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515章 造防空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各家有各家的欢乐。

    关家。

    关有寿爷俩这一整理起地下室,很快已是天黑。要不是仓房的门没挂上把锁,叶秀荷娘俩差点要去寻人。

    灰头土脸的爷俩上来时,造得嘞~

    “咋都是泥巴啊?”

    关有寿伸手朝媳妇脸上一摸,“咱们爷俩造防空洞!”

    被摸了一脸泥巴的叶秀荷:“……”这是谁?我是谁?我好想现在就掐死这臭男人,行不行?

    一旁的关天佑见妹妹偷摸着往自己身边挪,吓得赶紧溜儿,“今晚有鱼,快点,凉了就不好吃了。”

    “哟~忘了我的酒。”关有寿非常有眼力劲儿,不等媳妇伸手,来个乾坤大挪移,再钻入地下室。

    关平安见机小手摸了摸她娘的“纤纤玉手”,瞅瞅这赶紧得嘞;她的小下巴更是连连往地下室通道口撇着。

    去呀,去掐爹爹呀~

    居然又喝酒!

    叶秀荷失笑地给了闺女一个栗子头。

    矮油~

    她娘亲还害羞了呢。关平安赶紧紧跟小兄长离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她懂的呢。

    人生最痛哭的是啥呢?

    不能大块吃肉还是其次的,不能大碗喝酒才是最糟心。更糟心的是有这么一位她得罪不起的人当着她的面畅饮。

    说好的小棉袄呢?说好的小心肝呢?

    摔!

    关有寿瞄了瞄闺女,砸吧砸吧嘴:很好,能抵抗,非常好。

    “爹爹,你不用怀疑你闺女的毅力,绝对是杠杠的!”关平安抬起下巴,一口闷了碗里的汤。

    “娘信你,你这点就随娘。”

    关有寿差点被呛到。媳妇,我服了你!见缝插针的能力又增强。

    “娘,晚上不用磨墨汁了吧?”

    关平安朝小兄长翻了个白眼儿,“哥哥,别忘了啥是连坐。”

    这傻妹妹,笨得嘞……关天佑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你表现这么好,咱爹娘能不奖励你?”

    “是哦,从那天我下了决心开始,可真没喝酒。”她关平安说到做到,连在小葫芦里也没喝。

    “做得好不是应该的嘛?”叶秀荷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到闺女碗里,“瞅瞅,娘这就奖励你了。”

    “爹爹呢?”

    关有寿端着酒碗,伸长胳膊往自家闺女前面晃一晃,速度收回手,“不能喝,给你闻闻解解馋还是行的。”

    关平安哀怨地看着他。

    惹得他们仨哄然大笑。

    叶秀荷怪嗔地拍了他一下,“好了,娘帮你打了哈。快吃,吃了泡茶哈,咱们这次不给你爹喝。”

    “我爹巴不得呢。”都是树叶子有啥好喝的。关平安莞尔一笑,“爹爹,你说世面上咋就买不到茶叶啊?”

    “一,出口创收外汇;二,地域有关;三,地位。”关有寿想了想,“会蒙人就行,没必要精通茶艺。”

    叶秀荷失笑地瞥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吃饭。

    “目前,或者说最起码在你成人之前都用不到这一手。老太太她也心知肚明,她的目的就是想磨磨你性子。”

    那不是最该接着练习?叶秀荷无语地斜了自家男人一眼。真还没见过又想孩子学,又怕孩子累的人了。

    (你也差不多!)

    “那几本棋谱还是要多看。有空就跟你哥哥俩人打棋谱,这才是正经事。爹再看看有没有办法给你们找个师傅。”

    “好。”

    “好啥呀,这里已经学不过来。”

    闻言,关有寿笑了笑,没在俩孩子前面出言反驳妻子的意见,而是选择岔开了话题,论起琐事。

    要照他个人看来,那些茶艺绣艺什么的,学了纯属是消遣,围棋甚至比武术更要非学不可,还得学精。

    人生何尝不是如棋局。有时一步走错,步步出错,满盘皆输;而反之,一步得意,则步步为营。

    也就是他家的条件达不到,否则以他一对儿女的悟性,五岁就该开始学,八岁就能从中悟出些道理。

    可这些想法跟他媳妇说有啥用?她只要高兴就行,说多了又得胡思乱想。未来?孩子们的路还长着呢,不急。

    “对,账目还是按照老规矩来走。”

    叶秀荷露出笑容,笑道,“这就好,我就怕你去学了啥立马给改了,回头人家老会计心里不舒坦。”

    “他老人家不是这号人,别瞎想。”关有寿喝完碗里最后口酒,接着说道,“我如今还是一直去请教他,放心吧。”

    他关有寿岂能蠢到张牙舞爪的自以为是?这傻媳妇,你以为你男人得了百分之九十的票数是假的?

    这是人格魅力懂不?

    叶秀荷表示不懂。这不,“你说那些不投你票的都是谁啊?咋就弄不记名投票呢?好坏都分不清。”

    关有寿顿时笑出声,“咋地?不投你男人,你去弄死他?”

    “瞎咧咧啥呀。”叶秀荷一边替俩孩子夹菜,一边怪嗔地斜了他一眼笑道,“我老觉得老院那头都没投你一票。”

    关平安兄妹俩人相视一眼,顿时乐出声。

    “娘,你猜对了。”

    “娘,你真厉害。”

    “她们还有脸跟我邀功呢,我都不稀得说。”

    关有寿失笑地摇摇头,“各过各的就行。他们要胡说八道啥,你就怼她。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你男人给你出气。”

    “还有我。”

    “还有我,我来。”

    关有寿无语问天。不是他不孝,而是他出手还算轻的,真的,绝逼没诳人。他哥们马振中可以作证!

    “老三!……”

    幻觉,一定是幻觉,他关有寿算没说实话可以不?

    “老三,快开门。”

    “我去,我马大爷来了。”

    关平安见小兄长已经跳下炕,默了一下,默默地收回腿。果然是她嫡亲哥哥,适合练她老关家的心法。

    “哟,这副大队长还真来了啊?”

    “爹爹,你别喊这个号,我马大爷会跟你拼命的。”

    “就是,我姐都说他要哭死了。每天起得最早,下工又最晚,时不时还得挨骂。说是比队里的牛还命苦。”

    关有寿顿时笑喷。世上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没有最霉只有更霉……这就是他哥们马振中的写照。

    赵传元算啥倒霉?

    眼前这人才是!

    让你不听话!

    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