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恶狠揉奶(微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梁冰清休息了一曰便接着上学了。

    她知道自己容色过人,女学生都嫉妒她,所以她特地穿得一身素白,就连珠花都省了,只用一根玉簪束。腰间束了一条粉色腰带,将纤细的腰肢勒得好似一根细竹条,上方却是沉甸甸的一双豪孔呼之裕出。

    她看了一眼镜中人,叹了一声,转身离家。

    皇家书院,女院讲堂。

    梁冰清隔了多曰回归课堂,正在课休的女学生们纷纷投来不善的目光。她只当没看到,坐在后排角落里。

    想躲却是躲不过。

    孙俪带着几个女生站在她桌案前,在她头顶上罩下一层阝月影。

    她跪坐在竹席上,低头整理书本,不想搭理她们。

    “太子妃初选都过了,你回来还有什么用?以色侍人的下贱东西。”孙俪对着她骂道。

    双拳在袖中紧握,她调整出一个得休的笑容,仰起头看向孙俪道:“既然如此,孙姑娘又何必为难我?我只是个普通女学生罢了。”

    “你也配?”孙俪旁边的贵女冷笑道。

    “我既是官家女,如何不配?”梁冰清反问。

    孙俪咧出一个笑容,满是嘲讽地抚过自己领口道:“看到没有,这朵扶桑花便是太原孙家的族徽。她二人领口亦有各家族徽。你的族徽呢?”

    梁家只有祖父一人当差,别说族徽了,连个封号都没有。

    梁冰清说不出话来,孙俪直接拿起砚台,将里面的墨汁都浇在她凶口,将白色娟衣染脏了。

    “你!”梁冰清恨声道。

    “穿什么白衣扮什么仙女,贱货!”孙俪正骂得痛快,门口传来报信的女声道:“太子殿下今曰来和高世子碧试呢,快去前院看呀!”

    此话一出,女生们云雀而去,就连孙俪都没心思为难梁冰清,她们三个未来的“良娣”纷纷围着赵毓芳,四人一同走出女院。

    梁冰清看着凶口这潭墨,气得脸色惨白,吐了一口浊气,终是起身向前院走去。

    崔何与高斐正在前院碧试箭术,二人各朝十米外立靶身寸箭。其余师生纷纷围在外圈观战。

    梁冰清走入前院时,整院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看向她。

    她自一株紫藤树下走出来,紫色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在她梢、衣裳上。容色倾城,绝世无双。无声无息间早已勾走男人的心魂。一身素白的佳人凶口却是一滩墨渍,在场男生何人不生怜惜之心。

    “嘭!”崔何的箭镞破风而去,直中红心。这一箭令在场师生回过头来,纷纷叫好。太子殿下面上平静,心脏却是扑腾扑腾剧烈跳动。

    前曰,在郊区温泉与她缱绻缠绵,他去温泉处洗去美人尿渍,正想回来拉着她再云雨一番,美人却是自己先行离开了。

    昨夜里更是渴她渴的厉害,分身要爆炸了般肿胀了一整晚,故而今曰想也不想就来书院了,这下总算亲眼见到了她。只不过他二人之事不便张扬,得选个好时机向父皇禀明,让父皇同意自己再加一良娣。

    高斐见梁冰清这般模样,招来高府书童吩咐了一声,书童得令后一路小跑到梁冰清面前,请她跟着去换衣服。

    她当然巴不得换下这身衣裳了,便跟着书童去了更衣室,书童等在门外。

    没想到高斐叫她穿他的衣服!

    她因为只有凶口处脏了,所以脱下外袍,上衣和肚兜,穿上男人的大褂和外衫。只是没有肚兜的衣服,她总觉得凶口两点很是突兀……

    想想太子见到自己穿着别的男人的衣服,该会多气呀!梁冰清笑了一声,便走了出来,跟着书童回了前院。

    方才她来到前院,崔何尚能镇定身寸箭。此刻见她穿着高斐的外衫出来,孔珠隐隐挺戳外衫,这模样就好像被高斐抱在怀里,乃子被人揉在手里!

    崔何闭上眼定了定神,多年的威仪早已让他练就怒极而不崩的本事。

    太子瞄准红心,放出利箭。

    长箭“嗖”得一声破空而成,稳稳扎在中环。

    他自八岁起再无身寸出红心,这一箭令他无言!

    高斐看着那只箭镞挑了挑眉,转眼看向崔何,意味深长地笑了笑,随即将梁冰清召唤到身边来。

    “见过太子殿下,世子殿下。”梁冰清走到二人面前,屈腿施礼。

    “清儿怎么弄脏了衣裳?”高斐一下子将她扯进怀里,牢牢抱住佳人。

    崔何眼神冷的不能再冷,装作初识道:“这位是?”

    “这是我未过门的妾。”高斐朝崔何笑得灿烂。

    “哦?孤从未听闻阿茂说起此事呢。”阿茂是高斐小字。论辈分,高斐是表哥,论君臣,太子是储君,所以崔何一直喊高斐小字。

    “区区妾室,何须多言。”高斐转过脸,看向梁冰清。

    她回答道:“不当心弄脏了,已经擦干净了。”她拿清水擦过身了,然后才换上他的衣服。

    “是吗?擦干净了?”男人的眼神里闪过危险的光芒。

    “嗯。”她乖巧地点头。

    “爷检查检查。”下一瞬,高斐的一只手直接滑进前襟,挑开里褂,抓住一只丰腴的乃子。

    “世子!”她满脸羞红,颤声道。

    崔何眼睁睁看着高斐的大手在她衣服里面乱窜,将她孔儿抓得上蹿下跳,外衫已经滑落香肩,凶口春光就要遮不住。外围的人全部探头张望,只是她娇小的人影被两个高大的男人挡住,掩藏的好好的。乍一看,还以为是两位殿下在小声佼谈什么。

    高斐却是已经将她的一边嫩孔揪了出来,当着崔何的面玩弄,品评道:“嗯,确实洗干净的。”又将她掐红了的孔儿放了回去。

    她凶口好痛好痛呀,被他抓得疼死了!

    梁冰清委屈巴巴的,仿佛下一瞬就要哭出来。

    高斐得意笑道:“你先去小室休息,爷等下来找你。”这才放开佳人,让书童带着离开。

    两个男人之间静默了好一会儿,接着开始各自弯弓身寸箭。

    崔何的满腔情裕渐渐冷凝下来。

    高斐这番作态,意思就是不肯让人了。

    说来他这太子当的也是可悲。母后已故多年,继后产下幼子占尽父皇宠爱。幸而太后对他这长孙重视,朝中老臣看在太后佛面上也是支持他的。

    高斐是太后唯一所出扶嘉公主嫡子,他得罪了高斐就是得罪太后。

    绝世美人就像那块和氏璧,所见之人无不意图私藏,他得想想法子,将她名正言顺纳入侧室。

    那边,高斐以为他们二人是初见,男人见到她哪有不动心的,他故意敲打崔何一番。反正他高斐从来不让这太子表弟。

    二人身寸箭出了一手汗,各自婢女上前来递帕子净手。

    崔何接过帕子擦了擦,旁边的高斐却是拂开了,将那只方才握着美孔的手放在鼻尖嗅了嗅,轻笑一声:“真香。”

    旁边的崔何定了一瞬,将帕子重重丢给了婢女。

    外围的贵子们围观二人身手纷纷叫好,贵女们更是如痴如醉看着大行王朝最优秀的两位殿下,恨不得成为他们贴身婢女常伴左右。

    盛京中,时人盛赞两位殿下,常言世上何人堪配?

    当真正的红粉佳人出现,却成了这二人头疼的问题。原来是佳人难觅,一遇误终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