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五百九十七章 暗中较量【求月票支持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身藏飞雪之中的白翼雪魂顿时瞳孔紧缩,没想到四色杀魂齐出,竟是不敌一招。

    “这个小女娃竟已达到如此地步”

    白翼雪魂心中震撼,他对禁城遗玉的了解还止于当初被擒拿幽界期间。

    即便明白对方这些日子必有进步,但却从未料到已是达到如此程度。

    想到此处,白翼雪魂满心凝重。

    但禁城遗玉可不会给他考虑的时间。

    “小小飞雪焉能遮掩我的双眼。”

    禁城遗玉霸气一喝,周身龙气蹿升,磅礴之威一瞬将飞雪之境崩毁,“神龙吐珠耀苍生”

    一刹那,剑过留痕。

    白翼雪魂手中古灯残照摔落在地,双手紧紧捂着脖颈,却已难以挽回。

    鲜红之血浸染满地白霜,留下人世最后一抹凄艳。

    在白翼雪魂身陨之际,占据无限肉身的魔始分魂同有感应。

    此刻,他已离开云海仙门,向着古微生莲之地而去。

    “那个人果然是袁无极,他早已看破我的身份,所以才会与劫红颜在我面前做出那般亲昵姿态,想以此激怒我。”

    魔始低声自语,目露冷芒,“或许他正是凭借我看到他与劫红颜暧昧所展现出的异样才确认了我的身份,好一个袁无极,为了找出我的行踪果然无所不用其极。”

    “好在我留了一手,没有直接去幽界,不然必会陷入你的算计。”

    魔始已经感受到了白翼雪魂身死前后的画面,但他相信,在幽界埋伏的,绝不止一个禁城遗玉这么简单。

    “既然已经暴露,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魔始眼中冷光一闪,他相信,事情到了如此地步,无限这个身份用不长久了。

    说着,魔始已展开极,飞快赶往古微生莲。

    与血闇之力有着紧密联系的寰宇之眼,已经感受到了血闇之力的躁动。

    这代表着,古微生莲即将破碎,被困的一页书、斩天骄、非常君将在此重现江湖。

    而在倚情天赶往幽界中途,却遇一道头戴兜帽,白苍苍,形如枯骨的阴森老者拦路。

    诡谲气息另倚情天很不喜欢,眉头顿时皱起。

    “剑凤倚情天”

    嘶哑刺耳的声音好似两片生锈的铁片在摩擦。

    令倚情天有一种一剑了结对方的想法。

    “有事说事,无事离开,若想动手,那吾便送你一程。”

    对于毫无好感之人,倚情天懒得废话,直接说道。

    “剑凤对要帮助你的人就是如此态度吗?”

    被魔始从通天道解放的外聚七修之一白骨老人阴森一笑。

    “嗯?”

    听得此话,倚情天眼睛微眯。

    “我能告诉你君时雨的父母是谁以及他们的位置,你想听吗?”

    白骨老人缓缓抬起头,枯骨脸颊上深陷的眼窝浮现一缕幽暗之芒。

    “你究竟是谁?又是听候谁的命令?”

    倚情天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袁无极,怀疑眼前之人是对方的手下,第二个怀疑的则是自己的好岳父魔始。

    知悉内中详情的,并且活着的人中目前也仅有这两人。

    “我是谁不重要,我听候谁的命令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而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

    白骨老人嘴巴一咧,看起来狰狞可怖。

    不过对倚情天来说,直接无视,但对方话中之语却是让倚情天心动,“你想要吾做什么?”

    想到这里,倚情天直接问道。

    “嘿嘿……”

    白骨老人好似早有预料,怪笑一声,道:“何必如此重利,我只是看你苦苦追寻却毫无所获,想要做一件好事罢了。”

    “做好事?呵……”

    倚情天眉头一挑,他才不会相信对方是源于这个目的,他本以为对方会是让他去针对袁无极或魔始其中之一,如此他就能确认背后之人是谁,但现在,对方竟是没有提出要求,让他无从判断。

    “不错,我是不是一个好人呢……哈哈哈……”

    白骨老人邪笑一声,怎么看都与话中的好人形成鲜明对比。

    “既然如此,那就直言吧”

    倚情天眼睛一眯,决心已定,不管话中真假,他都不损失什么。

    “你要找的人其实你早已见过,云海仙门娲皇仙统之主劫红颜便是君时雨的亲生母亲,她曾经的名字是羽衣狐与花宵朝雾;而当今天下,除了袁无极掌握血元造生之法外,你还可寻找魔始亦或阎罗鬼狱女帝不入轮回魙天下。”

    话甫落,伴随一阵阴声诡笑,白骨老人已是消失在迷雾之中,外界只剩一道余音,“记得感谢我吧”

    “劫红颜花宵朝雾”

    倚情天喃喃一声,忽然想到,现如今云海仙门昏迷的少女不就叫花宵朝雾吗?

    “难道?”

    倚情天先是脸色一变,随即目露欣喜,折返而回。

    ……

    “袁无极想要继续利用倚情天这柄剑,但吾却偏偏不让你如愿。”

    “吾的女儿自己想救便救,还轮不到你袁无极插手。”

    此刻,西煌佛界线附近的仙踪无名感应到了白骨老人的信息,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如果是以前,魔始乐得有人去费力救君时雨,但现在不行,或者说袁无极不行。

    因为他才是君时雨的父亲,袁无极现在这种做法,不止是在抢自己的老婆,还准备给自己的女儿当父亲。

    魔始岂能容忍这种事情生。

    他并没有让白骨老人透露出独孤败天便是袁无极的事情,毕竟这是他的耻辱。

    如果说出去,岂不所有人都知道他魔始竟然被带了一顶健康色的大帽子。

    而且,他相信袁无极也不会将此事轻易透露。

    不然在正道就无立足之地。

    “还有八岐邪神……”

    想到当初八岐邪神的算计,致使自己的儿子差点被邪种取代,魔始同样心有怒意。

    因为,这是身为男人的耻辱。

    每个人都想对他的老婆动手动脚,魔始岂能不怒。

    不过当前他要对付的只有袁无极,只能压下怒火。

    因为,或许不久的将来他还需要借助八部众的力量来完成许多事情。

    ……

    此时,云海仙门之内,芙蓉铸客终于回归。

    云徽子神色复杂的看着芙蓉铸客,不知此事该不该与芙蓉铸客说。

    不过芙蓉铸客可没有察觉云徽子的为难,一脸欣喜的问道:“义母是否已经安全归来?”

    “这……”

    云徽子稍一迟疑,微微点头,“是”

    “义母在哪里,我要见她”

    芙蓉铸客此刻心中充满欣喜与甜蜜,心中暗道:“看来他这次没有骗我,义母确实已经回到仙门,就先原谅你一次,下一次见面,嘿嘿……”

    “呃……这……”云徽子支吾一阵,突然问道:“巧天工,你又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我找到了袁无极,是他告诉我的,怎么?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芙蓉铸客似是察觉了异常,一脸狐疑的看着云徽子。

    云徽子可不怎么擅长撒谎。

    不过听到袁无极的名字却是微微皱起眉头,心下暗忖:“是他?他竟然会告诉芙蓉铸客祖奶奶的下落,这又是怎么回事?”

    按照云徽子猜测,当初祖奶奶身边的少年如果是袁无极,他应该不敢将此事告诉巧天工才对,更何况是让两人碰面,不然祖奶奶恢复记忆,岂不乱套。

    除非他与祖奶奶之间并没有生什么,或者是他猜错了。

    “难道那个少年并非袁无极?但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

    就在云徽子疑惑之际,仙门深处突然传出一道尖锐的怒吼声。

    “袁无极”

    咬牙切齿的三字,充斥着数不尽的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