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_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css('fontsize',cgSize);}<script>

    由派派小说论坛下载,更多好书aiai

    严禁附件包含其他网站的广告

    卿本佳人

    作者

    1

    1、第一章

    第一卷、暗夜

    第一章、侯爵位,是祖上沿袭下来的荣光;将军功勋,是我纪家孙命里的职责。只有这暗夜令,传接的是我自己这一生的骄傲。纪南,你是我纪霆选定的下一任白虎门主。

    奇人有十,七出暗夜谷。

    暗夜谷位于夜国境内。

    相传,第一任谷主原为夜国的开国大将,因功高震主而自请辞官,创立暗夜谷之后,为夜国培育不计其数的良材。

    一百多年过去了,夜国国运昌隆。暗夜谷则超然一方,如今不止夜国的将相名士半数出师于此,武林之历任盟主掌门更是几乎都曾拜在暗夜门下。

    暗夜谷极大,谷内分为七七四十个门别,术业专攻、各有所长,每门都以上古神兽为徽记。纪南如今腰间坠着的玄铁令牌上就纹着一只须发皆张的威武白虎。他的父亲夜国第一神将、御封威武神勇大将军、镇南王纪霆,交予他这枚令牌时,单膝跪地,面容严肃,对时仅八岁的他缓缓道“侯爵位,是祖上沿袭下来的荣光;将军功勋,是我纪家孙命里的职责。只有这暗夜令,传承的是我自己这一生的骄傲。纪南,你是我纪霆选定的下一任白虎门主。”

    父亲这大半生从不曾夸人,他辅佐先皇与当今圣上两代雄才英主,尽心尽力之外,不曾有过一句佩服赞美,所以他那样的一席话对纪南来说,b纪南的命来的更重。

    一别五年,不知家一切可还尚好。

    月下无风,夜澜湖面活似一大块琥珀,静谧绝美,纪南望着湖心那轮满月倒影,心里翻滚着一波又一波的烦躁意绪。

    噗通

    一颗小石飞过,投入湖心,将那月影敲了个碎。

    身后茂密低垂的柳树枝不易察觉的动了动。

    纪南一皱眉,脚尖g了枚土块,一转身,往心里早判断好的方位踢去。一击即,小小的少年从树枝的暗影里跌落地上,PGU着地,痛的哇哇叫。

    如画般沉静美好的夜sE被打破,纪南不悦的抬步yu走,那少年却不依不饶,一骨碌的爬起,破口大骂“臭老虎暗算小爷”

    纪南并不开口回嘴,甚至连看他一眼都未曾。

    “喔喔喔下个月是今年的破夜了吧有的人连输五年啦不知道今年选的什么呀”少年眉飞sE舞的挤兑。他才十二三岁的样,男样貌还没有完全的长开,小脸生的粉雕玉琢,b谷里任何一个nV孩都要美。

    暗夜门主以令牌为记,代代相传,每一任门主学成出谷时,皆须与谷主较量一场,武不限、雅俗均可。赢了的方可以门主身份出谷,输了来年还可继续,主动放弃的则须将令牌交还门。

    这样的b试每一年都有一场,不仅各门接任的门主会在这一天挑战谷主,其他对谷主手里的门派令牌感兴趣的人也可上前挑战。

    每一年b试开始的这一天被称为“破夜”,寓意着能破此夜,前方即是光明无限。

    纪南八岁入谷,五年来曾分别以兵法、阵法、机关、演算挑战过现任谷主,无一例外输的奇惨无b。

    那少年Ai与纪南作对,却总是输,输了就总拿这个话来讽刺取笑。

    “还没想好呢,”纪南斜了他一眼,慢慢道“不过我猜,要是你的话,一定第一年就能出谷。”

    少年闻言不解,歪了歪脑袋,黑一样的漂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你去和谷主b男生nV相,谷主一定甘拜下风。”

    黑一样的漂亮眼睛蓦地睁大,然后愤怒的眯起他最讨厌别人说他男、生、nV、相、了

    少年鼓了鼓腮帮,装出凶狠表情来,同时脚下一点,腾空而起,半空之他双腿闪电般剪来,气势惊人。

    纪南不慌不忙,随手折了根柳条,手腕狠狠一甩,“刷”的一下,隔着靴不偏不倚的cH0U在了少年的脚趾上,只听“哎哟”一声惨叫,少年狼狈落地,抱着脚趾疼的单腿直转圈。

    纪南笑,提气欺近,少年慌神了,猴一样跳上树躲避,却三两招就被逮住。纪南攀了根柳枝将他捆起,一扬手从树上推了下去。

    “哇”少年吓的尖叫起来,“救命啊”

    临水的柳枝柔韧,系着少年那重物也并不立刻折断,离水面却是更近,一点一点的,吓的那少年屏住呼x1不敢再乱叫。

    “现在知道怕了刚才不还狂的很么”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是不是连输了五年呐”

    “你”纪南气恼不已,注了内力在手里的柳条上,柳条顿时笔笔直,他伸长了,用那尖尖柳芽去挠那少年颈间的痒处,少年被逗的其痒无b,大力挣扎又怕腰间的柳枝会断裂,一时之间憋的涕泪相交而出,狼狈不堪。

    “道歉”

    “对、对对、对不起啊哈哈哈哈哈呜呜呜呜对不起啊啊啊啊放开我啊哈哈哈哈哈”少年发髻下披散着的头发已经浸到了水里,此时正是春寒料峭,夜澜湖水刺骨的寒意从他细nEnG的后颈r0U丝丝的钻入,想着落入这冰凉水的滋味,他忙不迭的软了骨头。

    纪南满意,正想收手拉他上来,却只听“咔嚓”一声轻响,困着少年的柳条不知怎么竟断了,水面于是又是一声“噗通”。

    “哎”纪南傻眼,纵身yu跃,却被人从身后拉了一记。身形一滞他往后跌去,踉跄两步才站稳。

    只见一袭青影掠过,在水面一点就轻飘飘回到岸上,将水里扑腾的人轻轻巧巧的提了上来。

    那人身穿一袭月白sE衣袍,衣带拖沓,繁复华贵,是夜国王公贵族的常服,纪南在家时常常被母亲逮去换上类似的一整套,可他常年习武,因而总嫌弃这衣服拖泥带水,甚为不喜。如今见这人穿在身上,动作之间毫无牵制,反倒那宽袖长袍衣带飘飘,说不出的清贵潇洒,一身风华。

    容岩,纪南认得他,暗夜谷里几乎每一个人都认得他。

    容岩是今年年初才入谷的,来时手持四十门别一向最为神秘的青龙令牌,引起了谷好一阵的轰动。都说青龙令已经有数十年不见,这气度卓越的年轻公一定来头不小。

    眼下那趴在湖边瑟瑟发抖的落水少年,正是容岩来时随身跟着的小书童,听容岩唤他“阿松”。

    阿松撕心裂肺的咳了一阵,痛苦不已的模样,容岩将他抱起来,反在膝盖上一阵拍打,他吐出了几口水来,才的回过神。

    只见容岩淡淡的笑着“你又惹事。”

    少年顿时咬牙切齿,推开他一骨碌爬起来,指着纪南咬牙切齿道“臭老虎我咒你今年还输输输输”

    纪南本无意害他落水,心里本还有几分歉疚的,这下被他戳痛脚,顿时脸一沉,威吓“信不信我再把你踢下水去”

    阿松对他扮了个奇丑的鬼脸,下巴一扬,示意现今一旁有容岩在呢,他有恃无恐,洋洋得意挑衅道“你敢”

    纪南气的脸sE微变,双手窝成了拳,身影刚要动,就听容岩一声清咳“纪公书童年纪尚小,还请小公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不敢”纪南冷面,“但也还请公约束好自家下人在下实在是不堪其扰。”

    阿松一听又来劲了,从容岩身后冒出来又想挑衅,容岩伸手阻了阻,非但没见效,反倒被他“啪”的拍开了袖。

    纪南见他们主仆间完全是没大没小不成T统,也懒得再说什么,转身一纵离开。

    回到门,“徒弟”们正在院落前的习武场上排演最新的阵法。

    说是徒弟,其实他们个个年纪都b纪南年长。

    这其有夜国以及周边国家的王侯弟,更多的则是武林的名门之后,由他们的父辈送来暗夜学习,拜入以兵法布阵驰名于世的白虎门,暂时归于纪南辖管。

    一旦纪南久攻不下,放弃白虎令出谷,门主很可能就将在他们之重新选出。

    “小四”李河越兴冲冲的跑过来,赤着的上身因为演练多时而冒着腾腾热气。

    李河越年长了纪南五岁,已经是个英姿B0发的成年男了。纪南站在他边上显得分外瘦弱白净,要不是那两道浓黑剑眉英气十足,要说男生nV相,其实他也不遑多让。

    “在这里得叫我门主”纪南皱眉,摆出气势来,压低声音喝斥。他家那三个庶出的异母哥哥与李河越是姨兄弟,自幼来往甚密,他与哥哥们进出C练同行,与李河越自然熟悉。

    “好门、主”李河越当真行礼做了个揖,脸上却还笑嘻嘻的,“你去哪儿了我们已经把阵法练了好几遍都不见你人来我同你推敲几处小小不妥”

    “不了。”纪南叹了口气,“有不妥你先改着,练完了告诉我。”

    李河越挠头咧嘴。纪家弟排练兵法的天赋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何况纪南这五年来在暗夜谷里潜心修习,阵法推演更是一日千里,创出来的新阵让人拍手叫绝。这也是那么多门人心服口服受他约束的主因。李河越只不过仗着b他多了几年实战的眼界而已,要说改动,他还真不知怎么改。

    “你怎么又不高兴”李河越见他眉间暗暗有忧愁之sE,将他拉到一边,从腰间搭着的衣服里m0出一枚JiNg致空心铜管,“给家里来的信刚到”

    纪南顿时JiNg神一振,连双眼眸sE都亮了好几分。

    他一把夺过铜管捏开,取出里面小束的家书来,就着月光和习武场边火把的光亮,把那小小的纸条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那微垂着头高兴的样看在李河越眼里,让他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了起来。

    只是那高兴并不长久,片刻纪南飞扬的神sE便黯淡下来,捏着家书,他微抬眼看向夜国的方向,嘴里极轻声的喃了一句“这次,可一定要通过啊”

    暗夜谷这任的谷主是一个神话。

    暗夜四十门,标榜之事无所不知的白泽门门主曾经计算过,一百多年来,暗夜谷主至今共历四任,一百多场的“破夜”,接受挑战的总次数如同星海。

    从前三任谷主手出得谷去的门主共一千零八人,匀下来,每位谷主在任一年,即有名门主能从他手里胜出一场。

    而现任谷主自十四岁接任,主持暗夜谷距今已有十七年,从他手里出得谷去的门主一共五人。

    前两人分别是白泽与睚眦门主,“胜出后”不约而同,当即拜在谷主足下,乞一生为奴。

    第三人是个戴着银sE面具的神秘紫衣男,某天私闯入谷,在暗夜谷名动的阵法机关来去自如,取走了一百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 p").css('fontsize',cgSize);}<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