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155章 温辞残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让开!”谢潋墨黑了脸。

    刘胖子耸耸肩,从上面跳了下来。

    谢潋墨看到了那剑柄时,整个人震了下,而后道:“这剑不能拔!”

    “为什么?”

    刘胖子和蛟龙的嘶吼声同时响起。

    “方才可是和这大龙说好了,拔了剑,就放你们出去。你难道不想出去了?”刘胖子不解道。

    “谢师兄,怎么回事?”叶一舟问道。

    “这灵剑是我族中前辈温辞剑君的不辞剑。”

    众修心头大震,纷纷交头接耳,互相询问,很快就得知了温辞剑君是苍剑派百年前失踪的一位高阶前辈。

    “苍剑派温辞前辈的灵剑怎会出现在这里?”

    “这蛟龙之前不是说是遇到了邪修才将它困在这里?”

    “果然妖兽就是妖兽,没一句真话。”

    修士们开始争论要如何处置这只蛟龙。

    “蛟龙所说未必全假。”

    程昭昭道:“它困在此地百年不假,只是为何被困,被何人所困?这些恐怕它没有说真话。”

    刘胖子嚷开了,道:“大龙,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好心要救你出去,你却连最基本的坦诚相待都做不到。”

    “咯咯。”千里白了刘胖一眼,觉得他又在说废话了。

    “那个女人!”蛟龙喘着粗气:“百年前那个女人被追杀来了这处洞府,吾跟着她…她就以为吾和追杀之人是一伙的,将吾困在此处。”

    “你说的女人是温辞剑君?”谢潋墨问道。

    “吾不知她叫什么,这柄灵剑就是她的。她在这里开凿了洞府,将吾困在此处。”

    “那么她现在人呢?”

    蛟龙说着大笑起来:“她困着我,自然也不会好过。她就在这!”

    刘胖子当下抱拳,连忙向四周拱手:“前辈啊,方才是晚辈无礼了,还望前辈千万莫怪,放我们出去吧。”

    众修环顾四周,却是没有发现什么前辈的踪迹。

    刘胖子小心的抬头,而后瞪着蛟龙:“她在哪啊?你又骗我们。”

    “在那!”

    程昭昭让千里飞了过去,千里拍打着翅膀,飞到了刚才高台所处的位置。

    在这之前,程昭昭就让千里在洞府各处寻找出口,岁姜能让那些魔物进来,这洞府就定然还有隐藏的出口。

    只不过出口没有发现,却发现了这处古怪。

    千里用爪子一下子按了下石壁上一个小小的圆珠。

    那处有一道很小的幻境,若非千里的眼睛能看透,恐怕他们要发现要再耗上许久。

    圆珠一转,方才倒塌的高台碎石突然间全部都升了起来,合在一处,重新凝聚成了一座高台。

    而高台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女修。

    但见其闭目盘腿而坐。

    她的脸上有一层模糊的光晕,使得他们这些修士都无法看清她的样貌。

    “温辞前辈,原来你一直在这里?”刘胖子忙向她恭敬的行了一礼。

    “你是何人?”

    这温辞剑君迟缓而又有些空灵的声音传来:“你认得本君?”

    “没错没错,前辈…”

    谢潋墨打断刘胖子的声音,道:“温辞前辈,晚辈谢潋墨,谢家第十九代子侄。”

    “谢…谢家…”

    温辞剑君的声音突然激动起来:“你真是谢家晚辈?”

    “千真万确,谢家一日未曾忘记前辈,寻了前辈百年。”

    “百年…这么久了吗?”温辞突然一阵扭曲。

    程昭昭大惊,这难不成也是幻象?

    谢潋墨更是激动:“前辈,你!”

    “不必慌张,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本君的一抹残魂罢了。”

    残魂,也就是说这温辞剑君已然身陨。

    “前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辞道:“往事不必重提,就眼下本君以魂力赋予灵剑之上,不过是为了困住这条蛟龙。既是百年已过,它也已为自己的过错受到了惩罚,你们大可放了它。”

    蛟龙显然有些不敢置信:“你,你当真愿意放了吾!”

    “百年前,你与段狗贼为伍,本君将你困在此处,便是不想再让你为他助纣为虐。”

    “哼,吾亦和你说过,吾没有助纣为虐。”

    “你这恶蛟,如此冥顽不灵,还想再困百年。”

    蛟龙嘶吼,似哭似笑:“你的魂力已维持不了多久,待你消亡,吾自能离开此地。”

    “那本君也能让族中小辈,将你斩杀于此。”

    蛟龙似害怕了,突然沉默。

    一人一蛟的对话,听得众修云里雾里。

    所幸温辞的残魂很快就解释了:

    百年前,温辞剑君寻找一位好友下落,却在距离此处不远的地方见到了一个姓段的修士,当年他便是与温辞剑君好友最后外出游历之人。

    温辞剑君怀疑好友的失踪就是与他有关,那姓段的修士没有否认,更是告知她的好友已死。

    温辞剑君当下要杀了他为好友报仇,却不想他早有埋伏,将她击伤,又让这条蛟龙追踪她的下落。

    温辞剑君躲进了这处秘境,却还是被这蛟龙发现了踪迹,于是用最后的力气将这条蛟龙困在此处。

    却不想,她的伤势过重,没多久就在此处洞府陨落。

    蛟龙听了喘着粗气,显然很气愤,却始终一言未发。

    谢潋墨沉声道:“前辈,让晚辈杀了这只恶蛟,为您报仇!”

    却不想温辞拒绝道:“不必,本君方才说了,百年困在此地,已是对他的惩戒。”

    “那不知姓段的修士到底是谁?”谢潋墨道。

    温辞还是没有说,道:“百年时间,以他的修为,恐怕早已突破元婴后期。告诉你等,又有何用?”

    “前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与本君不过是同族之谊,能在此地见到谢家晚辈,本君已是心满意足。不必让尔等小辈卷入其中。”

    “前辈!”谢潋墨显然不肯罢休。

    “不必多言。只是往后记得,切莫与遂阳派修士往来,他们统统是一些道貌岸然之辈!”

    此言一出,在场的许多修士纷纷交头接耳。

    刘胖子对程昭昭小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也不能一棍子打死一群人,南境和东岭现在闹得这么僵,都是因为像她这样的前辈……”

    “前辈,那这些邪修又是怎么回事?”顾岐宁问道。

    “一些邪佞之辈,趁着本君残魂沉寂,在此处与这恶蛟做了些交易。却不知此地的祭炼血池早已被本君清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