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625章郑彩的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姓赵?郑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在郑彩认识的人之中,姓赵的并不多,在杭州好像没有姓赵的熟人。

    此时,郑彩心烦意乱,哪有心思见客,正要回绝,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赵铭姓赵,东海镇都他妈的姓赵,莫非是东海镇的人找上门来。

    郑彩内心一时间陷入矛盾,现在外面正在捉拿东海镇的人,方国安和锦衣卫镇抚使高欢,封闭全城搜索,他既怕胡为宗落入锦衣卫手中,同时也担心,现在接见东海镇的人,给他带来麻烦。

    郑彩与东海镇的联系,十分隐秘,他没有留下任何书信和把柄。

    若是几天前,听说东海镇的人到来,他会见上一面,可是现在,东海镇行事不密,陈子翊谋反一案,已经牵扯进去不少人,看来谋夺杭州的事情,多半不会成功,他便有些犹豫起来。

    这个时候,锦衣卫盯得那么死,他还有没有必要见东海镇的人。

    经过短暂的思量之后,郑彩两面派的心思又占据了上风,当即沉声说道:“不见,让他们快点离开”

    门人闻语,领命而去,郑彩却依旧站在屋檐下,心乱如麻。

    不多时,门人复来,禀报道:“将军,那赵先生不愿意离开,站在门前不走,说将军不见,就一直在府门前等候。”

    郑彩闻语色变,锦衣卫正在全城搜捕,东海镇的人站在他府门外,这不是告诉锦衣卫,他与东海镇勾结么?

    “这些人真是疯狗一般自己被抓,还要连累本将”郑彩大骂一句,最后只能妥协,“快把姓赵的大爷给请进来,别让人现了。”

    府邸书房内,胡为宗的身影,出现在郑彩眼前。

    “郑伯爷,在下有礼了”胡为宗走进来,拱手一礼,朗声说道。

    郑彩坐在主位,将随身宝刀放在桌上,手摸着刀身,嘴角抽搐道:“你们东海镇的人,还真是有种。胡宗主,你不晓得满城都在抓你,你还不设法出城,跑到某这里来做什么?”

    胡为宗笑着在座椅上坐下,“自是商议大事”

    郑彩声调陡然提高,又气又急道:“陈子翊自杀,钱肃范跑路,钱肃乐被下狱,你们的计划已经暴露,人员被锦衣卫清理大半,都自身难保了,还商议大事?本将把丑话说在前头,这种情况,你们休想拿本将当枪使,我绝对不会起兵送死。”

    说完郑彩握紧刀身,“另外,本将提醒胡宗主,外面都是我的心腹,你也别想着告本将,本将与你都是口头商议,大可拿了你,交给锦衣卫。届时你说什么,本将都一口咬定你是陷害本将。”

    胡为宗笑道:“伯爷,锦衣卫就算拿住在下,在下也不会供出伯爷。”

    陈子翊一案爆后,浙江影藏的浙系势力遭受重创,原本计划在外围起兵的人和将领,不是被方国安镇压,被锦衣卫锁拿,就是跑路。

    这个时候,郑彩作为城中内应,起兵就是死路一条。

    他见胡为宗来见,以为胡为宗是想要挟他,让他起兵,那他绝对不会答应。

    听了胡为宗的话,郑彩脸上神情缓和了一些,语重心长说道:“胡宗主,现今事不可为,你们还是赶快逃命吧”

    胡为宗不以为然,淡定道:“为何要逃,东海兵不日就将夺取杭州,要逃的是方国安和高欢。”

    郑彩闻语,微微一愣,胡为宗继续道:“何腾蛟所做所为,伯爷应该清楚。狡兔死走狗烹,朝廷现在对付的是储君,还有浙系,等处理完浙系,就该收拾别人。方国安愚蠢,伯爷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该站哪一边,才符合自己的利益。”

    郑彩眉头紧皱,没有接茬,却反问道:“胡宗主说,东海兵不日就将夺取杭州,是怎么回事?”

    胡为宗神情严肃起来,“这本是机密,不过却可以对伯爷说一说”

    胡为宗顿了顿,“大明生这么大的事情,我东海镇岂会坐视不理。今日朝廷有何腾蛟等奸臣弄权,杀了浙系诸多功臣,一旦浙系覆灭,下一个就是我东海镇。伯爷以为此种情况下,国公还能继续南征?”

    “莫非赵国公已经回师?”郑彩惊道。

    胡为宗颔,“不错,兵马已经到了舟山,所以钱肃范等人失败,并不影响大局。这次国公南征大胜,获得钱粮无数,拿下浙江,辅助储君靖难都没有问题。”

    虽说江北一战后,赵铭沉寂许久,不再出风头,也不再参与大明内部事务,而是率领军队南征,但赵铭不在江浙,江浙却不会忘记赵铭的威名,始终流传着赵铭的故事。

    在十年的抗清战争中,赵铭能战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方国安之流怎么能与赵大帅相争。

    郑彩听说赵铭到了舟山,不禁站立起来,内心迅盘算,如此赵铭之兵到了舟山,那他与赵铭里应外合,拿下杭州,并非没有可能。

    东海镇实力强大,有赵铭归来,统一浙系,起靖难,推翻隆武朝廷,拥立朱以海为帝,那他便是靖难功臣,混个国公没有问题。

    胡为宗见郑彩动摇,于是笑道:“实不相瞒,浙江乃浙系起家之所,杭州城中,我们的人不在少数。伯爷若是不能下定决心,不要这份功劳,其他人也会参与”

    郑彩沉默片刻,咬牙道:“好,胡宗主要我怎么做”

    胡为宗露出微笑:“约定信号,届时国公自海上偷袭,伯爷自城中响应,理应外合之下,夺取浙江。事成之后,东海镇赠予伯爷二十万两,作为军费,再拨一批粮食,犒劳伯爷手下将士”

    郑彩闻语道:“除此之外,本将要取代方国安之位,坐镇浙江。”

    胡为宗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还是道:“此事我做不得主,需告知国公”

    要是胡为宗直接答应,郑彩反到心存疑虑,他知道东海镇拿下杭州,怎可能将杭州让给他,但是坐地起价,就地还钱,他先提出这个要求,后面才好讨价还价。

    “好”郑彩沉声道:“不过,本将不把守城门,无法送胡宗主出城,传递消息,还得靠你们自己。”

    胡为宗微笑拱手:“不劳费心,在下说过,城中到处都是我们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