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迷妹教官x高冷少将(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迷妹教官x高冷少将(6)

    好在那疼痛慢慢消失,元瑟薇双眼含着水光,仰着头,深深吸了o气,动了动。

    就像是战争开始前的讯号,崔奕寒感受到那柔软通道带给自己的快感,理智全无。

    双手环抱住元瑟薇的大腿根部,不住的往那花xuan深处狠狠的抽ca。

    “嗯”从花xuan內传来酥麻的快感,让元瑟薇低低呻吟起来,“好好舒服”

    女人颤抖的呻吟不亚于强力的春药,崔奕寒的大手捏到元瑟薇的细腰,忽然降低了度。

    缓缓地,轻轻地,在女人的身ti里不断摸索着。

    原本激烈难忍的快感骤然消失,变成轻缓而又温柔。崔奕寒轻轻压下身子,衔着一颗红珠,舌尖沿着那晕染处打着圈。

    “嗯不行了快一点”元瑟薇如同小猫般叫唤,声音断断续续,带着哭音。

    崔奕寒却充耳不闻,对那红珠像是玩上瘾了一般,狠狠的吸了吸,另外一只手覆上那被冷落的浑圆,手指捏着那红珠,揉捻玩弄。

    元瑟薇要被崔奕寒给逼得疯了,xongo的快感还有下ti酥麻的感觉刺激着她的神经,她咿呀的哭道:“快一点奕寒快一点”

    腰肢绷得紧紧的,迎合着崔奕寒的动作朝那炽热压下。

    突然,火热的yang具戳到一点,元瑟薇的身ti一震,小xuan不受控制般骤然快收缩了起来。

    崔奕寒被那紧致逼得疯了,嘴放开那红珠,身子大开大合的,“之后,可不准再说不要了”

    ro棒在ti內又涨大几分,元瑟薇忍不住,咬着手指呻吟起来:“太太快了啊啊慢一点”

    崔奕寒捣弄的动作越快了起来,roti啪啪作响,越往里进,他越是感受到挤压,层层叠叠的软ro交缠在那ro棒上,那快感生生逼得他停不下来。

    “奕寒慢一点啊啊啊不不行了”元瑟薇喘息的躺在垫子上娇娇的喊着。

    崔奕寒的薄唇喘着轻气,舔着她的耳廓:“宝贝,之前说了不准说不要的。”

    他回忆着刚刚元瑟薇的敏感点,在ti內换了个角度,不客气的对准那敏感点冲击而去,元瑟薇小腿猛地绷直,整个人感觉像是要去了一般。

    “瑟薇,喜不喜欢我这么弄你?”男人向来冷清的声音此刻也沾上了情yu,不似以前那般冰冷。

    元瑟薇已经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了,她身子一颤,软ro如同疯狂了一般,狠狠的夹住那ro棒,花xuan內立刻涌出热ye,尽数浇灌在崔奕寒的yang具上。

    崔奕寒被刺激的红了眼,也顾不得元瑟薇回不回答,整根拔出再整中银亮的yeti还来不及流出,又被他ca了进去。

    “嗯喜欢”元瑟薇双眸失神,神智稍稍恢复,却又被男人大力的动作干得快感再起。

    他的ro棒狰狞恐怖,小xuan还没闭上,又再次被ro棒撑开。元瑟薇就看那狰狞粗壮的ro棒在自己下身进进出出。

    旁边黑色的丛林此刻早被那花ye打湿,整个房间里只能听见roti和roti撞击的啪啪声,还有元瑟薇的娇喘声。

    迷妹教官x高冷少将(7)

    紧闭的训练室,白色的灯光映照着屋內的两人。

    女人乃白的身子上青红一片,头湿漉漉的粘在脸颊两侧。

    “啊……不要了……不要了……奕寒…”元瑟薇眼前白,身子泄了两次,可是男人却仍然固守米青关,依然坚挺着。

    崔奕寒低低地笑了起来:“宝贝,快了,都给你好不好。”

    泥泞的通道里,巨大的yu望猛烈的g具戳在花心,让元瑟薇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啊啊啊……求你了…唔…受不了了…嗯……”

    guI头只是戳进去了一点,可那快感却顺着尾椎处蔓延到大脑神经。

    崔奕寒仰起头喘息着,guI头上马眼一松,滚烫的米青ye喷she在那花径中。

    “啊……”元瑟薇失声尖叫,身子绷成一条弯曲的弧度,无力的抽搐着。

    崔奕寒拔出那微微疲软的yang具,望着女人失神的躺在垫子的模样。

    双腿大开,花xuan里浊白的yeti还带了点点血丝顺着股沟流出,翘臀下的垫子有一小块湿润,透明如丝的yeti衬得那臀更加诱惑。

    只需一眼,就让崔奕寒下腹又火了起来。

    不过他到底还是怜惜着元瑟薇是第一次,猫儿刚刚尝过腥,一次又怎么能满足的了。深呼吸了几次之后,那yu望的火才淡了下来。

    伸出大手摸了摸元瑟薇的额头,额上的热度已然比之前低了不少。

    怕她再着了凉,崔奕寒用衣服草草的把元瑟薇包住,只露出一个头还有因无力而垂下的小腿。

    好在这训练室和学校给他安排的房间离得不远,这个地方若是没有他的允许平常人进不来,崔奕寒直接横抱着元瑟薇的娇躯,径直回到了他的房间。

    崔奕寒的卧房和他的性子一般,冷清淡漠。整ti颜色不过三种,东西摆放整齐,一丝不苟。

    元瑟薇躺在床上,摩挲着柔软的床单,不自觉喟叹一声,沉沉睡去。

    崔奕寒半眯着眼盯着她看了许久,半响才去浴室里拿出一块湿热的毛巾轻轻地擦拭起那狼狈的花xuan。

    元瑟薇只感觉自己下面温暖舒适,双脚随意踢了踢,便不省人事。

    次日一大早,半梦半醒间,元瑟薇感觉自己身边有一个热源,睁开惺忪的睡眼,猛然间瞧见自己面前那米青瘦属于男人的身子。

    脑海里关于昨日的情景立刻浮现上来,她眼底先闪过惊愕,随即就是狂喜。

    昨天晚上,真的吃到了。

    “醒了。”崔奕寒的声音略带沙哑,元瑟薇从侧边抬起头望向他,对上他如星辉般的黑眸后,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嗯”

    瞧着元瑟薇这幅模样,崔奕寒自然知道昨晚上元瑟薇不是一点神智都没有,她昨晚上说的话他还记得,大手搂过女人的纤腰,下颚杵着她浓密的黑,道:“不是第一次梦到我?”

    元瑟薇的记忆回笼,崔奕寒问的是她昨天晚上挑逗他时说的那话。

    原本性感明丽的脸上,脸颊处微微泛红。

    似乎是感受到她的不合作,崔奕寒大手慢慢向上移动,触上那雪峰的山巅,轻轻握住,慢慢揉捏着:“嗯说话。”

    元瑟薇的声音颤了颤,两只手无力的挡在xong前:“三次就梦到过三次”

    崔奕寒一愣,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捞着元瑟薇往上提了提,薄唇轻轻靠在女人的耳边,道:“梦到什么?”

    元瑟薇只觉得这崔奕寒根本和记忆中原主的记忆不同,现在哪里还有那高冷的模样,分明就是个闷sao货。

    “梦到你,狠狠地cao我”元瑟薇化被动为主动,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一个翻身,从侧面立刻变成了女上的姿势。

    身子趴在崔奕寒的身上,高傲如同女王般俯视着他。双手ca入他柔顺的黑,嘴唇之间只有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崔奕寒锐利的黑眸缓缓眯起,不论是在床下还是床上,哪怕不过是情趣,他也不允许元瑟薇站到他的头上。

    “让开。”

    崔奕寒的话让元瑟薇一愣,那脸上满是淡漠,眼底连情yu之火都未曾有。

    难不成,她估计错了?崔奕寒并没有对她另眼相看?

    元瑟薇怔愣间,僵y1ng的移到了一旁。崔奕寒缓缓从床上坐起,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用一只手擒住元瑟薇的两只手,放在头顶。

    两只腿固定住女人的腰部,从一旁拿过皮带,毫不留情的就把元瑟薇的双手困住,嘴角划过笑意:“这样才乖。”

    卧槽!卧槽!我勒个大槽!

    元瑟薇瞪大眼,这个反转,她服了。

    迷妹教官x高冷少将(8)

    崔奕寒不紧不慢的用手摸了摸元瑟薇的花xuan,昨晚上虽然只是一次,可是那小xuan却有些微微的肿了起来,一个晚上的时间,恢复了不少,现在只是微微泛红。

    男人的指腹上带着一层薄茧,摸在那敏感的xuano,只是简单的触碰,就让人觉得心尖都被勾了起来。

    崔奕寒黑眸深处闪过一抹暗光,骨节分明的手指,轻里,朝着里面挖弄着。

    元瑟薇的呼吸都忍不住轻了几分,这手指和ro棒是两种感觉,崔奕寒似是在捉弄人一般,只是用那修长的中指缓缓ca入那湿润的花径,如同瘙痒般轻柔。

    花xuan只是几个抽ca间就湿润起来,晶亮的yeti沾在男子的中指上,还有些慢慢的流了出来。

    下ti的异样元瑟薇自然现了,花xuan被崔奕寒那么对待,除了快感,还有一股巨大的空虚感,想要更大更深的东西来填满那空虚。

    “嗯想要”元瑟薇忍不住,呻吟出声。

    哪知听到她说话后,崔奕寒却慢条斯理的把手抽了出来,淡然道:“今天先回去吧。”

    说着,俯下身把元瑟薇双手的皮带给解开,然后轻轻舔了舔她的唇角:“乖,今晚过来。”

    崔奕寒缓缓起身,坐在床边,还不忘捏了一把元瑟薇挺翘的美臀。

    元瑟薇一张脸还有些呆呆的,几个深呼吸才把那空虚感给压了过去。从容的站起身,朝着一旁看了看,抿着唇问道:“少将,我的衣服不见了。”

    崔奕寒挑了挑眉,对她的称呼有些不满意,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

    元瑟薇半响没瞧见崔奕寒回答,脑子里灵光一闪,有些试探性的问道:“奕寒?”

    对这个称呼崔奕寒很满意,点点头,想起那已经被揉的不成模样的衣服,从柜子里拿出一件便服,递给元瑟薇:“那衣服不能穿了,你先穿这个。”

    等元瑟薇把那衣服套上,那别扭感尤其明显。崔奕寒的衣服明显要大一个号,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不过好在有腰带,收紧下来还是可以穿的。

    应付到回房间的时候是没有问题了。

    元瑟薇穿好衣服,面色淡然站在一旁,难掩尴尬。她现在越摸不清崔奕寒是怎么想的了,这个男人的心思藏的太深,上一秒还和她调情。

    可是,下一秒,却能够恢复平静。让她一颗心上跳下蹿,却又抑制不住那欢喜和紧张。

    瞧着元瑟薇穿好衣服,崔奕寒也整理完毕,牵起元瑟薇的手,淡淡道:“去吃饭。”

    直到出了门,走在大路上,元瑟薇还有些恍惚,手心里传来一股不属于她的热感,以及旁边男人若有似无独特的气息。

    身边路过的人瞧见两个人这组合忍不住瞪大眼看去,特别是在那相牵的手,一个个张大嘴不敢置信。

    元瑟薇不自觉的回握了几分,仰着头问道:“这样没事吗?”

    崔奕寒脚步一顿,站定,和元瑟薇对视着,许久,大手放到女人的头上,沉声道:“你以为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我会负责的。”

    两个人就在众人万众瞩目中进了食堂,原本颇为吵闹的食堂,当看到两个牵手而入的人后,霎时安静下来。

    崔奕寒没有在意别人的神色,不疾不缓的带着元瑟薇找了个座位坐下,冲着她道:“好好坐着,在这等我。”

    元瑟薇轻轻点头,目送崔奕寒去窗o打饭。

    她朝着左边不经意的扫了一眼,不期然的就看到了顾清清愣神的望着她的目光。

    现自己被现,顾清清慌乱的低下头,眼眶微微红润起来,有些难受。从第一眼看到崔奕寒的时候,她就喜欢了那个男人,可是却没想到,此刻却有人先一步站在他的身边。

    元瑟薇眼底飞快的闪过一缕米青光,她还记得,顾清清在和崔奕寒在一起之后,对她的态度,每次弄得都像是原主欺负了她一般。

    可事实却是原主根本什么都没做,连句重话都还没说,就被人误会。她所谓的解释,更像是抹黑,不像是辩解。

    正想着,崔奕寒已经打好了饭走了回来,把饭菜放在她的面前,又给她拿了筷子。要不是真切的看着这所有的一切是崔奕寒做的,她还有些不敢相信。

    “少将”一个轻柔的女声从一旁传来。

    崔奕寒扭过头看去,眉头轻轻一皱,“嗯?”

    “您和元瑟薇教官,是什么关系啊?”顾清清鼓起勇气,站在两个人的面前问道。

    旁边的人不自觉的竖起耳朵,眼神有意无意的都朝着两个人瞥过。

    崔奕寒嘴角一勾,大手搂过元瑟薇的脖子,让她半个身子依靠在他的身上,声音醇厚中又带着些许性感:“她是我的女人。”

    迷妹教官x高冷少将(9)

    埃斯科军校的论坛上,此刻已经被崔奕寒少将和元瑟薇教官在一起的消息给刷屏了。

    特别是崔奕寒少将在食堂里都说元瑟薇是他女人的话,更是把军校里为数不多的女学生给苏到了。

    两个人本身就是行走的光ti,现在合二为一更为耀眼。

    但凡是两个人一起在校园里行走,都会被学生们拍下来,然后上传到军校论坛。引起广泛讨论。

    最出乎元瑟薇意料的是,不论男女,对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都只有祝福,没有一个人说两个人不般配。

    元瑟薇坐在崔奕寒的房间里,刷了下军校的论坛,突然扑哧一笑。

    崔奕寒从身旁走过,余光一扫,就知道了元瑟薇到底在笑些什么,那被置顶的消息上,赫然写着“瑟薇教官如此多娇,引得奕寒少将竞折腰。”

    崔奕寒挑高了眉,嘴角一勾,淡淡道:“明明是某人心慕我,现在倒是变了。”

    元瑟薇侧过头眯着眼看着他,双手环在xong前:“那你想怎么着。”

    两个浑圆被捧起,崔奕寒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把元瑟薇抱起坐在他腿上,双手捏着她的细腰,轻轻道:“过几天有一场实战训练,我带队,你跟着去。”

    元瑟薇想了想,埃斯科军校的确是有这么个传统,学生不仅要在校园里学习知识,更要在野外中完成任务,当下颔点头应了下来:“行。”

    顿了顿,元瑟薇双手搂住崔奕寒的脖子,笑道:“你这算不算是假公济私?”

    崔奕寒拍了拍她的翘臀,不客气的道:“老实点,到时候就知道了。”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暗芒。

    在众人还在八卦着两个人的时候,实训的时间也慢慢接近了。

    埃斯科军校的飞船,带着五百名学生降落在了星球上地形最为复杂的野外。这里,有山地、有丛林,还有一群生活在这里的原住民。

    崔奕寒身着笔挺的军装,俊脸严肃的望着面前兴奋的学生:“未来五天的时间里,你们将会在这里进行厮杀和生活。学校只会为你们提供三包压缩饼干,以及一瓶可供饮用的淡水。”

    “其余的,都将靠你们自己去寻找。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代表你们自己生命的绿色按钮,只要按下那按钮,就代表死亡,‘杀掉’死者的人,将会获得一个积分,死亡的人,将会被救援组带回。”

    “最后,谁的积分最多,就会得到学校的奖励。”崔奕寒的眼微微一眯,“此外,这次,我和元瑟薇教官都将会参与到你们这次的实训中。我和元瑟薇教官身上,都有五个按钮,只要攻击到任何一个按钮,都将会获得五分。”

    两个人身上,一共有十个点,累计起来就有五十分。

    学生们也不都是傻子,干掉崔奕寒和元瑟薇两个,可没那么简单,更主要的是,一个弄不好,自己就成送分的了。

    “报告!”学生里有一个男生突然喊道。

    崔奕寒点点头,那男生大声的说道:“若是遇到少将和教官,请问少将和教官会动手吗?”

    “不会。”元瑟薇回答起来,“只要你们不对我们有攻击的倾向,我们不会动手。”

    这样也算是个对学生的保障,否则真的遇见了,那恐怕这群学生还不够他们两个折腾。

    解释完,由学校的工作人员放物资后,学生们就开始分批的被小型飞机带走,随机降落在各个地点。

    等到所有学生已经降落完毕,崔奕寒和元瑟薇才去换了一身迷彩服。两个人背着背包,进入了丛林。

    一进入丛林,崔奕寒的视线就盯着元瑟薇的背影看过去。元瑟薇被他看的有些麻,侧过头看着他。

    “去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

    这片地区,为了监控学生们的情况,被安置了大量的摄像头。崔奕寒并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元瑟薇做了什么。

    在来之前,崔奕寒就已经把摄像头的分布给做了一个了解。当即走在前面,带着元瑟薇来到一个山洞中。

    整个山洞很干燥,却带着一股动物独有的气息。崔奕寒摸了摸那山洞周围的泥土,心中已经有数。

    元瑟薇看了后,去一旁找了可以驱赶动物的干草,两个人就地取材,点燃那干草后,不一会,就看到洞里一只庞大的卡比兽从那山洞中跑了出来。

    迷妹教官x高冷少将(1o)

    卡比兽生性ai洁,不会在自己的居住地內吃喝拉撒,会在远处把自己弄干净了这才回自己的窝。

    而且他ti內会散出一股特殊的香气,保持自己屋子里清爽洁净。

    把卡比兽弄出去后,崔奕寒走在前方,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灯,走了进去。这洞xuan出奇的深,也不知走了多久,才走到了最里面。

    崔奕寒对着四周看了看,意外现一旁一个隐蔽的地方,有一个石块虚掩着。

    元瑟薇顺着他的视线也跟着看了过去,初看上去并不觉得奇怪,但是若是仔细留神,却还是能现不一样。

    “这是”元瑟薇迟疑的走到崔奕寒对面,比了个o型。

    那石块也就半个人身的大小,崔奕寒弄开后,很快弯下腰走了进去。里面就是一个稍微小一些的空间,什么东西都没有。

    崔奕寒检查完毕,出来后,对着元瑟薇道:“这几天,我们就住在这里。”

    元瑟薇点点头,两个人轻装上阵,直接在附近寻找起可以吃的东西来,崔奕寒静默不语的把附近的环境全部走了一遍,把地形了解透彻。

    而元瑟薇则是把野果树的位置全部都记住,方便随时来取。

    正当元瑟薇仰头看着面前高壮的林果树,突然身后传来熟悉的气味。元瑟薇身子紧张一瞬,就立刻放松下来。

    崔奕寒的大手却从背后袭来,抚摸上她的腰肢,一只手向上,一只手向下。

    “奕寒,你”元瑟薇侧过头,讶异的看着他。

    男人的y1ng铁抵在她臀间,薄唇擦过她的耳廓:“在这里试一次。”

    元瑟薇脑子里一瞬就反应过来,吸了o冷气,不敢相信道:“你早就计划好了?”

    崔奕寒的舌头舔了舔女人的耳ro,大手轻巧的解开女人裤子上的腰带,深入到那花xuano,挑逗起来。

    “嗯”只是一个简单触碰,元瑟薇就感觉身子有些软,往后挪了挪,气息不稳,“奕寒这是白天”

    崔奕寒略带薄茧的手摸着那已经润湿的花xuan,另外一只手伸入到女人的xong前,轻轻的揉捏着:“宝贝,白天才可以更好的好的看着你。”

    元瑟薇被他说的动情,喉咙有些干,脑子虽然还有一丝理智,可当崔奕寒把她转过身,抵在那树干深深的吻下之后,立刻就没了意识。

    崔奕寒的舌尖引着元瑟薇的唇不断的纠缠,两只手突然托起女人的翘臀,让她的双腿缠上他的腰,柔软还带着湿意的小xuan正对着他的yang具。

    元瑟薇不自觉的楼着崔奕寒,身子朝着那yang具蹭了蹭,崔奕寒双眼冒火,那炽热越坚y1ng了起来。

    把女人的衣服扣子解开,露出那乃白的ruro,雪丘上的一点红缨已经悄然挺立。崔奕寒褪下自己的裤子,让那yang具抵着xuano却迟迟不入。

    “要,奕寒”元瑟薇被崔奕寒逼得疯,不满的娇娇的呻吟起来。

    崔奕寒搂着她的腰,把头埋入那饱满的ruro中,轻轻的舔舐起来。先是那白皙的ru,又到那ru晕处,最后一把含住那朱果,吸了起来。

    “啊”元瑟薇只感觉xongo传来温热,下ti涌起一股巨大的空虚感。小xuano的坚y1ng诱惑着她,想要把那坚y1ng给吞没掉。

    素白的手抱住男人的头,下身却忍不住朝着那yang具ca了下去。

    崔奕寒喉间一紧,元瑟薇这么一动,只让guI头进入到那通道之中,其余部分敞露在外,可偏偏就是那最敏感的地方,现在紧的让人疯,恨不得立刻狠狠的放肆抽ca。

    他红着眼从那xongo抬起来,憋着火,对准女人的红唇,猛地亲了下去,ro棒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下去,猛地ca到那温热湿润的花径中。

    元瑟薇忍不住,仰起头叫了一声:“啊”

    那一声,惊起原本停驻在树头的飞鸟。元瑟薇也是一惊,小xuan忍不住猛地收缩起来。

    崔奕寒被她这么一收,差点交代出来,退出一部分,缓了缓,轻声道:“别叫的太大声,一会来了人看了你的身子我会挖掉他的眼睛的。”

    元瑟薇被他说的把头埋下,羞红着脸,感受到他又复而开始抽动起来,倔强的扬起头,咬着嘴唇。

    崔奕寒喜欢看她这幅被他狠狠欺负后强忍的模样,比打赢了一场战役还要让人愉悦。

    让元瑟薇的后背靠着树干,崔奕寒把她的两条腿扳开,高举着,看着那黑色丛林下,那小xuano把他ro棒狠狠吞入的模样。

    “嗯嗯”元瑟薇捂着嘴,感受身子像是随时要落在地上,没有一点安全感,唯一给予她支撑的人,此刻cao弄得她浑身酥麻。

    迷妹教官x高冷少将(11)

    男人和女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那猩红的巨大在进进出出,女人的双腿紧绷着,随着男人不断的抽ca而做出反应。

    “奕寒快要不行了”元瑟薇一只手咬在唇边,一只手朝男人身上推拒着。

    后背被树干磨得有些微微疼,可前面却又是巨大的快感,她喘着粗气,想要呻吟叫唤,但又有所顾忌。

    那细腻柔滑的花xuan紧紧的包裹着崔奕寒的坚y1ng,崔奕寒向来自持,可在这开放的环境下,一种刺激感却让他更加情难自已。

    山林中动物的鸣叫,这独特的空气,还有随时可能被人现的紧迫感

    他搂起女人的腰肢,让元瑟薇完全离开那树干,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xongo的两个雪丘压在他的xong膛上方,被压得变了形。

    原本捆绑的好好的长,此刻已经散落开,黑垂落在背上,遮盖住那白皙的颈子,增添一抹慵懒的风情。

    “宝贝~咱们回去”崔奕寒忍住抽ca的yu望,亲了亲元瑟薇的脸颊。

    元瑟薇大惊失色的看了看落在树干附近的衣物,环住崔奕寒的脖子,喘息道:“这些衣服怎么办?”

    崔奕寒斜着眼瞥了一眼,轻笑道:“一会再来拿。”

    说着,径直抱着元瑟薇朝着他们刚刚出来的山洞走去。每走一步,崔奕寒都会故意轻轻地在那花xuan中撞击一番,勾地元瑟薇背部挺直,“嗯啊”

    原本就五分钟的距离,生生走出了十分钟,元瑟薇不满意崔奕寒这般对她,把那雪丘压在男人的面容之上。

    崔奕寒的眼前只瞧得见元瑟薇雪白的肌肤,一旁的脸颊还有一个小红果随着他的走动,在脸上蹭来蹭去。

    他捏了捏元瑟薇的臀ro,恶狠狠地道:“是不是想我在这里就干你?”

    元瑟薇胡乱的打量了四周,距离那山洞o只有两三米的距离。比起在这种视野开阔的环境下做,她宁愿在哪幽暗看不清人的山洞里做。

    当下就吧xongo抬起,让崔奕寒的视野明朗起来,喊道:“奕寒我们进去做”

    崔奕寒望了望黑暗中的山洞,转瞬间就明白元瑟薇的想法,嘴角划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不再故意挑逗元瑟薇,快步的走入到哪山洞中。

    乍一入漆黑的环境,元瑟薇身ti本能就紧张起来,崔奕寒被她吮吸的快感迭起,把元瑟薇抵在山洞的墙壁上就干了起来。

    “啊好涨嗯嗯”硕大的yang具在湿润的花径里不断研磨,比在外面时更加猛烈,比起外面时的紧张,元瑟薇在这山洞里稍微放松一些。

    “啊啊好涨好涨嗯嗯嗯嗯”

    山洞里回声作响,元瑟薇听到自己的叫喊声,饶是知道这是漆黑的山洞,崔奕寒看不见自己的模样,也被臊红了脸。

    那声音被放大后,更显缠绵,更加诱惑。

    崔奕寒听到这回音,动作越大了起来,重重的顶着元瑟薇的花心,原本瘙痒的小xuan传来一阵令人舒服的快感,让元瑟薇忍不住娇喘出声:“嗯啊奕寒奕寒”

    她身子一紧,再也忍不住那快感,双手挠在男人的后背上,小xuan深处一阵淫yeshe出,娇嫩的小xuan紧紧的收缩着,像是要让男人丢盔弃甲一般。

    崔奕寒马眼一松,不再压抑ti內的yu望,如同铁臂般的胳膊死死的禁锢住女人的身躯,米青ye全部都喷she在女人的花xuan之中:“瑟薇瑟薇”

    山洞里只能听到两个人重重的呼吸声,元瑟薇双腿无力的垂下,这场性ai太过激烈,整个过程身子都在用力,最后那高嘲过去,整个人就像是虚脱了一般。

    明明已经she米青,可是男人的坚y1ng却还是杵在ti內,元瑟薇疲惫的戳了戳男人的xong膛:“快出来”

    “不要,那里面暖和。”崔奕寒此刻还是不放开元瑟薇的身子,现在直接埋在她娇嫩的xongo上说着。

    元瑟薇赌气般的道:“你别一会又想要了怎么办?”

    “若是一会你想要的话,”崔奕寒那双眼黑的亮,“那我就满足你cao到你满意为止。”

    迷妹教官x高冷少将(完)

    四天时间里,元瑟薇充分意识到了什么叫野兽般的男人。

    不论白天还是黑夜,崔奕寒就像是打了鸡血般,cao得她忍不住忍不住哭喊,却不会停下,反而因此而越勇猛。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元瑟薇总觉得崔奕寒有些不对劲,就像是抵死缠绵般。

    这几天,除了平时的吃喝能让她稍微歇息一下,其余的时候都在和崔奕寒做ai。元瑟薇有些享受这种感觉,这是在清水组感受不到的。

    最后一天待在山洞,元瑟薇躺在崔奕寒铺好的简易床铺上,出乎意料的是,崔奕寒今天并没有要了她,反而搂住她的身ti,十分温柔的环抱住她。

    “奕寒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元瑟薇心有不安,轻轻地攥着男人xong前的衣服。

    崔奕寒轻笑出声,大手摸了摸元瑟薇的头,笑了起来:“想让你休息休息,看来是我的错。”

    话音刚落,崔奕寒就开始脱起元瑟薇的衣服来。元瑟薇额角一跳,连忙压住男人的手,认错起来:“不是不是,休息休息”

    崔奕寒的手揽住元瑟薇的肩膀,让她整个人躺在自己的怀中,感受到她逐渐平静下来的呼吸,眼眸深处藏着一抹ai意。

    他的休假时间已经结束了,等这次实训后就要离开埃斯科军校,回归战场。

    若是以前,他或许并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哪怕是死在战场上,他也并不会后悔。可是现在,当心中有了一个珍视的人后,以前的想法顷刻间就改变。

    他想要活着回来,跟元瑟薇成为夫妻,组建一个家庭。

    但同时,他也知道,若是把这个消息告诉元瑟薇的话,倔强如她,定然会选择跟他一起奔赴战场,站在同一片星空。

    崔奕寒不愿意元瑟薇同他一起加入这战争,冷情的他也有了害怕的东西,害怕他的能力不能保护住怀中的小女人,那患得患失的心情强压在xongo。

    今晚过后,他会寻个理由离开,盼望着,她能够等到他的归来,然后来一场盛世婚礼。

    崔奕寒凝视着元瑟薇的头顶,把下颚抵在她得头顶,像是要把元瑟薇揉进身ti一般,紧紧地,永远不分离。

    次日。

    元瑟薇难得起了个大早,身上虽然还有些酸软,不过倒不影响活动。崔奕寒已经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收拾好了,此刻站在山洞外烤着ro。

    嗅到这股香气,元瑟薇摸了摸肚子,凑了过去:“奕寒我要吃。”

    “张嘴。”崔奕寒面色平静,只是眼底闪过一丝飞快的笑意,瞧见元瑟薇张o后,把那已经烤熟了的ro放进了她的o中。

    元瑟薇呼呼的吐出热气,那烤ro味道惊人的好,让她忍不住食yu大动起来。一连吃了好几块,直到现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舔了舔手指,站了起来。

    两个人背着背包,把残骸收拾好,朝着原路返回。

    到了飞船o,已经有将近三百个学生回来了,井然有序的坐在一旁,望着从林子里出来的人。

    当看到来人是元瑟薇教官和崔奕寒少将后,都忍不住好奇:“少将,教官,你们两个是躲到哪去了?我们都没看见你们。”

    原本还打算十多个人结盟去获得两人的积分,可是到最后连两个人的人影都没看到,怎么抢积分。

    元瑟薇挑高了眉,嘴角带着浅笑,道:“我们一直都在你们身边。”

    一句话说的刚刚问话的学生哑巴了,崔奕寒瞧着她如同吃了鱼的猫偷笑的样子,嘴角忍不住上翘。

    学生们都66续续的回来了,距离远些的也被小型机给接了回来,学生们有受伤的,但是却没有死亡的,这场实训顺利的画下句号。

    回了学校,元瑟薇的工作猛地忙了起来,每日的课安排的满满的,像是要榨干她所有的时间般。

    她还记得,约莫这个时候,崔奕寒就要回战场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划过后,突然元瑟薇就意识到这个消息,崔奕寒连提都没有朝自己提过。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崔奕寒最近这几天也是神龙见不见尾的。

    想到这里,元瑟薇一下就通透起来。她已经申请成了崔奕寒的亲兵,为什么还会安排那么多的课。

    当即,元瑟薇也顾不得上课,快步朝着崔奕寒的房间走去,临到那房间,直接跑了起来。

    推开门,元瑟薇的双眸骤然一缩。

    屋子里的东西,少了大半。

    元瑟薇眼尖的瞧见桌子上似乎摆放着什么,走近一看,是一封纸质的信。上面还写着她的名字。

    双手几乎是颤抖的打开那信封,元瑟薇一目十行的读完那信,猛地捏着那信朝着门外冲去:“崔奕寒,你好样的。”

    冰冷的轨道上,一个飞行器正飞快的驶入港o。

    “少将,您这么做,元瑟薇教官会怨您的。”飞行器上,一个身着军装的男子忍不住道。

    崔奕寒的脸侧对着飞行器外,棱角分明的脸上面无表情。

    他给了她机会,若是今日她能够在他走之前,现他不见,赶过来。那他不会再放手。

    当飞船缓缓上升,坐在cao控台上的崔奕寒眼底还是划过一抹暗色。

    他不该期许太多,终归还是失望了

    “报告少将!有一架a型机甲信号试图接入飞船,是否接入”cao控着飞船运行的工作人员汇报道。

    崔奕寒的身子坐直,抿了抿唇:“接入。”

    嘈杂的噪点闪现在屏幕上,转眼间,一个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崔奕寒的黑眸不敢置信的瞪大几分,脸上带着不知是气愤还是什么的表情。

    “帝国军编号4875462,少尉军衔元瑟薇。”

    元瑟薇一只手握成拳,放在心脏:“我是誓要为帝国强盛献出心脏的士兵,若因为贯彻信念而牺牲,我将得偿所愿!愿少将允许元瑟薇加入战役。汇报完毕。”

    声音从那cao作台播放停止后,宽阔的cao作间一片寂静。

    崔奕寒站的如同青松般笔直,面容坚毅,只是那双眼泄露了他的不平静。

    这是他的瑟薇啊,是让他骄傲,那个同他并肩存在这世间的女人。

    “我,以帝国少将、战役指挥者的名义,准许少尉元瑟薇加入战役,完毕。”

    <div>

    更多访问:Baⅰshu。L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