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七章 责任与忠诚的交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青如今要做的事情很多,而虞允文也确实称得上为对叶青帮助最大的一个人了,同样,也是最为了解叶青的一个人,虽然他不知道,叶青要如何稳定军心、提高士气,但他却是知道,拿下关山后,叶青接下来可能会采取的一些举措。

    两人虽然从相识到现在,一起共事极少,但收复北地四路时,这种培养出来的遥相默契,却是旁人难以比拟的。

    朝廷之所以担忧叶青,愿意默许金、夏两国阻击叶青,正是因为当初收复北地五路后,叶青对于北地五路的把控,完全出了一个臣子对收复失地后的影响力。

    细细数来,叶青的麾下如今文武官员可谓是已经足以组成一个小朝廷了,能文能武的虞允文、辛弃疾,能够率兵打仗的李横、武判、历仲方、田琳、赵乞儿等人,还有最初的淮南东路大军中,唯一到现在没有被叶青动的盱眙军统领许范,这些人俨然已经成了北地五路成规模的防线组成。

    而在文臣方面,叶青麾下同样是有着不少精明能干之人,远处的扬州知州兼副安抚使的萧振,以及俱是在扬州被叶青提拔的陈次山、杨怀之、刘克师,还有那被刘德秀的两个儿子,刘敏行、刘敏学兄弟二人,如今也在北地被差遣大半年多的时间。

    所以这样的文武俱全的集团占据着北地五路,让吏部连动一个七品的官员,都如同是搬动一座大山那般艰难、费力,朝廷如何能够放得下心来?

    虽说朝廷如今对于北地五路,依然是保持着可有可无的立场,但还是那句话,当年从二圣被俘起,宋廷官员以及皇室,对于金人的恐惧,已经是深入到了骨髓里了,他们从来不认为,自己能够真正的掌握着北地五路。

    始终认为,早晚有一天,金人必然是要夺回去这些疆域,而且连带着还会变本加厉的过江来报复他们,所以如果有机会向金示好、重归和平,那么宋廷就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也绝对会十分情愿的把叶青这个扫把星推出去,免得再给宋廷带来如同二圣当年那样的惨剧来。

    华夏民族的特性只会窝里横,只会对自己人下狠手,只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也如同小孩子一般,只敢跟自己家大人横,出门碰见生人立刻就怂一般,宋廷对自己人下起手来那是又狠又快,对待外人,同样也是怂的很快。

    “刘克师携刘家两兄弟最晚明日晚间就会到达马鹿,至于接下来该如何做,就看叶大人你自己如何安排了。”虞允文笑着起身,老刘头已经在外等候着一同继续追击夏人,夺取关山了。

    “太多了,一个小小的关山,竟然劳驾三个人过来,不过也罢,正好也都留在京兆府路,开春后收复河套三路。”叶青拍了下椅子扶手,站起身来目送虞允文出门,看着墨小宝、钟蚕、贾涉三人满身血迹,在兵士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叶青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而后便又很快的隐去,深深吸一口气,刚要说话,就看见墨小宝咧开“血盆大口”,露出白牙虚弱的笑道:“大人,末将幸不辱命,能带回来的都带回来了,关山一战,种花家军死近两千……。”

    “辛苦你们了”叶青走到三人跟前,想要伸手拍拍他们的肩膀以示安慰,但看着三人虚弱的样子,伸出去的手臂便僵在了空中,他真怕自己拍下去后,三人会瞬间就软倒在地上。

    下令兵士扶着三人下去休息,同样包括跟随着他们回来的种花家军,也都得到了一人最少一个兵士伺候的待遇,而叶青则是继续一头扎进房间,武判也在此时快的跑了进来。

    “大人,看来得杀一批了,要不然还真不好找到底有没有叫察罕、曹光……。”武判在叶青背后说道。

    “不用,一会儿派人带苏道过去认人就足够,苏道为了活命,他决计不会撒谎的。”叶青转身,看着武判,同为神劲军走出来,又同在皇城司任差遣,而后今日还能够一同并肩作战,不得不说,有时候缘分就是这般奇妙。

    “那么……大人接下来有何吩咐?要不您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儿再叫我。哦,对了,马鹿关如今已经完全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了,虽然有些地方因为我们攻关而受损,但也正在抢修……。”武判看着眼睛一直通红,神色疲态毕露的叶青说道。

    “军中可有伞?”叶青想了下后问道。

    “有,大人您吩咐。”武判立刻说道。

    叶青微微叹口气,而后走到房间门口站定,望着外面通明的火把,看着宋人的兵士在关营内穿梭,而后视线缓缓望向那布满星辰的夜空,沉声道:“既然你们都选择了攻关山来接应我,那就说明,你们都已经预料到后果了,也应该清楚,接下来朝廷对我们的态度了……。”

    “大人,末将没必要想那么多,末将只知道,只要大人在,我们就会相安无事,朝廷也不会、也不敢给我们乱扣帽子,凡事有大人给我们做主不是?”武判憨笑了一声,站在叶青的背后说道。

    又是一阵叹气,与远处种花家军那些受伤的兵士出来的痛苦惨叫声混在一起,叶青继续望着夜空喃喃道:“种花家军之所以悍不畏死,并非是因为我能够身先士卒、亲自杀敌,如同你们一样,是因为他们信任我,知道为何信任我吗?知道这种信任是什么吗?”

    “末将不清楚。”武判愣了愣,可以理解叶青现在复杂的心情,但也很莫名,叶青突然跟自己说这些干什么。

    “其实很简单,种花家军的将士们,信任我叶青的理由,跟你们来接应我的理由一样,就是相信我会为他们做主,就是相信我,哪怕他们战死了,我也不会亏待了他们的老婆孩子,家人父母,所以他们才会在战场上如此悍不畏死,毫无后顾之忧的与敌人死战的原因。告诉伞……不管用什么方法,在最短的时间内,一定要把崇国公赵师淳、庆王赵恺接到京兆府来。还有,告诉扬州商会,京兆府路有能够赚钱的大买卖,让他们在商会之间扩散开来。”叶青双手背后淡淡的说道。

    武判并不是很清楚叶青这般做的目的,因为他也不想去整明白这些朝堂之上,错综复杂让人头疼的事情,何况他还沉浸在种花家军为何悍不畏死的这个问题,以及叶青给出的答案上。

    当下点点头道:“末将明白,末将这就去安排。”

    看着武判再次小跑着离开去安排,叶青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种花家军今日的惨烈以及悍不畏死,一直在他心头挥之不去。

    当初他的目的,就是想要组建一个强悍的骑兵,但如今,随着这支部队给他的惊喜越来越多,他便不得不去好好思索,为何这支部队能够在自己的麾下,挥出这么强大的战力。

    什么人格魅力等等叶青觉得都是扯蛋,在他看来,能够让属下为你死心塌地,愿意为你卖命的原因,除了出于对统帅的服从之外,自然是少不了墨小宝、钟蚕等人给他们灌输的忠诚观念。

    同样,还有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是,之所以种花家军如此强悍,便是因为他们的待遇向来是所有大军中最好的,同样,他们阵亡后的抚恤也是最好的,对家人的安置也是最好的。

    这是一个看似有些势力的原因,但却是最为现实、也是最为真实的原因,一军之统帅,显然是不可能亲自上阵杀敌,更不可能冲到最前面,毕竟那不是你的职责所在。

    期望通过自己的身先士卒、奋勇杀敌,而后感化全军将士,或者是让所有的将士佩服你,而后效忠于你,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是你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完全的率领、掌控一只军队,但想要培养出一支区别于其他部队的特种部队来,时时刻刻都能够以你的意志为意志的将士来,更是难于登天。

    而当你的意志成为了这支部队所有人的意志时,那就代表着,你肩头上的压力,已经完全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几千条人命的背负了,你将要背负的是,他们的牵挂、他们的担忧、整个大局的胜败。

    人是有七情六欲、悲喜哀愁的高等动物,所以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着各种各样的牵挂与担忧,想要一个人为你而去死,那么你就必须让他相信、放心,在他死后,他的这些牵挂跟担忧,你能够保证帮他完成,能够让他了无牵挂的为你去战、哪怕是死

    所以叶青比谁都清楚,一个将领的肩上,背负的不只是一支军队的胜败,肩负的更多的是帮麾下将士解决牵挂的能力与手段。

    如同武判所说,他才不会为朝堂之上的事情费脑筋,因为他相信,叶青会为他们做主,绝不会让朝廷胡乱的给他扣帽子,定义他为乱臣贼子。

    也如同虞允文在监押朝廷派来的官员时说的一样,如何处置你,到时候由叶大人来决定,而不是我虞允文来决定。

    同样,他们在踏上了接应叶青的这一条攻关路后,就已经把身后事全部交给了叶青,而且他们也相信,叶青能够完全站在他们的立场,来为他们谋取到最好的利益。

    所以这是信任,是对叶青的信任,是对叶青忠诚的诠释,他们用自己的行动违抗朝廷的命令,而后为叶青逃出生天创造机会,叶青相应的,要为他们的忠诚,作出一个很好的回应,那就是……护犊子。

    所以叶青再次深深一口气,接下来的路,他已经不再是为他自己,为自己的妻儿活着了,而是要为整个北地五路而活了,为虞允文、李横、武判、老刘头、田琳等等所有人而活了。

    毕竟,若是自己出现了意外,这一切可能就会迅的被金、夏、宋以雷霆之势瓦解。

    (ps:状态有些下滑了,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