们现如今厌战情绪很浓,既然辽人愿意与我们议和,要不干脆就答应了辽人,这样我们也能够得以休生养息……”

    “是吗?那你的意思是,直接按照辽人的意见握手言和?”长阿疏眯起了两眼打量着老二毛睹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