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576章 卑微的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电话一挂,时留山的脸色又是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成思彤目光闪了闪,把儿子时鑫放到他怀里,娇笑道:“好了,好了,有什么可生气,咱们瑜瑜也不差呀。”

    “你再看看咱们儿子,一看就是聪明有出息,老了后就是咱们儿子养我们了喽。”

    还真没有想到小贱种竟然有那等本事!一个考试连省里都惊动了!

    当真自寻死路!

    废物一样活着不好吗?

    至少还能活命。

    非得让自己变这么优秀,这不是找死吗?

    许听雨所生的贱种,要么给她卑微的活着,要么……卑微的死去吧!

    成思彤自上回去学校找过时宁,便一直对时宁有深深怀疑,如今听到时宁考出来的成绩连省里都惊动,她反而没有很震惊。

    有自然是有,但只要想到时宁没有多少日子活了,成思彤随即释然,还能宽慰丈夫时留山。

    时留山搂过儿子,手指头轻地碰了碰时鑫嫩嫩的又能肉乎乎的小圆脸,心里头的躁意才一点一点压下去。

    没错,亦瑜、鑫儿都很不错,时宁……一个被他赶出家门的逆女,她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俩夫妻各有心思,倒让绷紧的气氛渐渐有了笑声,成亦瑜也加入逗弄弟弟的队伍里,唯一时可,孤零零坐在旁边显得格格不入。

    时可明知自己没有办法融入进去一起说话,但她并没有走,视线时不时从成亦瑜脸上扫过,眼里深处带着算计没有成功的不甘心。

    怎么会没有反应呢?

    不应该啊!

    时宁眼看着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有出息,成亦瑜怎么没有一点危险机呢?她就不怕时宁出人头地后,回来复仇吗?

    “瑜瑜,看见没有,这可是位能人,自己没有能力对付时宁,想借你的手去对付时宁,和她妈一个德性,瞧着无害,实则肚子里全是坏水。”

    暗里,成思彤低低说教女儿,好让女儿能看透时可的狠毒。

    “时宁那边不用有顾忌,妈妈来处理。且让她得意吧,现在有多得意,到时候就会有多惨。”

    轻轻的声音慢慢飘入成亦瑜的耳里,让原本着急的成亦瑜渐渐冷静,绷紧的脸也有了明媚的笑。

    她笑得开心,时可就不高兴了。

    心有不甘的时可一直坐着,坐到时家老太太和自己的父母从外面回来才站起来。

    成思彤在时可起身的那一刻,投来一记鄙夷的眼神。

    当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死皮赖脸到这般地步!

    也对,父母也是电话一挂,时留山的脸色又是一会儿青,一会儿白,成思彤目光闪了闪,把儿子时鑫放到他怀里,娇笑道:“好了,好了,有什么可生气,咱们瑜瑜也不差呀。”

    “你再看看咱们儿子,一看就是聪明有出息,老了后就是咱们儿子养我们了喽。”

    还真没有想到小贱种竟然有那等本事!一个考试连省里都惊动了!

    当真自寻死路!

    废物一样活着不好吗?

    至少还能活命。

    非得让自己变这么优秀,这不是找死吗?

    许听雨所生的贱种,要么给她卑微的活着,要么……卑微的死去吧!

    成思彤自上回去学校找过时宁,便一直对时宁有深深怀疑,如今听到时宁考出来的成绩连省里都惊动,她反而没有很震惊。

    有自然是有,但只要想到时宁没有多少日子活了,成思彤随即释然,还能宽慰丈夫时留山。

    时留山搂过儿子,手指头轻地碰了碰时鑫嫩嫩的又能肉乎乎的小圆脸,心里头的躁意才一点一点压下去。

    没错,亦瑜、鑫儿都很不错,时宁……一个被他赶出家门的逆女,她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呢?

    俩夫妻各有心思,倒让绷紧的气氛渐渐有了笑声,成亦瑜也加入逗弄弟弟的队伍里,唯一时可,孤零零坐在旁边显得格格不入。

    时可明知自己没有办法融入进去一起说话,但她并没有走,视线时不时从成亦瑜脸上扫过,眼里深处带着算计没有成功的不甘心。

    怎么会没有反应呢?

    不应该啊!

    时宁眼看着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有出息,成亦瑜怎么没有一点危险机呢?她就不怕时宁出人头地后,回来复仇吗?

    “瑜瑜,看见没有,这可是位能人,自己没有能力对付时宁,想借你的手去对付时宁,和她妈一个德性,瞧着无害,实则肚子里全是坏水。”

    暗里,成思彤低低说教女儿,好让女儿能看透时可的狠毒。

    “时宁那边不用有顾忌,妈妈来处理。且让她得意吧,现在有多得意,到时候就会有多惨。”

    轻轻的声音慢慢飘入成亦瑜的耳里,让原本着急的成亦瑜渐渐冷静,绷紧的脸也有了明媚的笑。

    她笑得开心,时可就不高兴了。

    心有不甘的时可一直坐着,坐到时家老太太和自己的父母从外面回来才站起来。

    成思彤在时可起身的那一刻,投来一记鄙夷的眼神。

    当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死皮赖脸到这般地步!

    也对,父母也是死皮赖脸一类,脸皮厚如城墙,教出来的儿女又能好到哪儿去呢?

    时可没有看到成思彤投来的视线,看到时家老太太骂骂咧咧走进来,肩膀缩了缩,又是一幅好像受了委屈的可怜模样。

    数次差点被算计的成亦瑜看不顺眼了,冷道:“可可姐,你要真觉得自己可怜,怎么不离开我家呢?”

    “瑜瑜,我没有……”时可怯生生的说着,头压得更低了,声音很快被时家老太太的声音盖过,整个时家又和以前一样,一天不吵架总觉少了点什么。类,脸皮厚如城墙,教出来的儿女又能好到哪儿去呢?

    时可没有看到成思彤投来的视线,看到时家老太太骂骂咧咧走进来,肩膀缩了缩,又是一幅好像受了委屈的可怜模样。

    数次差点被算计的成亦瑜看不顺眼了,冷道:“可可姐,你要真觉得自己可怜,怎么不离开我家呢?”

    “瑜瑜,我没有……”时可怯生生的说着,头压得更低了,声音很快被时家老太太的声音盖过,整个时家又和以前一样,一天不吵架总觉少了点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