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魔眼搜集列车(这次再来个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方正走进病房,先看见的,是在和自己妹妹谈笑风生的海涅。

    “哟,感觉如何?”

    “啊,方正大人。”

    看见方正,海涅急忙恭敬的坐了起来。

    “一切都很正常,医生说我再过一天就可以尝试下地了。”

    就像之前所说的那样,在和菲欧蕾经过商谈之后,海涅同意让伊斯塔利家族加入千界树,当然,为此他也亲自来到了远东的千界树总部,并且在这里见到了回复原型的方正。而在看见方正之后,海涅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立刻就答应了邀请毕竟能够抱上魔法使的大腿,对任何一个魔术师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也正因为如此,海涅才说动了伊斯塔利家族,其实他们的家族也是真的没其他办法了,毕竟伊斯塔利家族的魔术刻印产生了变异,已经变成了类似癌症的东西,移植到谁的身体里就会吸收生命力。在这种情况下,伊斯塔利家族的魔术刻印几乎等于已经废了。而一个魔术世家失去了魔术刻印,会得到什么样的对待,伊斯塔利家族的众人也是门儿清。

    因此虽然不情愿,他们也不得不听从海涅的建议,把家族迁徙到远东来,加入了千界树的行列。再怎么说,也比彻底衰落要好吧。

    对海涅的身体修复,是方正亲自进行的。因为魔术刻印变异的时间太长,时间流太麻烦的缘故,所以方正干脆就切掉了海涅被魔术刻印侵蚀的那只腿,然后用第三法重新给他做了个新的………嗯,也算是一次试验吧。

    “那就好,罗莎琳德从下个星期开始将进入魔法教室进行学习,放心吧,里面的学生都是些好孩子,鲜花也在。”

    “啊,谢谢方正大人。”

    听到方正的回答,坐在床边的罗莎琳德也露出了些许放松的笑脸。的确,对于罗莎琳德来说,来到异国他乡本身就已经是一件很紧张的事情,在不认识的人群之中学习更是让人紧张。如果在这其中有一张熟悉的面孔,多多少少自然也算是好事。

    不过………

    “那个………方正大人,请问红马尾姐姐也在吗?”

    “呃………”

    听到罗莎琳德怯生生的询问,方正的表情僵硬了一下。

    “不,红马尾有别的事情要做,她并不是魔法教室的成员。”

    “是嘛………”

    听到方正的回答,罗莎琳德略微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而看着她的样子,方正则是笑着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了。

    “好了,日后你们还是有机会再见面的………哦,不好意思,有人找我,先走一步。”

    察觉到个人终端传来的通讯,方正对着两人打了声招呼,接着离开了病房。随后,他来到了外面的角落里,开启了联络终端,很快,在方正的面前出现了菲欧蕾的脸。

    “怎么了?菲欧蕾?”

    “是这样的,方正大人,百忙之中打搅您真不好意思,但是我有一件急事。”

    屏幕那边的菲欧蕾面色凝重。

    “就在刚才,两仪式接到了来自魔眼搜集列车的邀请。”

    “魔眼搜集列车?什么玩意儿?”

    “正如其名,是搜集各种各样的魔眼,行驶于欧洲森林中的列车,听说在那里每年都会展出一批魔眼,并举办拍卖会。”

    “拍卖会?”

    “是的。”

    菲欧蕾点了点头。

    “按照我所听说的,那个列车似乎唯一可以安全的摘除和移植魔眼的地方。”

    “哦?”

    听到这里,方正挑了下眉头。他当然知道菲欧蕾说的是什么意思,移植魔眼可和普通的眼球移植不一样,魔眼蕴含着强大的力量,但是本身却又无比脆弱。光是摘除就已经很困难了,或者说,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摘除魔眼,如果只是像普通的摘除眼球技术那样去搞的话,魔眼就会立刻报废。哪怕是魔术师,都不曾拥有这样的技巧。

    “所以呢?两仪式打算摘除自己的魔眼吗?要是这样直接找我不就好了?”

    什么魔眼搜集列车,莫非还比我强不成?

    “不,两仪同学并没有打算摘除魔眼。”

    “那么直接无视不就好了?”

    “问题就在于此。”

    “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

    面对方正的询问,菲欧蕾多少有些为难。

    “根据我所听说的,所谓魔眼搜集列车的邀请,其实不仅仅只是一个邀请,而是一个预告………无论对方是否同意,他们都会夺取对方的魔眼………”

    “呵,有意思,也就是说那其实是怪盗的预告函是吧。”

    这下方正明白了菲欧蕾的意思,显然,那份邀请函其实就是说“我们看上你的魔眼了,它是我们的,你给不给我们都要定了。”

    哟呵,找麻烦找到我们千界树头上来了?当我不存在是吧。

    “不仅仅是两仪同学,浅上同学也收到了邀请。”

    很好,看来的确是来找茬的。

    “我知道了。”

    听到这里,方正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我会让红马尾带着她们去的………对了,把教室里有魔眼的学生都喊上吧,这也算是让她们近距离接触和感受魔眼重要性的一个好机会。”

    “我明白了。”

    虽然也可以无视,但是方正可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与其战战兢兢的等着对方在未来的某一天上门,还不如自己直接打过去,干翻那群白痴,让它们清楚的了解谁的拳头比较大。

    然而…………

    “怎么又是英国。”

    看着眼前这破烂的火车站,再次转化为红马尾形态的方正已经连槽都懒得吐了。

    “这破地方有什么好的炸鱼薯条难吃的要死,仰望星空难看的要命,这群白痴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审美观吗?你放到中欧也比在英国强啊起码我们还能够看看风土人情呢。”

    “啊哈哈哈哈………”

    听到方正的吐槽,跟随在她身后的浅上藤乃和濑尾静音露出了一抹苦笑,而两仪式则打了个哈欠从日本飞伦敦还要倒时差,这会儿她好像还没倒过来呢。

    “不过地址就是这里?这不就是个废弃的火车站吗?”

    藤乃拿出邀请函,对比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年久失修的火车站,附近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这里已经算是伦敦郊外了………说实话,如果不是这里有千界树的专属私家车,人家一般司机怕是都不愿意跑。

    “不过看这里的人应该就是这个鬼地方了。”

    方正向着不远处的站台扫了一眼,只见在站台上,零零散散的站了好几个衣着打扮都相当奇妙的人。与他们相比,方正一行人的穿着就显得有点儿显眼了除了红马尾一如既往穿着白色的上衣和牛仔裤之外,其他三个人都穿着礼园的女子校服,看起来就好像是前来国外进行修学旅行一样………

    嗯,事实上三人也的确是以修学旅行的名义请的假。

    “那些人也是魔眼的持有者吗?”

    看着远处那些服装各异的人,濑尾静音有些好奇的开口询问道,而方正则耸耸肩膀。

    “谁知道呢,不过多半都是买主吧。菲欧蕾说这个火车主要是买卖魔眼的,那么这些人应该就是买家了。”

    “所以呢?我们现在要动手吗?”

    虽然时差还没倒过来,但是两仪式已经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先等等看,正主儿还没有来,你找他们的麻烦也没意义。等到要你动手的时候,我会说的。”

    方正无奈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两仪式,她似乎对于这次旅行相当期待甚至可以说有点儿蠢蠢欲动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传来。

    “呜,你怎么会在这里”

    “嗯?”

    方正转过头,向着声音出的方向望去,只见在不远处,1ord.埃尔梅罗二世正像见了鬼一样,看着眼前的红马尾少女,还不自觉的捂住了胃。

    “哟,这不是韦伯吗?真没想到你居然也在,还有格蕾,你好啊。”

    一面说着,一面对着两人挥了下手,而看见方正的招呼,埃尔梅罗二世无奈的叹了口气,至于站在他身边,戴着兜帽的少女格蕾则是恭敬的向着方正低头行礼。

    “好久不见了,红马尾小姐。”

    “也没有那么久吧,才两三个月………不过说起来我们居然还会再见面,还真是有缘呢。你们来这里干嘛?也是为了买魔眼吗?”

    “这个……………”

    面对方正的询问,格蕾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这时候埃尔梅罗二世站了出来。

    “差不多吧,你们呢?来到这里,应该不是为了观光吧。”

    “当然不是。”

    一面说着,方正一面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少女们。

    “我身边这些小丫头收到了魔眼收集列车送来的邀请函,所以我才带她们过来看看,是什么人这么胆大包天,敢在我们千界树的头上动土。”

    说道这里,方正将目光移向了埃尔梅罗二世身边的另外一个人,皱了下眉头。

    “这是………”

    “你好,我是考列斯.佛尔维吉。”

    带着黑边眼睛,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的少年急忙恭敬的做出了自我介绍。不过话说方正当然是认识他的,毕竟在罗马尼亚的圣杯战争之中,他们还一起并肩作战过。记得没错的话,那时候的考列斯还是berserker的master,而在圣杯战争结束之后,他一直留在本家………记得菲欧蕾好像是说过他主动要求前往时钟塔做间谍………

    所以这是跑到埃尔梅罗二世手下了?不对………嗯………算了………

    “你好。”

    方正对着眼前的考列斯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接着打了响指。

    “对了,我也来介绍一下吧,这是我们千界树的施法者学徒。”

    “我叫濑尾静音。”

    “我叫浅上藤乃。”

    “两仪式。”

    面对眼前的埃尔梅罗二世,三人也是以各自不同的风格做出了自我介绍,而听到方正的介绍,埃尔梅罗二世皱了下眉头。

    “施法者?不是魔术师吗?”

    “当然,施法者是追逐这个世界真理,操纵法理的存在,和你们魔术师那种不入流的二道贩子从本质上可是完全不同的。”

    方正呵呵一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稚嫩而傲慢的声音响了起来。

    “口气还真大呢,对于你们来说,魔术师就是这么不值一提吗?”

    伴随着这个声音,一个有着银白色长,看起来十一二岁左右的少女,出现在了方正和埃尔梅罗二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