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六百八十八章 帅波被下注吞粪自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洛漓没一会儿就把林淼的笔记本拿了下来,没给耿斌,却交到了林淼的手里,然后紧接着就做了个让秦晚秋感觉无非尴尬的举动硬挤到林淼身边,挽住林淼一条胳膊,整个人半靠在林淼身上,这样一来,林淼瞬间也感到压力很大。

    小媳妇儿的体重,那是跟着身高一起增长的啊……

    耿斌和娄乃平见过的场面不要太多,区区的小学生“懵懂级”早恋根本不当回事,更不可能站在家长或者学校的立场上去看待林淼和洛漓的良好关系,反倒还觉得怪可爱的。

    林淼任由洛漓压着,把笔记本翻到情非得已那一页,递给耿斌。

    耿斌怀着一丝疑惑问道:“什么啊?”

    林淼道:“我在来的路上写的新歌,跟我爸没有半毛钱关系,你看能不能让波叔换歌再上?”

    坐在一旁的帅波闻言,脸上立马焕出期待的神色。

    耿斌低着头看曲谱,轻轻哼了几个小节,突然又抬头问秦晚秋道:“秦女士,你家楼上有什么乐器吗?钢琴、小提琴,随便什么,口琴都行。”

    林淼被耿斌镇住了,叹道:“耿叔叔这么博学多才?”

    耿斌笑了笑:“都学了点皮毛,弹点简单的还凑合。”

    秦晚秋接道:“家里没有,不过这边出去往东边走两三百米的地方有家乐器店……”

    “我知道我知道”帅波忙起身道,“耿导,你要买什么?”

    “买吉他吧。”林淼插话道,“我来弹”

    刚在火车上顺路跟关秀秀学了几个和弦的林淼,难得在自己不擅长的事情上自告奋勇。藏拙的道理他自然是懂的,不过这回事关重大,林淼觉得还是亲自弹唱,最容易展现出原本歌曲的味道,越接近原汁原味,越有说服力。

    满屋子人见挖掘出林淼的新技能,又稍有惊喜。

    帅波脑子还算清醒,知道这件事到底是谁在做主,询问的眼神看了眼耿斌。

    耿斌点点头笑道:“行吧,吉他就吉他,孩子自己的作品自己来表演最好。”

    帅波闻言,这才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不到十五分钟,显然是跑着过去又跑着回来的帅波,气喘吁吁拿回来一把崭新的木吉他。

    林淼把吉他挂在身上,洛漓就没地方坐了,只好站起来,跟晓晓一起坐到楼梯口。两个小姑娘一高一低,动作一模一样地双手捧着脸,侧着身子看林淼。

    林淼拿起拨片,先划拉两下,然后另一只手动作极其生疏地找准地方,幼嫩的手指勉强地摁住琴弦后,又试了两下,这才清了清嗓子,右手一滑,伴奏随之响起。一段不算前奏的前奏过去,林淼的歌声跟着响起:“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

    两个导演和帅波全部听得眼睛一亮,连秦晚秋都露出了无非惊讶和赞叹的神情。

    好听的歌就是这样,无论时间、地方,总能一下就抓住人的耳朵。

    片刻之后,一曲唱完。

    林淼停下来,屋里头所有人纷纷鼓掌。

    耿斌拍着手点头道:“不错,不错,这歌可以。”

    娄乃平也跟着点赞道:“最近几年听过这么舒服的情歌,旋律好,歌词也好,轻快悠扬,朗朗上口,一点都不矫揉造作,难得有情歌可以唱得这么又快乐又……能这么直白地表达内心,耿导,很不容易啊。特别是写歌的人才这么大,好像上辈子谈过恋爱一样。”

    林淼呵呵一笑。

    他上辈子,也没谈过……

    不过原作者估计年轻时情史不少。

    耿斌听林淼唱完一还不过瘾,又拿起本子往后翻了下,看到小幸运,眼睛又微微一亮,翻过来问林淼道:“这也是你写的?”

    “嗯。”林淼恬不知耻道,“路上太无聊,写了两歌,后面还有一,是之前写的,叫追梦赤子心,本来是打算等春晚结束后,给波叔走穴用的,专门给波叔写的。”

    帅波听得感动得要死,泪盈盈望向林淼:“小林总……”

    林淼喊道:“磕头的话就不用再说第二次了我是不会接受的”

    帅波:“……”

    耿斌和娄乃平听得一笑,耿斌又对林淼道:“那你把这两也唱给我听听,选择多一点,机会也大一点。”

    帅波一听耿导这是要松口,立马大喊:“小林总这事要成了,你必须让我给你磕个头”

    林淼上下打量几眼已经初步疯魔的帅波,点头道:“好我就欣赏你这种知恩图报的精神明天早上最热闹的时候,王府百货大门口见不见不散”

    帅波陷入了沉默,有点想死。

    拉上林淼一起的那种。

    瞎闹了几分钟后,林淼的吉他再次响起。

    换了个同样简单的和弦,小幸运就从林淼口中缓缓唱出。坐在楼梯口的两个小姑娘,全都听得眼里直冒星星,怎么看怎么觉得林淼帅呆了。

    耿斌和娄乃平两个半专业人士,则是面露十足的惊喜。

    如果说情非得已的旋律,还保留着一点传统曲风的影子,那么小幸运绝对是在旋律方面,有了极大的突破,对96年的人来说,颇有一点划时代的冲击力。

    而且因为旋律本身足够美,这种冲击力不但毫不违和,反倒让人能瞬间就选择接受。

    一曲唱完,耿斌和娄乃平半天才缓过神,纷纷夸赞不已。

    只是搞文字出身的娄乃平对歌词稍微挑了点毛病什么叫“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心”?世界这么美好,到底怎么你了?所以有必要改一下。娄导决定自己动手,让林淼感觉很无言以对。

    唱完前两,两位导演贵人事忙,林淼又仗着这年头嗓子好,连着喊完了第三追梦赤子心。帅波早就知道这歌的存在,但今天却是头一回听到,拿着歌词听林淼唱完后,当场就哭得泣不成声,完全相信了这歌是林淼为他量身打造的。

    耿导和娄导倒是非常淡定。

    能在央视那种名利场坐稳的人,岂会被这点小情绪感染?

    也就是二十多岁刚出社会,觉得全世界都是敌人,全世界没人懂自己、理解自己、支持自己、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努力奋斗、怀才不遇还遭人暗算、被人唾弃、可怜无助,但又心怀梦想、绝不服输、充满信念、永不妥协、相信有朝一日一定会实现梦想的文艺青年,才会被这种歌感动得稀里哗啦的,然而事实上,能活下来的人,谁特么不是这么过来的?

    帅波走的时候,哭得都差点要断气了。

    这让林淼无比确定,文艺青年果然就是特么的矫情。

    像他们这些学马列的,什么艰难困苦,什么全世界都不懂我,统统一句话就能摆平一切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怕个毛啊,埋头干不就是了?

    林淼送走帅波,也当时办完了一件事,只等第四轮彩排前,帅波送回好消息。

    一下午时间,林淼好好地睡了一个午觉。

    等到下午三点半起来,洗把脸清醒了一下,正要开始做今天的卷子,家里突然来了电话。

    耿导打来了,语气凝重:“淼淼,你那三歌,台里领导说不行啊……”

    林淼一怔:“怎么不行?”

    耿导道:“台领导说,小幸运曲子不错,但是歌词有问题,宣扬早恋,思想很不健康。追梦赤子心,曲子不行,太闹,歌词更不行,无病呻吟,煽动青少年情绪,严重影响社会稳定,这歌必须严肃审查,已经跟出版总局那边说过了。”

    “……”

    一阵长长的沉默后,林淼憋着一口老血问:“那情非得已呢?”

    耿导叹了口气:“领导说,曲子不错,歌词也不错,都很好,但是不符合节目内容。之前那精忠报国,体现的是家国情怀,用情非得已替换精忠报国,实在是不合适。”

    噗……

    林淼那口老血没憋住,从天灵盖喷了出来。

    狗日的哦,这特么也能找出卡住的理由?

    耿斌无奈道:“淼淼,这下真的是没办法,台里有台里的考量……”

    “等一下”林淼怒而拍桌,打断了耿斌的话,“要家国情怀是吧?有我有要是连这歌都过不了,我就让波叔直播吞粪自杀”

    耿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