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章 获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整个赛场安静下来,无数人捂着嘴,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当然,还有许多人手里还拿著作废的赌票欲哭无泪。

    本来稳赢的比赛,谁能想到,竟然会蹦出这么个怪物

    “赢了我们就这样赢了?”迪莉娅男爵夫人同样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

    第二关,是强行进行爵位晋升最难的一关,考验的是家族的底蕴和综合实力无论是兵力、人脉还是财富,都可以影响最终结果。

    莱斯特家族有什么?

    虽然说是各出一百人,人数有着限制,但是莱斯特家族动员的一百人,和吉尔特王室能动员的一百人,那质量能一样吗?

    更何况还有附魔装备、施法者、法术配置等等影响因素,莱斯特家族在这方面的底蕴,给吉尔特王室提鞋都不配。

    迪莉娅虽然抱有一丝希望,可也只能拼死一搏她连自己的长子都派出去了,不可谓不竭尽全力,但是能不能获胜,她其实心里没底。

    罗德尼爵士的脸色也有些潮红,那是过度兴奋的表情。

    对他这个岁数的人,过度兴奋其实对健康很不利,不过这时候谁还管这个?

    吃惊的不光是他们。

    巴伦莱斯特的嘴巴张得老大,口水顺着嘴角滴了下来,脸上表情比弱智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这时候没人关心他的表情,站在甬道出口处的整只队伍,表情基本上全都是这幅模样。

    在出战之前,安德爵士曾经吩咐,让其他人列阵保护好莱斯特家族的战旗,他说自己要独立作战。

    大家还以为安德爵士所谓的独立作战,是指这位安德爵士要游走八方,用游斗的方式,为他们的战阵减轻压力。

    (军事对抗的胜利条件是让对方弃权认输,或者夺走对方的战旗。两项达成其一,便可以宣布获胜)

    结果压根不是这么回事。

    什么游走作战?安德爵士一人一马,直奔对方大本营就去了,正面踏阵冲锋,完全就是没有任何花样的正面硬碰硬。

    王室禁卫组成的军阵被安德爵士一马踏平,冰龙骑士根本不是一合之敌,就连法师也没起到什么作用,从战斗开始到结束,总共不过五分钟过,对面就把白旗挑出来了。

    这最关键的一场爵位晋升考核,赢得简直让巴伦莱斯特觉得有些不真实我还啥事都没干呢,这就结束了?

    “哦哦哦,这是一场伟大的比赛,现在我宣布,莱斯特家族在军事对抗中获得胜利,成功通过爵位晋升的第二次考验下面,他们只需要完成符合身份的功绩,就可以成功晋升为子爵家族”

    “这是百年来,吉尔特王国第一个通过第二轮考验的家族,他们的名字也许不会被大家记住,但是,勇猛无伦的安德爵士、和他那柄奇怪的斧枪,以及奇妙骑马作战方式,必然在骑士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尘埃落定,这位主持人总算可以挥特长,用煽情的语句大肆赞美这场对抗。

    这是他的工作,甭管说的合不合理,能把现场气氛调动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正当主持人说的口沫横飞,兴高采烈的时候,有人推开了解说室的房门,做出赶紧结束的手势。

    吉尔特王族的脸都被扔到地上踩了,还解说个屁啊,赶紧结束才是正经,人家就算输了这一场,那也是吉尔特王族好不?你在这里嘚吧嘚没完没了,是觉得吉尔特王室还不够闹心?

    “现在,完成了一场英勇战斗的骑士们,开始缓缓退场,这是一场伟大的战斗,唯一可惜的就是结束的太快了呃,好的,我解说完毕,大家再见。”

    主持人匆匆忙忙宣布比赛结束,救护人员蜂拥而入,将受伤人员抬进甬道。

    一些施法者进入竞技场,通过耕耘术和平整术将地面的血迹翻到地下,并再次把土地压实。

    “安斯艾尔,你的眼光着实惊人,这位安德爵士简直、简直”

    说了两个简直,文登先生现自己没有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达,他只能略为尴尬的用双手挥舞了一下,表示自己的惊讶。

    “安斯艾尔,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位安德爵士如此强悍?”

    “安斯艾尔,这位安德爵士和你一路同行,你应该知根知底,他到底是不是高阶骑士?”

    “安斯艾尔,你得给我引见这位安德爵士,我们商业女神教会正缺少这样强大的骑士”这是沃金女神的主教。

    包厢里的众人七嘴八舌,向安斯艾尔提出各种问题,让安斯艾尔也有些头大,偏偏这些人都是奥托尔家族的合作伙伴,不能等闲视之。

    他的确曾经打过包票,说莱斯特家族必然获胜,但是那是建立在夜魔亲自出手的情况下。

    那位传奇剑圣如果出现在竞技场中,出其不意出手一击,摆平这点对手是小菜一碟。

    可问题是,安斯艾尔也没想到,传奇剑圣还没出现,光是安德自己就踏平了整个军阵。

    这也太夸张了,与他对安德蒂尔斯的印象完全不符。

    他对安德的认识,仅限于安德是半步高阶的中阶职业者。

    这个等级的战职者已经非常可怕,但是想正面对抗王国禁卫、二十名冰龙骑士、两名带有战术马车的中阶法师,还差得远呢。

    现在安德一马踏阵,看上去简直是大人打小孩一般取得胜利,这时候他要是说我不知道安德有这么厉害,谁会相信?

    “好了好了,各位先生,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马上联系三王子开始行动。

    格雷格殿下的威望受到沉重打击,许多人都会趁着这个机会泄这段时间积蓄的不满。我们得抓住这个机会,现在每一分钟都非常宝贵。

    至于安德爵士那里我会为大家引见,不过,安德爵士是一名专志武道的大师,在人际交往方面可能有些迟钝,还要请大家谅解。”

    安斯艾尔连忙转移话题,而且把安德的人设朝不通人情世故的武痴方面引开玩笑,自己辛苦投资,一路同行讨好,到了卡兰砣更是又送别墅又是送管家,眼看安德价值进一步上升,他吃撑了才会给别人引荐。

    人脉也是一种资源,而且是最宝贵的资源。

    “三王子杰弗里殿下到。”守在门外的仆从轻轻敲了敲包厢的房门,通报一声。

    “哈,这下人齐了。”

    吉尔特王宫,内廷。

    格雷格殿下正在召集幕僚开会,讨论如何推动吉尔特王国转入战时体制。

    可是,一个坏消息打断了他开会的兴致,让他不得不中断会议,来到小会议室专门听取汇报。

    不是二王子不知道轻重缓急,而是转入战时体制这件事本身阻力就非常大。

    如果战火烧到吉尔特王国还有可能,但现在战争还在吉尔特王国境外,事情还没到火烧眉毛的时候,想要说服长老院,同意进入战争体制谈何容易?

    本来就很麻烦的事,现在莱斯特家族居然异军突起,在军事对抗中打败了自己派出的人手,这让别人怎么看?

    吉尔特王室连一个新兴的男爵家族都对付不了?

    更别说还输了二十万金币这笔钱数目惊人,甚至影响到许多工作的进展,哪怕他是监国王子也不能忽视。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请来了什么人?我记得和莱斯特家族关系不错的文森大骑士,不是已经随父亲出征南方了吗?莱斯特家族还能请出谁来?谁会为了一个男爵家族和我作对?”

    格雷格王子出一连串问题。

    “他们根本没有请什么人你决定阻击莱斯特家族之前,难道就不调查一下他们的实力吗?”

    维特列宫廷法师推门走了进来,没好气的说。

    幸好今天认输的快,损失还不算大。

    要知道,每辆战术马车造价就过两万金币。

    而且制造周期长,成功率不高,光是解决如何在移动的马车上,安装作为能源的微型元素池,就已经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更别提其他魔法阵列的设置、嵌套、调试工作一个比一个麻烦。

    这两辆马车还没完成最后调试,不能出五环以上的法术。

    纯粹是看在格雷格王子是监国殿下的面子上,宫廷法师们才把这两辆马车借出去,表明对格雷格王子的支持。

    “维特列叔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格雷格王子惊讶的说。

    维特列是宫廷法师,全名是维特列吉尔特,按辈分来说,算是格雷格王子的叔叔,他并不是国王的亲兄弟,而是堂兄弟,并不具备继承权。

    “哼,你自己看吧,这是我从竞技场要来的留影石。”维特列把三枚留影石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房间。

    “维特列叔叔、维特列叔叔”

    “呼,麻烦放一下里面的内容,对了,去把开尔文,海博他们找来,对于武技他们更了解。”

    既然叫不住维特列法师,格雷格不得不让幕僚中的施法者负责播放,不过他心中已经有了不祥预感。

    大竞技场本来就有保存精彩竞技投影的习惯,而这场军事对抗百年一遇,自然也被记录下来。

    投影上,那位安德爵士长戟前端空气扭曲,形成一个白色漩涡,将八支长箭吸引、绞碎。

    “中阶骑士的斗气外放能把斗气顺着武器延伸四米还有如此威力,这位安德爵士在中阶骑士中也是顶尖角色。”

    一名武者评价道。

    “鲁滨逊和布朗克都是中阶骑士,可还是输了。”另一个人反驳。

    “他们可能是输在武器上,这种武器和这位安德爵士双手使用长柄武器的骑士战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实在非常克制传统的骑士长枪。”

    接下来,安德冲阵,长戟左右扫荡,将一名又一名禁卫打飞出去。

    “可怕的力量可怕的武技”不止一个人评价道。

    能打飞一个人,这长戟的重量可想而知,然而更可怕的是,被打飞出十米的禁卫们,竟然人人伤而不死,这种可怕的控制力,哪怕对于中阶职业者来说也是骇人听闻。

    “他还是一位剑术大师,拥有这样的控制力不算出奇。”宫廷剑术大师开尔文说道。

    在他看来,除了安德的力量远他想象之外,对力量的控制倒不足为奇,能够在公平决斗中,用细剑击杀海兹的剑客,本来就该有这样的控制力。

    投影中,长戟向前一挥,空气中迸出一团亮光。

    “等等,这里停一下”两名施法者同时叫停。

    “怎么了?”

    “格雷格殿下,这是致盲术啊致盲术是以光线形式投射的魔法,居然被他在半空中击中了”

    一名施法者惊讶的叫起来。

    这世界上有一种魔法是公认的只能抵挡,无法躲避的魔法,那就是射线魔法。

    射线魔法度极快,虽然不是真正的光线,但是比弓弩还要快的多,什么冰霜射线、灼热射线等等,都是此类法术。致盲术也是其中一种。

    如果这位安德爵士靠法术抗性或者斗气,强行抵抗致盲术的效果也就罢了,可在半空中击中致盲术,那怎么可能

    几位施法者一致认为,这完全属于运气。

    可是,随着投影播放下去,大家蛋疼起来。

    虚弱射线也被长戟在半空击破,这可就没话说了。

    既然这等奇迹都生了,后面什么单手按住冲锋的战马;长戟在半空中撕裂战马等等骇人听闻的表演,大家都已经完全麻木了。

    倒是那长戟挑起战马的一幕,几位中阶战职者表示并不稀奇。

    那其实是一种导力技巧,是利用战马本身的冲击力才能做到,并不是这位安德爵士真有那么大的力气。

    实际上,这和安德爵士一开始对付第一位冰龙骑士,用长戟推偏他的骑士长枪,导致这位冰龙骑士冲锋方向偏移、最终摔倒在地的技巧,都是同一种技巧。

    不过就算这样,看完了这场时间不长的投影以后,房间里还是沉默下来。

    “格雷格殿下,我不得不说,您做出一个极坏的选择。这位安德爵士虽然还不是高阶骑士,但是恐怕不会比狂风大骑士文森阁下更容易对付。”

    “而且,他还有一位老师,能调教出这样的弟子,那位夜魔先生恐怕也不是高阶刺客那么简单。”

    幕僚中年龄最长的安拓万先生开口说道。

    “那您有什么建议?”格雷格皱起了眉头。

    “您应该把这位安德爵士和莱斯特家族切割开来从情报上看,这位安德爵士并非宣誓效忠莱斯特家族的家臣,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而且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这位安德爵士,至少他没有痛下杀手,说明他对王室还心存敬畏,我们最好不要去招惹他。

    目前,我们最大的麻烦是通过这场军事对抗,暴露了二王子您的力量不足。

    我担心您的反对者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是确保那些支持我们的人不会动摇立场,同时争取原本保持中立的人继续保持中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