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被触手怪YJ的美少nv(地下室里的美少nv/口枷/捆绑play/X窒息/同时C三个YX/G甲缚/假J巴CX/情Qru夹/产ru/产L/分娩/大肚play/被七个小触手怪轮J)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Y暗CS的地下室里,天花板上那老旧的电灯泡闪烁着昏H的灯光,张雨婷此时此刻眼前却是一P黑暗,她被眼罩蒙住双眼,被口枷堵住嘴,被红Se麻绳束缚住四肢,她一丝不挂的躺在地下室正央那个YF分娩专用的冰凉的铁制术台上。

    铁制的术台类似于一个单人床,上面只铺上了一层白Se的床单,Y邦邦的十分硌人,床头和床尾都有一个固定的支架,可以用来栓绳子,张雨婷躺在术台上,她那前凸后翘的诱人RT一览无遗——

    张雨婷X前那一对发育得浑圆饱满的d罩杯N子看起来十分的诱人,ru尖那两颗红肿的茱萸上分别夹上了木制的情Qru夹,ru夹上还悬挂着银Se的铜制铃铛,每当她的娇躯稍微的晃动一下,铃铛就会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听起来十分的悦耳动听。

    张雨婷的PG挺翘,微微撅起的PG蛋子R感十足,雪白的TR看起来宛如刚剥开的荔枝果R,T峰上还印刻着两道J错着的Y靡的红痕,那是被藤条chou打过的痕迹。

    张雨婷小腹的耻ao浓密得恰到好处,在黑Se耻ao的遮掩下,那最S密的Y唇和Y蒂若隐若现,看起来更加的G引出人心底的Yu火,更加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

    张雨婷那一对如同浓度很高的墨水一般漆黑的杏仁眼被黑Se的眼罩给紧紧的蒙住,目光所及之处一P黑暗,视觉被完全的阻断,其他感官被无限的放大。

    张雨婷的嘴里塞入了一根P制的口枷,她的鼻腔充斥着P革的气息,她的口腔内的津Y横生,涎水止不住的分泌,嫣红的两瓣唇瓣上沾染着半透明的津Y,右嘴角也溢出了一G又一G亮晶晶的涎水,涎水沿着嘴角流下,滑落到她的下巴上、脖颈上、精致的锁骨上、ru房上、ru尖,一路留下蜿蜒的Y靡水痕,看起来十分的Se情。

    张雨婷躺在术台上,她的双被高高的举过头顶,纤细的双腕被一根指粗的红Se麻绳牢牢的系住,然后固定在了床头T教专用的固定支架上;她的双脚被两根红Se麻绳束缚在床角T教专用的固定支架上,两腿尽可能的拉开。

    张雨婷的上半身被一根长长的红Se麻绳给缠绕出美丽的G甲缚的形状,红Se麻绳挤压ru房,勒得她X前那一对足足有d罩杯的白花花的N子挺翘起来,挺翘的N子看起来十分的突出惹眼,红Se麻绳在她上半身白皙的肌肤上纵横J错,镶嵌进入她的PR,看起来繁复美丽,残忍又Y靡。

    张雨婷现在这副无辜又诱H的模样,看起来就如同一只落入猎人陷阱的无助的羔羊,只能将无辜的自己当做祭品献祭给猎人。

    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深埋着一根粗长的假Y具,硅胶制成的假Y具表面上布满了倒刺,假Y具在她的花X甬道内“嗡嗡”转动着,假Y具表面上的倒刺与花XR壁相互摩擦,那种滋味疼痛又酸爽,S麻涨痛,令她Yu仙Yu死。

    “呜~~呜呜~~”张雨婷感觉到她的花X甬道深处分泌出一G热流,高C的滋味太过于美妙,她的整个身子骨微微颤抖起来,白花花的大腿根部颤抖得尤其剧烈。

    “呜~~呜呜~~”随着张雨婷整个娇躯的颤抖,她X前的两颗ru房也随之上下摇晃,ru尖那两颗红肿的茱萸上的ru夹也跟着晃动,ru尖的晃动带动着ru夹上悬挂着的两个银Se铃铛也跟着晃动起来,铃铛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听起来十分的悦耳动听。

    “呜~~呜呜~~”张雨婷花X甬道内分泌出的YY沿着花X甬道流下,一直流到大腿根部,滴落到白Se的床单上,在白Se床上上留下了Y靡的痕迹,玷污了原本洁白的床单。

    “呜~~呜呜~~”高C的快感是如此的美妙,高C过后,张雨婷整个人还沉浸在高C的快感之无法自拔,她的脸颊C红,她的浑身上下的肌肤都泛起一层淡淡的粉红Se,好像刚刚从热水里捞出来似的,她的身T软绵无力,她不由自主的吞咽下口腔内的一部分口水,她那被口枷堵住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又一声呜咽的呻Y声。

    “≈ap;#%*か#………”

    张雨婷隐隐约约听见了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她还沉浸在高C的余韵无法自拔,她的脸SeC红,红Se甚至于蔓延到了耳后根,她那被眼罩遮盖住的黑Se双眸被情Yu所浸润,水光潋滟,眼角溢出了泪花。

    “≈ap;#%*か#………”

    那是一个T型巨大的触怪,触怪的外形长得很像章鱼的形状,一个圆滚滚的大脑袋,脑袋上长着两颗铜铃一般大小的深红Se眼珠,脑袋上还长着一张血红的嘴巴,它巨大的脑袋下少说也长着J十根蠕动着的触分支,它的脑袋和触分支都呈现出一种紫红Se,这种紫红Se看起来很像是男人的J巴B起时的颜Se,看着十分的渗人。

    不过张雨婷的双眼被眼罩遮住了,她完全看不到触怪,也完全感知不到触怪的存在,她整个人还沉浸在刚刚高C的余韵当,在脑袋里细细回味着高C的滋味,她的心里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完全不知道危险将至。

    触怪刚刚一直待在地下室的角落里沉睡着,现在,它从沉睡着的境况苏醒过来了,它缓慢的蠕动着来到张雨婷躺着的那个YF分娩专用的术台前,伸出一根一厘米左右粗细的触分支缠绕住张雨婷的脖子,缠绕了四圈,然后开始发力,细长的触分支紧紧的勒住她纤细的脖颈,将她的脖子上勒出一道红Se的血痕,看起来残忍又妖冶。

    “呜~~呜呜~~”张雨婷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一根冰冰凉凉的东西给缠绕住,勒得她的呼吸困难,此时此刻,她被眼罩遮盖住的视线什么也看不见,一P漆黑,视线除了黑暗之外只有金星乱跳,她的大脑一P空白,完全无法思考她现在的处境。

    “呜~~呜呜~~”张雨婷的脖子被纤细的触分支紧紧的缠绕了J道,她的颈侧青筋凸起,她的整张脸都变得通红,红Se甚至于蔓延到了耳后根,嫣红的嘴唇变得发白,被口枷塞住的嘴里津Y横生,嘴角溢出了更多的涎水,口枷和唇瓣都被涎水染得S漉漉的,看起来诱H极了。

    “呜~~呜呜~~”张雨婷的大脑里产生了一种错觉,也许那不是错觉,她觉得自己快要被勒死了,她扭动着娇躯徒劳无功的挣扎起来,她X部那发育得浑圆饱满的d罩杯N子也随之一摇一晃,她的ru尖上那两颗红肿的茱萸上的ru夹悬挂着的银Se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

    张雨婷扭动着被红Se麻绳束缚住的四肢,徒劳无功的挣扎起来,她的脑袋隐约察觉到自己的花X甬道内一G热流流下,S滑的花XR壁传来一阵SS麻麻的快感,那是一种高C的快感,她知道自己这是被勒到高C了,X窒息的感觉是如此的痛苦又愉悦,让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处于天堂还是地狱。

    “呜~~呜呜~~”张雨婷被勒到高C后,她的嘴里忍不住Y溢出一声勾人的娇喘声,她完全放弃了徒劳无用的挣扎,看起来就如同一只跌入猎人陷阱的濒临死亡的困兽,安安静静的躺在YF分娩专用的术台上,她任由触怪对她肆意玩弄。

    在张雨婷X窒息高C之后,她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变得乖顺了不少,触怪缠绕住张雨婷的脖子的触分支力道也放松了J分,触怪又伸出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在空气挥动着,触分支的表P上还附着着密密麻麻的蠕动着的软刺,看起来很是渗人。

    触怪将这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抵在张雨婷的花XX口的媚R上,恶意的刮蹭挑逗起来,撩拨得张雨婷的娇躯微微的颤抖着,大腿根部软绵无力,娇躯的颤抖带动着她X前那两P足足有d罩杯的N子一摇一晃,看起来十分的Y靡,她的两颗N头上的ru夹悬挂着的银Se铃铛也随之晃动起来,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

    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还深埋着一根粗长的假Y具,表P布满了软刺的假Y具还在恪尽职守的“嗡嗡”震动着,软刺艹她的花XR壁,艹得她的花XR壁又疼又爽,疼痒难耐。

    触怪将抵在张雨婷花XX口的那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粗暴的捅入了她的花X甬道内,将那根原本就在她花X甬道内“嗡嗡”震动着的假Y具挤压到了她的花X甬道深处的子宫口附近。

    “呜呜~~呜呜~~呜呜呜~~”张雨婷感受到下T传来一阵强烈的痛楚,她有一种错觉,她觉得自己那娇N脆弱的花XR壁已经被撕裂了,她如同一只被束缚住的困兽一般难耐的扭动着身躯,X前那一对白花花的d罩杯N子一摇一晃,她微微撅起的蜜桃T也扭动着,看起来Y靡极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触怪用那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大力的choucha着张雨婷的YX,她的YXX口汁水飞溅,散发出淡淡的S味的汁水滴落到洁白的床单上,就连地下室闷不透风的空气也弥漫着甜腻的荷尔蒙的味道。

    “呜呜~~呜呜~~呜呜呜~~”触怪的那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突然戳到了张雨婷花X甬道深处那敏感的g点,触怪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亢奋得不行,它变得兴奋起来,它舞足蹈着,脖子以下的J十根或粗或细的触分支欢快的扭动着。

    “呜呜~~呜呜~~呜呜呜~~”触怪更加卖力的choucha着张雨婷的YX,它用那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专门戳她花X甬道深处的g点,艹得她高C了一次又一次,她的花X甬道内分泌出一波又一波的Y水,她那被口枷堵住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勾人的娇喘声。

    触怪又伸出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cha入张雨婷的P眼里,然后开始残忍的YJ着她的P眼,九浅一深,狠狠地捅入,浅浅的拔出,她的肠道内壁分泌出些许的肠Y,再加上S滑的触分支表P本来就自动分泌出汁Y,所以触分支在她肠道内的进出很是顺利。

    触怪用两根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同时YJ着张雨婷的花X和P眼,两个Y洞里分泌出一G又一G的Y水或者是肠Y,Y靡的汁水沿着粗长的触分支滴落到了白Se的床单上,玷污了原本洁白的床单。

    触怪又伸出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触分支的顶端先是幻化成一个人类掌的形状,十分灵巧的将张雨婷的口枷给拿掉,然后触分支探入了她口水直流的口腔内,开始在她的口腔内Y靡的搅动着,折磨着她的舌头,她的口腔内津Y止不住的分泌,津Y沿着嘴角流下,看起来Y乱不堪。

    “呜~~呜呜~~”张雨婷的嘴里溢出呜咽的呻Y声,她的嘴角溢出了大量的涎水,看起来像是口吐白沫的样子,她的嘴被一根粗长得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给堵住,勒住她脖子的那根一厘米粗的纤细的触分支也逐渐收紧了,她的呼吸变得更加的困难,窒息的感觉很不好受,可她自己完全放弃了徒劳的挣扎,她如同一个被玩坏了的破布娃娃,任由触怪的随意摆布与侵犯。

    此时此刻,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分别YJ着张雨婷身上的的个Y洞——嘴、B、P眼,根触分支在她的口腔里、花X甬道内、肠道内分别喷S出大量的带着腥臭味的冰冰凉凉的汁Y。

    触怪的触分支往张雨婷的个Y洞里喷S出来的这种汁Y大概具有C情剂的效果,张雨婷的浑身上下变得燥热起来,她的T温变得如同发烧了一般滚烫,她全身的肌肤都变成了粉红Se,她的身T里充满了YYu,花X甬道R壁和肠道肠壁也变得麻痒难耐。

    “呜~~呜呜~~”张雨婷扭动着娇躯,她被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给堵住的嘴里Y溢出呜咽的娇喘声,她的脸蛋涨得通红,她的嘴角溢出白沫,她那被眼罩遮盖住的双眸里水光淋漓,完全被情Yu所浸润,眼角还溢出了亮晶晶的泪花。

    “呜~~呜呜~~”不够,还不够,好想被什么东西给狠狠的捅自己下T的两个Y洞啊……

    “呜~~呜呜~~”C烂我的的两个Y洞吧,这两个YJ的B和P眼,C烂它们吧……

    “呜~~呜呜~~”张雨婷在心里说着作践自己的下流话语,此时此刻的她,脑袋里除了情Yu什么也装不下,她只想要触怪能够狠狠的C她,能够毫不怜香惜玉的C坏她的身T,C烂她的B和P眼。

    触怪似乎是能够听懂张雨婷嘴里的L叫声似的,它变得更加的亢奋起来,它伸出十J根细长的触分支缠绕住她的RT,紫红Se的S滑的触分支紧贴在张雨婷淡粉Se的肌肤上,与红Se的麻绳相互J缠,将张雨婷光滑的肌肤上勒出一道道Y靡的红痕。

    触怪又伸出两根两厘米粗长的触分支,这两根触分支的顶端如同人类掌的形状,这两根触分支伸到张雨婷的X部,开始大力的揉捏起她X前的两P足足有d罩杯的白花花的N子,拉扯着她的两颗红肿的N头,两颗红肿的N头上夹着的ru夹上悬挂着的银Se铃铛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那声音如同C情的小H曲一般听起来十分的Y靡。

    “呜呜~~呜呜~~呜呜呜~~”张雨婷被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堵住的嘴里Y溢出一声又一声呜咽的呻Y声。

    此时此刻的张雨婷,浑身上下的肌肤都变成了淡淡的粉红Se,就如同刚刚从稍烫的热水里捞出来一般,她那粉红Se的肌肤上还渗出了一层薄薄的汗Y,她的头发也变得凌乱不堪,头发被汗水所浸润,变得S漉漉的。

    此时此刻的张雨婷,她整个人就如同一只黏在蜘蛛网上的蝴蝶,无助的等待着蜘蛛对她蚕食鲸吞;如同一条砧板上濒临死亡的鱼,心如枯木的等待着屠刀对她的宰割。

    触怪又开始在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产L,它那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还在张雨婷的个Y洞内大力的choucha,它又伸出一根用来产L的两厘米粗的触分支,触分支十分粗暴的cha入了张雨婷那早已经被撑满了的花X甬道内。

    “呜~~呜呜~~”张雨婷感觉到又有一根触分支cha入了她的花X甬道,两根触分支撑满了她的花X甬道,她感觉到自己的花XR壁被撑得部分撕裂开来,血Y从花XR壁上渗出来了,鲜红的血珠从花XR壁上流淌到花X甬道内,下T传来一阵强烈的痛楚,她的嘴里也Y溢出一声呼疼的呻Y声。

    张雨婷的花XR壁被撕裂,鲜红的血珠沿着花X甬道流下,流淌到花XX口那红肿的Y蒂与Y唇上,看起来残忍又妖冶,鲜红的血珠一滴接着一滴的滴落到了术台那白Se的床单上,在白Se的床单上开出了一朵宛如长在途河旁的血Se的曼珠沙华。

    此时此刻,张雨婷的花XX口那红肿的Y蒂和Y唇上沾满了或红或白的汁Y,看起来Y乱得一塌糊涂,一时之间,地下室沉闷的空气弥漫着甜腻的荷尔蒙的味道,以及淡淡的血腥味道,气氛十分的微妙。

    触怪被地下室的空气充斥着的淡淡的血腥味道给撩拨得更加的亢奋,它变得兴致高涨起来,它加速了在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产L的进度——

    触怪一边用那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在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chouchaYJ着;一边用cha入张雨婷花X甬道内的另一根只有两厘米粗的产L专用的触分支,勾住了在张雨婷的花X甬道深处的子宫口附近恪尽职守的一直“嗡嗡”的震动着,一直折磨着她、撩拨着她的假Y具,然后这根相对较细的产L专用的触分支将假Y具倏地一下给勾了出来。

    “呜~~呜呜~~”感受到下T一阵剧烈的疼痛,张雨婷那被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chouchaYJ着的嘴里忍不住Y溢出一声呼疼的呻Y声,她的口水直流,嘴角溢出了Y靡的白沫。

    刚刚一直在张雨婷的子宫口附近折磨着她的粗长的假Y具以这种粗暴的方式被拿了出来,她的花XR壁已经被撕裂得有些厉害,花XR壁渗出了大量鲜红的血Y,鲜红的血珠沿着花X甬道流下,流淌到花XX口那红肿的Y唇和Y蒂上,看起来下T一P妖冶的血红。

    如果说,刚才这根两厘米粗的产L专用的触分支粗暴侵入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时,它所造成的是花XR壁轻度撕裂,花XR壁渗出的鲜血造成的景象是她的下T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在被开B,处nv膜撕裂了的处nv,令人看了血脉膨胀,蠢蠢Yu动。

    那么现在,这根两厘米粗的产L专用的触分支,它粗暴的将张雨婷的花X甬道深处的子宫口附近“嗡嗡”转动着的粗长假Y具,从花X甬道深处的子宫口附近给扯了出来的时候,它所造成的花XR壁度撕裂,花XR壁渗出的鲜血沿着花X甬道喷涌而出,下T看起来Y靡不堪,术台上的白Se的床单被大P大P的晕染成血红Se,看起来就像是YF难产时的产后大出血一样。

    触怪的那根产L专用的触分支,它将那根仍然在恪尽职守的“嗡嗡”震动着的假Y具从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粗暴扯了出来,“嗡嗡”震动着的假Y具被随意的扔到了术台的床角,假Y具附着着软刺的表面沾染着ru白Se的Y水,以及猩红Se的血珠,看起来Y靡极了。

    触怪开始正式在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产L,它将那根产L专用的两厘米粗的触分支再次侵入张雨婷的花X甬道,触分支在她的花X甬道深处的g点附近开始产L,一颗L、两颗L、颗L……足足有颗L蛋,每一颗都足足有一个鸵鸟蛋一般的大小,将她的整个肚子撑得鼓鼓的。

    “呜……呜呜……”感觉到异物的入侵,张雨婷的嘴里忍不住溢出呜咽的呻Y声,她的下T传来一阵强烈的痛楚,大腿根部微微颤抖着,随着一颗颗L蛋进入张雨婷的身T,她的肚P以R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肚P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十月怀胎,即将分娩的YF一般大小。

    触怪用那根产L专用的两厘米粗的触分支,一共在张雨婷的肚子里产了颗L,前前后后一共花了十J分钟左右的时间,颗鸵鸟蛋一般大小的L蛋附着在张雨婷的花XR壁上,这颗L蛋通过花XR壁,汲取着母T的营养。

    在十J分钟的产L期间,触怪用那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chouchaYJ着张雨婷的个YX的动作还在继续,张雨婷的嘴、P眼、B都被触分支chouchaYJ着,她的嘴角流淌着一抹Y靡的涎水,她的肠道内分泌着肠Y,她的花X甬道内Y水和鲜血混杂着喷涌而出,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块正在被强J的人形的R块一般。

    在十J分钟的产L期间,张雨婷的X部那发育得浑圆饱满的足足有d罩杯的两PN子也被两根顶端形状看起来像人类掌的触分支所揉捏亵玩,红肿的N头上的N孔大开,从红肿的N孔里喷S出了ru白Se的N汁,ru白Se的N汁胡乱的喷S到了她的N子上、她光滑的小腹上、她浓密的耻ao上、术台被晕染得红白相间的床单上、玩弄着她X部的两PN子的那两根形状如同人类掌的触分支上……

    “呜……呜呜……”在地下室沉闷的空气,一时间不但弥漫着Y水淡淡的S味、血Y的浓浓的血腥味、还弥漫着ru白Se的N水所散发出来的N味和腥味,各种TY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吸入张雨婷的鼻腔,令她感到想要呕吐。

    “呜……呜呜……”张雨婷的嘴里发出勾人的L叫声,她挺着一个看起来如同怀胎十月的大肚子,扭动着被红Se麻绳束缚住的纤细的四肢,她开始反胃G呕起来,她那被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YJ着的嘴里开始分泌出了更多的涎水,涎水沿着嘴角滴滴答答的流下,画面Y靡极了。

    触怪将颗L蛋成功的排到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这一共花费了它十J分钟的时间,可这十J分钟对于张雨婷来说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在这十J分钟的时间内,张雨婷一边被YJ着个YX,一边被受Y,她觉得她的下T传来的疼痛丝毫不逊于YF分娩时的疼痛,她觉得自己简直是身处无间地狱一般。

    触怪终于将颗L蛋成功的排到张雨婷的花X甬道内,它终于完成了任务,它停止了对张雨婷个YX的YJ——它的那根产L专用的触分支以及那根分别YJ着张雨婷的个YX的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一共四根或粗或细的触分支轮流从张雨婷的个Y洞里退了出来。

    ……

    一个月后,张雨婷的肚子已经涨得如同一个快要爆炸的氢气球一般大小,任何一个人如果看见了她的肚子,一定会有一种错觉,会觉得她的肚子很快就会血R横飞、汁水四溅的爆炸掉。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张雨婷被束缚在这个Y暗CS的地下室里的YF分娩专用的术台上,她的双眼被黑Se的眼罩给遮盖住,视野所及一P黑暗,她的嘴里被触怪用它那灵活的形状如同人类掌一般的触分支给重新戴上了口枷,她那嫣红的两P唇瓣被涎水所浸润,唇角无时无刻不挂着一抹涎水,看起来十分的Y靡。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张雨婷的双双脚被红Se的麻绳给束缚在术台的床头和床角,她的上半身被红Se麻绳捆缚出繁复美丽的G甲缚的形状,她那如同一个怀胎十月的YF一般凸起的肚P上被红Se的麻绳勾勒出繁复美丽的红Se勒痕,,她浑身上下的雪白的肌肤上也被红Se的麻绳勒住一道又一道Y靡的红痕,看起来Se情极了。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这个Y暗CS的地下室里的沉闷的空气都弥漫着张雨婷的身上分泌出来的TY的味道,Y水和肠Y的S味、血珠的血腥味、ru汁的N味……张雨婷每天都能闻到地下室沉闷的空气弥漫着的她的各种TY的味道,她每天都忍不住想要呕吐J次,她有一种怀Y时Y吐的感觉。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张雨婷的花XJ乎每天都至少被触怪给YJ一次,触怪将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cha入她的花X甬道内,然后在Y水和血水浸润着的花X甬道内开始残忍的搅动着,它每天都用这根触分支在张雨婷的花X甬道深处产的颗L蛋附近分泌出了大量ru白Se的营养Y,用来维持这颗在张雨婷的花XR壁上附着着的L蛋的生长发育。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张雨婷的嘴巴每天都至少被触怪给YJ一次,触怪先是用一根形状如同人类掌的触分支灵巧的将她的口枷给拿开,然后再用一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cha入她的嘴里,然后触分支分泌出ru白Se的营养Y,ru白Se的营养Y沿着食管进入她的胃里,用来维持她最基本的生存所需。

    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内,每次ru白Se的营养Y灌满了张雨婷的胃里的时候,她都会嘴里发出“呜呜”的拒绝的呻Y声,她会主动扭动着娇躯,PG微微的撅起,一对足足有d罩杯的白花花的N子朝前倾,两颗红肿的N头上夹着的ru夹上悬挂着的两颗银Se铃铛“叮叮当当”的发出悦耳动听的清脆声响。

    而在这时,触怪便心照不宣的明白张雨婷已经吃饱了,它用来堵住张雨婷的嘴巴的那根足足有成年男人臂粗细的触分支不再分泌出ru白Se的营养Y,它将这根触分支退出张雨婷的口腔内,转而又用那根形状如同人类掌的触分支灵巧的将口枷重新塞入张雨婷那被涎水所浸润得S漉漉的两P嫣红的唇瓣之间,让沾满了涎水的口枷重新紧紧的勒住张雨婷的嘴巴。

    ……

    而到了一个月后的今天,张雨婷已经经过了整整一个月的受Y期,正到了分娩的重要时刻,触怪用四根外形形状如同人类掌一般的触分支死死的按压住她那被红Se麻绳给繁复美丽的缠绕着的凸起的雪白肚P,试图将她肚子里的个小触怪给挤压出来。

    “呜~~呜呜~~”张雨婷感觉到下T一阵强烈的疼痛,她的嘴里忍不住溢出一声呼疼的呻Y声,她的双腿大开,她的花X甬道大大的张开,花XX口的Y唇和Y蒂上沾满了猩红的血水,散发出腥味的血珠滴滴答答的流淌到红白相间的床单上,看起来Y乱不堪。

    “呜~~呜呜~~”张雨婷被口枷堵住的嘴里Y溢出断断续续的呻Y出声,唇角一抹涎水沿着下巴流下,她的肚P里的个小触怪已经快要被她分娩生出来了,触怪知道她肚子里怀的是它的‘孩子’,它比正在分娩的张雨婷显得更加的紧张,它用四根形状如同人类掌的触分支帮忙用力按压她的肚P,好让个小触怪能够出来得更快一点。

    “呜……呜呜……”随着张雨婷嘴里的一声呻Y,她感觉到下T一阵强烈的疼痛,她下T用力,很快将第一个小触怪生了出来,比鸵鸟蛋足足大一倍的R乎乎的小触怪沿着花X甬道分娩了出来。

    第一个被张雨婷生出来的小触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一号的大触怪,它的表P呈现出紫红Se,它的脑袋圆滚滚的,深红Se的两颗凸起的眼珠子好奇的打量着它的母T,也就是它的“妈妈”张雨婷。

    “≈ap;#%*か#………”

    小触怪的嘴里接连不断的发出它的“妈妈”张雨婷完全听不懂的特殊的声音,它觉得自己终于从张雨婷这个母T的那不见天日的肚子里出来,能够呼吸一下地下室里充斥着各种S味、血腥味、N腥味的浑浊的空气,它用J十根细小的触分支支撑着自己的大脑袋瓜,然后在术台红白相间的床单上十分亢奋的蠕动着,看起来正在舞足蹈着。

    “呜……呜呜……张雨婷刚刚生完第一个小触怪,她好不容易放松了一下身T,凸起的肚子看起来也小了不少,可她突然又感觉到下T一阵强烈的疼痛,她只好接着下T用力,很快又将第二个小触怪也顺利生了出来,第二只比鸵鸟蛋足足大一倍的R乎乎的小触怪沿着她的花X甬道分娩了出来。

    然后是第只、第四只、第五只、第六只、第只……一共只小触怪,它们在母T的肚子里待了整整一个月,现在它们争先恐后的从它们的“母亲”张雨婷的花X甬道里滑出来,获得了新生。

    只小触怪被生出来后,张雨婷凸起的肚子终于瘪了下去,恢复了正常,她雪白的肚P已经被红Se麻绳勒出了一道道Y靡的红Se血痕,现在她的肚子瘪了下去,雪白的肚P上纵横J错的Y靡的红Se血痕看起来尤其的明显,看起来残忍又Y靡。

    只小触怪被生出来后,张雨婷的花X甬道已经被撑得比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的YF还要大,她大张着双腿,她的花XX口大开,花XX口一张一合,花XX口那红肿的XR朝外翻卷,看起来触目惊心,红肿的Y唇和Y蒂上沾染着ru白Se的Y水和鲜红Se的血沫,看起来Y靡极了。

    只小触怪被生出来后,张雨婷的下T血流成河,血珠一滴一滴的滴落到了术台的床单上,将那原本就染红了一部分的洁白床单染得更加红了,看起来如同一朵开在途河旁的曼珠沙华,美丽、妖冶、Y靡,却又极其的残忍。

    只小触怪被生了出来,分娩的过程是如此的痛苦,张雨婷却在这残忍且痛苦的分娩过程达到了高C,最后一只小触怪从她的花X甬道内分娩而出的时候,一G热流从她的花X甬道深处流下,高C的快感令她Yu仙Yu死,那种滋味是如此的美妙。

    高C过后,张雨婷整个人还沉浸在高C的余韵之,她感受到自己的花XR壁由于刚才的分娩而被撕裂,花XR壁传来强烈的痛楚,下T一PY靡的TY,黏糊糊的很不舒F。

    高C过后,张雨婷那被眼罩遮盖住的双眸里溢出了泪花,她的眼眶泛红,双眸里盈满了了泪水,两行屈辱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下,她的心头一酸,她觉得自己是如此的Y荡,居然这样子也能高C,怕不是受NT质!

    ……

    从此以后,张雨婷如同一只蝴蝶被黏在了蜘蛛网上,她被困在这间Y暗CS的地下室里,每天都被那只将她开B的大触怪和只小触怪们轮流YJ,她过着暗无天日的Y乱生活,她不知道自己是身处极乐天堂还是身处无间地狱,每天都过得残忍又愉悦,堕落又放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