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502章 最后问一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莫颜石化。怀疑自己幻听。

    抬起的脚没有再落下,张开的嘴巴没有声音发出。现场尴尬定格。

    莫颜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她的表情表露了一切。

    文豪别无他法,只好自己尴尬地笑两声:“当我没说。”

    莫颜咧咧嘴,清清嗓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又被你父母催婚了?”

    “算是吧。这种日子也够长了。长痛不如短痛。莫颜,我们去旅游吧?”文豪若有所思,将目光从莫颜身上移开,漫无目的看向远处。

    “好,你提前告诉我详细的日期。”

    口里答应着“好”的莫颜,其实心里并不确定。不过,既然是她自己亲口答应的同游,理当履行诺言。

    得了莫颜首肯的文豪转身就要走。

    “不一起吃饭吗?”

    “不了,有事我先走了……大概一两天后就会定下具体的行程吧。去一座海岛。所以,有空的时间收拾一下夏天度假的衣服应该是没错的。”

    从来没有哪一次,文豪像这次这样离开得干脆利落。

    望着文豪离去的背影,莫颜心生一丝慌乱。总觉得今天的文豪有些不对劲,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劲。

    仔细再想,文豪向来很忙,也许他的确有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做,只能这样跟她打个照面。也许他只是恰巧在学校里开会,顺便见她一面吧!

    这样想了之后,莫颜觉得心安很多。

    至于单独跟文豪去一座海岛度假,莫颜倒是没有心理负担的。

    她单身,文豪也单身,且他俩又没有暧昧的火花。所谓一起度假,不过是她陪文豪了却一桩心事而已。

    如是她与王承佑有重修旧好的可能,她倒是需要避一下嫌。

    既然她几次三番向王承佑要解释,王承佑均充耳不闻,她只好在单身的路上再狂奔一阵!

    总而言之,一位新时代的经济独立的单身女子,是有权分配自己的时间的。

    --

    告别莫颜,文豪马不停蹄驱车回故乡的城。

    胃里,是很久不曾体会过的饥饿感。轻微的饥饿感,反而让人更清醒。

    文豪一边开车,一边追忆。

    从有记忆的幼年起,他就被人称颂是一个“大方”的孩子。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也以为自己很“大方”,直到有一天,他意识到,所谓的“大方”,只是因为不在意。对于他在意的东西,他向来是宁肯玉碎,不肯拱手让人。

    电视里那些被执念折磨的人,发疯一般喊出的“我得不到的,谁都别想得到”,同样是他的心声。

    只是,他不像他们那样,表现得歇斯底里。

    一来一回,耗时六个小时余,跟莫颜说的话,没超过六句。

    此等疯狂举动,令文豪心驰神往、暗中得意。

    这恐怕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一件跟青春有关的傻事了吧。

    还没有下高速,接到爸爸老汤总和小妈邀请他去吃饭的电话,被他婉拒了。

    长驱直入,一口气开到自己的房子所在的小区停车库。停好车,乘电梯上楼。这套房,当年莫颜在他公司实习的时候,他还曾带她来过。冰箱冷藏室里,还放着之前莫颜吃剩一半的哈根达斯。

    掐指一算,四年半如白驹过隙。

    哈根达斯的纸盒干爽洁净,如新的一般,只是内里的冰淇淋,已经严重脱水,变得干硬而崩裂。

    文豪从不碰触它。拿出来舔一舔的做派,太变1态。本着难以解释的原因,他只是没有扔掉它。让它静静地、独占一层,呆在冰箱冷冻室的一个角落里。

    回到家,文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秘书打电话。请秘书用最快的时间制作一份小岛度假安排。

    “就大溪地吧。1个小时内给到我。”

    冲过一个澡,洗去一身的疲倦。从冰箱里拿出托阿姨买的新鲜色拉,想着一两天后就会成行的大溪地之旅,文豪变得亢奋。

    他打开音响,放上次自己最喜欢的音乐,手里握着他最钟意的红酒,斜靠在沙发上。

    红酒清冽中透着醇正。

    文豪调整一下躺姿,舒适地眯着眼睛想心事。

    三两天的旅游,意义何在?

    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又近在眼前。

    大方与否的评论,重现脑海。

    他之所以不辞辛苦驱车6小时见一眼莫颜,就是为了再最后问一次他们恋爱结婚的可能性。只有被明确地拒绝,他才有名正言顺地……

    阳光充沛的热带小岛。

    蓝天碧海。

    海水湛蓝。

    美丽的热带鱼,肉眼可见。

    渴盼已久的度假终于到来了。

    为了这家私密性极好的酒店,他们甚至换了目的地,来到一个不知名小岛而非大溪地。酒店本就建立在浅滩,又将海水引入室内,将室内室外的界限打乱,造成屋内有海,海中有私密庭院。

    对莫颜来说,这种体验很梦幻。

    对文豪来说,这种布局正和他心意。

    这样一个将保护隐私视作最高原则的环境里,最适合来一瓶有年头的酒。不拘红白葡萄酒、各色洋酒或国酿。

    一瓶醒了半小时的红酒被文豪选中,从冰桶里拎出,倒进一个高脚水晶玻璃杯里。酒红色激荡,很快平静下来。晃了晃,嗅了嗅,沉醉的酒香立刻在鼻尖弥散开来。

    回眸望望身后着泳衣坐在火烈鸟游泳圈上的莫颜,文豪自感酒不醉人人自醉。

    端着两杯犹如红宝石般的美好,文豪朝火烈鸟走去。

    海水没过脚踝,迷路的小鱼在脚旁边嬉戏。

    趟到及膝高,文豪来到莫颜身旁。

    莫颜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许是烈阳蒸发了体内太多的水份,她喉间微感干涸。

    文豪耳边响起轻微的吞咽声。咕嘟。咕嘟。酒水顺着喉咙流下,脖子优美的曲线轻微颤动。

    视线顺着脖子悄悄向下。

    那里的曲线起伏不大。巧了,这两年,他越发珍爱生涩、含蓄的美了。

    莫颜将喝光的酒杯递给他,他转身朝岸上走。

    海水哗哗。只见温柔,不见力量。

    文豪将手中的空杯子放在茶几上,转身,胳膊支着桌子,看水中的莫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