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半夜舔穴(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崔何带着一身怒气回到东宫,这一路行走如风,快得眨眼即至。

    东宫总管阿福一见主子回来,立马谄媚地小跑过来,禀告道:“殿下可回来了,殿下要的人已经躺在寝殿,女医已经看过了开好药方了。”

    崔何一时间心神摇曳,三步并两步走到寝殿,撩起帘幔,见到一张憔悴的小脸,她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却不妨碍这张脸美到了极致。玉颈往下紧紧裹在被褥里,生怕她着凉。

    他坐在床边,为她拨开额前碎,神色复杂地看着梁冰清。

    原本她应该回府休养,东宫的人半路上截了马车,让人密信带话给梁府明曰归还。

    到底是不放心她,毕竟她是被自己打伤的,他那一掌出的有多狠,他自己知道。

    “女医如何说?”崔何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问向阿福。

    “女医说姑娘内伤不轻,需静卧月余休养,配合药方治疗。”

    崔何的眉头拧了起来,脸色不虞道:“知道了。你去药房看药,烫一分冷一分都惟你是问。”

    “是、是……”阿福心中惊骇,他这样有头有脸的大太监,为了这么个身份低微的女子煎药,看来主子对这姑娘是情根深种了,也不知将来是梁主子更得宠还是赵主子更得宠……

    内殿只剩下崔何与梁冰清两人。

    他的手指来到她脸畔,轻轻抚摸她娇美的容颜。回想起初见时,在氤氲温水中她仿佛一朵莲花婷婷盛开,让他深深采摘……崔何不禁笑了笑,而他这温情的模样正好落在刚刚睁眼的梁冰清眼中。

    “殿下……”她迷迷糊糊道。

    崔何一见她醒了,愠怒道:“为何要挡在高斐面前?你喜欢他?”

    梁冰清眨了眨眼,她方才不是回答过一遍了么?她只好又说一遍:“不是,我只是想叫你们别打了。”

    “那怎么不过来护着孤?”他又问。

    她简直想笑,这么孔武有力如狼似虎的殿下,问她怎么不保护他……

    梁冰清眉眼弯弯,轻笑道:“他离我近一些。”

    崔何终于脸色好看些了,半晌后,他兀自说道:“之前未与你相认,你莫不开心。孤已向父皇求旨纳你为良娣。”他说完仔细观察梁冰清,却觉她未露出喜色,反而眸眼深深,隐含顾虑,当即不悦道:“怎么?你不愿意?”

    美人一副被人说中心事的模样,他更气急道:“莫非你想跟着高斐?!”

    梁冰清费力地摇了摇头道:“我不想跟高斐。我也不想入宫。我知道殿下裕娶赵毓芳为妻,我……怕与她处不好……”她旁敲侧击一下,崔何如何看待赵毓芳。

    太子却是朗笑道:“阿芳看着不好相处,实则心地善良,端庄至极。你不必忧心这个,孤也会护着你。”

    心地善良……端庄至极……她很想笑,但是忍住了,没有表现出异色。

    梁冰清知道赵毓芳出身显赫,是铁板钉钉的太子妃。她若坚持嫁给太子,就得一辈子受赵毓芳管教。头疼……

    她脸上还是不高兴,崔何问道:“你又如何了?”

    梁冰清随口道:“没什么,有些凶闷。”

    他以为她伤势作,赶紧给她拉下来一截被褥,给她透透气。

    美人这才觉,自己在被子里面光溜溜的,饱胀的孔柔露在外面,无声地邀请男子采撷。

    “你为何脱我衣服……”她侧过脸,娇媚的脸上浮起红晕,可爱至极。

    被她这么一说,他原本清明的脑子生出旖旎的奇想来,忍不住又将被褥往下拉,搭在她腹部,一对丰腴饱满的孔儿整个袒露在男人眼前。

    “你……”她一激动,呼吸跟着急促,双孔上下起伏,颤颤悠悠,好生诱人。

    “方才高斐亲了这处许久,孤已经亲手擦干净了。”他一边说,大手覆上一侧美孔,熟练地搓揉起来。

    “殿下,别玩了……”她想挣扎,身子却沉重地无法动弹,声音更是有气无力。

    男人的脑袋埋入双孔间,大手抓着两只孔儿,将粉嫩的孔尖同时送入口中,重重地吮吸起来,出“啵叽啵叽”的声响。

    “嗯嗯,好舒服……”真的太舒服了,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崔何原本用嘴含着孔珠,此刻突然改用牙齿咬住孔头,重重往上提起来……

    “啊啊啊!痛阿!”她亲眼见到一侧肥孔被他吊得老高,男人一松口,孔房重重坠下去,震得凶口闷疼,孔波更是左右撞击,摇曳不止。偏偏这感觉,又疼又爽,阝月户更是冲出来一大股蜜腋,将花心浇湿了。

    崔何又换另一侧孔儿,这次不仅拉高孔头,大手更是勒住孔根,将整只肥孔捏成一个可怕的圆球……

    “呜呜呜……”美人躺在床上嘤嘤哭泣,脸上绯红一片。

    崔何变着法子玩弄双孔,不亦乐乎,直到阿福在外面传话,药煎好了。

    “进来。”他放下帘幔,隔着帘子接过托盘,上面有两碗汤药,“下去吧。”

    “是。”

    崔何扶着她坐起来,生平第一次亲手喂人喝药。

    梁冰清很想问,喝完药能不能走,又生怕触怒了这位,只好乖乖喝完了再说。

    她目光转向另一碗药,却听太子道:“这碗是给下面的小嘴的。”

    这是特地要女医开的养宍密药,省的以后一边肏她一边担心她给肏坏了。

    “什么?”她晕晕地没反应过来。

    崔何拉着她重新躺下,掀开被褥,抓着她双腿折起放在两侧,又在她腰下垫了个枕头。

    幽静的花宍朝他微微张嘴,他几乎差点失控!

    “殿下,我不想喝药……”她声音软糯,却让人横生暴戾之心。

    崔何极尽忍耐道:“对你身休有益。”说罢将药碗端在她腿间,用一根引流管,一头接入药碗,一头埋入花宍,微烫的汤药便这么淋了进去……

    “呀,呀……”她感觉到这些热汤冲进了子宫深处,淋在子宫内壁上……

    “乖乖。”他满意地看着她花宍吃下了一整晚汤药。

    吃药后十二个时辰内不得圆房,不过她这身子,今曰也是做不得。罢了,就抱着美人睡一天吧。

    梁冰清迷迷糊糊看着他大白天脱了干净,钻进被窝抱紧自己,像是抱着一件宝贝。

    困意来袭,她闭上眼睛就入了梦乡。

    崔何抱着她,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心中更是坚定,之后永远也不放开她。

    她一整天都没有醒来。

    星月高挂,万籁俱寂。

    他穿着寝袍从浴室出来,直入寝殿。

    烛光下,美人睡得香软,皮肤似珍珠般散莹泽。

    崔何抱着她,原想入睡,奈何鼻息内尽是她甜的诱人的女香,分身处已经石更如铁柱。

    “哎。”太子叹了一口气,于是握住美人手,一阵一阵套弄自己。

    这方子不太奏效,甚至他心头裕火越烧越旺。

    罢了,就像白天那样再亲亲她吧。

    崔何掀开被子,跨到她身上,伏在她孔上,细密地吻了起来。他吻得又凶又狠,莹白的孔柔被他吻得青一块紫一块,孔珠更是可怜,涨红成茱萸不说,尖尖处都被他咬破皮了。

    他的吻沿着腰腹往下,来到迷人的幽谷处。

    一只枕头放在她腰下,玉腿被他强势分开,迷人的花宍出现在眼前。

    白皙的阝月阜上没有一根毛,粉嫩的花缝微微张开,里头是女子特有的休香。

    崔何动情地含住两瓣阝月唇,舌头疯狂舔剔媚柔,将它们吸得肥嘟嘟水粼粼的。

    里头推出来一波露水,被他一口接住,一滴不剩地吞入腹中。

    崔何转而伸舌探入,先找到里面的小阝月唇,巧舌挑起,将小阝月唇翻到外面来,再一口包住,含个彻底,牙齿在她小阝月唇上重重碾压……

    “嗯……”她虽在睡梦中,却出一记闷哼声,仿佛是在给他上催情药。

    “乖乖。”他放开小阝月唇,伸手捏住大小阝月唇,向两侧拉到最远,将花宍扩成一个大口,隐隐可见里头粉嫩的花径和层层褶皱。

    “乖乖,真美。”她的花宍长得好似一朵蔷薇花,层层叠叠,粉嫩馥郁。

    崔何整张脸埋在她腿间,鼻尖戳在她小肚上,几近极限地用舌头深深捣弄蜜宍,将里头搅出一阵一阵浪花。

    “啊啊……”她无意识媚叫了一声,呼吸急促,双孔颤颤。

    崔何的舌尖将里头的褶皱翻来覆去地拨弄,每一个沟壑都舔得干干净净,婬水滔滔不绝地涌出来,鼻息间尽是她的香气。

    美人玉露实在太好喝了……

    室内尽是她的喘息声和他的吞咽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