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三章 话说苗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轮到萧遥抽时,他走上前笑道:“三分天下抽其一,我觉得我要是能抽到自己的,那就幸运了。”

    说完,也转过身,从背后随手抽出一个纸卷。

    展开笑了,展示给大家看。

    “吹一曲《凤求凰》,果然,我的运气不错,抽到了自己写的题目。”

    萧遥这是今儿唯一一个,抽到自己题的人,其他的人只能在听他吹奏一曲后,通通自罚三杯,对他的运气羡慕嫉妒。

    虽然每次罚酒,娇娇和明珠都是用小杯,可这十多杯酒下来,顾芳华的小脸,也红得好似天边朝霞。

    她有点微醺的走上前,娇憨一笑道:“该我了?舅公,燕长信,你们出的什么题,可不要太难哦。”

    老勤国公等自己的题目,都快等急了,笑道:“明珠丫头,这就要看你的运气了。我的题目,相当无敌难!”

    顾芳华娇嗔横了老勤国公一眼,嗔道:“舅公,要是你害我被罚酒,我就回去告诉外祖母,说你为老不尊。我还要告诉祖父,让他找你谈谈。”

    要知道,老勤国公天不怕地不怕,只怕老太傅。

    他一听见那个死倔的老头,想到他又臭又硬的性子就牙疼。

    小声嘟囔道:“那你就抽长信的,别抽我的。”

    也许,是老勤国公的祈祷,被老天听到。也许,是顾芳华的运气也不错,顾芳华面临二选一,抽到的是燕长信的题。

    题目要求她将一块四四方方的糕点,用三刀分成均匀的八块。

    大家看着盘子里的糕点,都在心里比划,可比划来比划去,大部分人都没有底。

    怎么用三刀分成八块?

    顾芳华也试着用手比划了一下,三刀最多只能分成六块,八块实在没有办法。越想头越晕,浑浑噩噩求助似的看向萧遥。

    这下意识的求助眼神,让一直关注顾芳华的燕容凌看得清清楚楚。

    燕少洵和叶十三也注意到了,只是燕少洵心中酸并痛快着,而叶十三自惭形秽,连嫉妒的念头都不敢有。

    萧遥显然已经想到答案,伸出手在中间横着一刀。

    这让顾芳华如梦初醒,对啊!正面划两刀,均匀分成四份,还可以拦腰中间横一刀,岂不就是三刀八块?

    顾芳华愉快的分好后,燕长信笑道:“明珠,算你赢了,我自罚三杯。”

    最后,就只剩老勤国公的题目,留给一脸苦笑的燕容凌。实在是猜不到,这老顽童会出什么样刁钻的题目。

    燕容凌拿开笔洗上的帕子,将最后一个纸卷展开。

    哭笑不得念道:“要求抽到之人,学三声狗叫,并学一下狗的样子。老国公,你这也太难了吧?”

    “这有什么难的?看我的!汪!汪!汪!”

    老勤国公利落学了三声狗叫,并且双手抬到胸前,做了一个狗热得吐舌头的姿势,让人大开眼界。

    顾芳华笑得直不起腰,舅公这题搞笑,偏偏你还不能说他犯规,因为他做到了。

    燕容凌没有办法,迅速衡量一下后,不愿意替其他人做事,那就完成题目。他大方学了三声狗叫,并且学老勤国公的样子,做了哈巴狗的动作。

    老勤国公看得津津有味,颇为洋洋自得,哪怕自罚三杯也是兴致高扬。

    大家这样一玩闹,正厅里的年夜饭已经摆好了。

    一行人又一起走过去,热热闹闹的用起年夜饭。先要敬天、敬地、敬死伤的将士,再遥敬洪正帝万寿无疆,钟太后千秋未央。

    又是几杯酒下肚,顾芳华的酒量已经到达极限。没吃几口菜,就一头趴在桌子上醉了。

    还好总督府里什么都是预备好的,老勤国公拦腰抱起顾芳华,将他送回房间休息。其他的人当然还要进行拼酒,最后一个个被抬离正厅。

    唯二,剩下的居然是老勤国公和萧遥。

    “你小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想不到酒量这样好?怎么练出来的?”

    萧遥俊脸微红,一手摩挲着酒杯,笑道:“老国公谬赞了,只是以前游历时,曾被苗疆的五毒酒灌醉过。从此酒量大涨,难得醉酒。”

    老勤国公有点好奇,笑道:“听说苗疆那边,有种极品好酒叫猴儿烧,乃是酒中圣品,你可饮过?”

    萧遥的俊脸,露出一种难以言述的神态。

    半迟疑,半斟酌道:“老国公,这猴儿烧是有,不过酿造过程十分罕见。我是没有饮过,但亲眼所见过。”

    老勤国公是好酒之人,听说绝世好酒,哪里忍得住,追根究底道:“说来听听。”

    萧遥只能默默平复了一下内心,不怎么甘愿回答道:“老国公,这猴儿烧的酒不稀罕,用的是苗疆当地的五谷杂粮酿造。稀罕的是里面泡酒的材料,嗯,选用的是刚生下来的金丝猴幼崽,还有苗疆特有的沉香草。”

    老勤国公略微皱眉,疑惑道:“刚生下的小猴子?活的还是死的?”

    萧遥坦率道:“活的。”

    这下老勤国公也觉得有点恶心,连饮三大杯才将心里翻腾的气息压下去。

    “萧遥,还好你告诉我。否则等我喝了,才知道那真要恶心死了。泡活蛇这我能接受,泡活猴子还真不好接受。这谁他奶奶的说好喝?知道有这么恶心吗?”

    萧遥替他夹了一筷菜,笑着道:“苗疆地域偏僻,那里的人还崇拜原始图腾,所以行事难免比较直接,有些甚至比较愚昧。”

    老勤国公点头道:“嗯,所以他们最简单,当你是朋友就会掏心掏肺,当你是敌人就会至死方休。”

    萧遥笑道:“想不到老国公,对苗疆也有研究?”

    “这谈不上研究。只是我们为将之人,大周每一寸疆土,都有可能是我们的战场,必须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老勤国公也喝得差不多了,本就是话多之人,这下更成了话痨。

    萧遥乖眯眯坐在旁边,时不时附和一下。不过你要是细看,就会发现萧遥的眼神,已经完全放松,处于半休眠状态。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说着,直到两人都困了,这才各自回房。

    山海关的年,活得温馨而平淡,而京城的年,则要更热闹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