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_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css('fontsize',cgSize);}<script>

    百多年来一直由历任暗夜谷主保管、从未曾有人敢接任门主的朱雀令。

    此事已经过去了年,年来整个朱雀门的人都在上天入地的找他们的门主,至今毫无消息。

    第四人乃夜国现任国师,以八卦演算取胜,胜后因JiNg思力竭,隐遁了一年才回到去夜国。

    最后那人,则是当今风头无两的武林盟主,“破夜”一战使得他从此扬名,也使得他当场力竭呕血不止。

    第三人无迹可寻不提。白泽与睚眦两门主,一知晓前后三百年事,一专修暗杀术睚眦必报,前者成为了谷主的耳目,后者使得朝堂与武林再无一人敢对暗夜谷稍有不敬。他们二人是怎么得到那门主之位的,纪南了然于x。

    夜国国师与武林盟主纪南没有见过,但家时有消息来,谷的武林弟更是热衷谈论武林盟主的风采神骏,纪南听过太多。那两个人都是不世出的惊YAn绝才啊,连那一朝一野两位顶尖绝才都是险胜,他又要凭什么才能赢过神话一般的谷主呢

    这个已经困扰了纪南五年的问题,随着一年一度“破夜”的临近,越发让他愁的夜不能寐。

    早春的水,实在太寒啦

    饶是容岩半路就用内力烘g了阿松的Sh衣服,小家伙还是不断的打喷嚏,回去后,他立刻就感冒了。容岩亲手给熬了草药,阿松怕苦,y是不肯喝,最后容岩半武力威b半哄骗劝诱的,捏着鼻给他y灌了下去。

    裹着三层棉被的漂亮少年坐在床上,耷拉着眉眼,瑟瑟的发着抖。他刚喝了药,嘴里含着去味的清甜果脯,津津有味的砸着,神情却还是极愤慨“给我等着叭我一定要啊嚏一定要剥了那只臭老虎的皮”

    轩窗前的书桌旁,容岩正在练字,闻言微微的g起了嘴角“带你来是开眼界长见识的,怎么整天就知道招猫递狗。”

    “不是猫狗是臭老虎”少年拖长了声音,瓮声瓮气的可Ai。

    “是什么也好,你不要再招惹他了。他是纪大将军的嫡,回去后总要与咱们见面的吧,到时成何T统”

    “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出来大半年,少年也想家了,听容岩提起,立刻歪了头问。

    “不是下个月b试么b试完了就走。”

    “今年吗你确定今年走得了吗”那只臭老虎武功那么厉害,不也五年都没能出去吗

    容岩没回答,似乎正专注于的字。

    而那少年问完,立刻自己心里就后悔了,不必要问的要说在他眼里,当今世上除了远在夜国的那个大疯不知深浅到底如何外,就属眼前背对着他正自如挥毫的人最厉害了。暗夜谷主也许真的如传言的韬武略当世第一,但是只要眼前这人想赢,这世上就不会有他的敌手。

    所以他才得了青龙令啊,

    1、第一章

    那个人一贯最看重的就是他。

    “恩,你一定能赢。”阿松托着下巴,肯定的说,转念想到了什么,又眉开眼笑“不过那只臭老虎大概又赢不了的哈哈我们回去了,他可回不去”

    容岩这时刚好临完了一幅字,赏了一番,他回过头来,随意的将在指间,清俊的面容之上,表情似笑非笑,缓缓道“不,这一次,他能赢。”

    阿松才不信“怎么会”白虎门的专长技能是兵法设阵,两样纪南都已经b过,也都输过了。

    “当然会啊,”容岩浅浅的笑起来,一双倾倒了上京万千闺名媛的斜飞凤眼里,闪着莫测难喻的光亮,“因为我要帮他。”

    作者有话要说至少隔日更新,偶尔日更。更新时间为晚八点至点间,过了点不见我更新就不要再等了。

    入v之前不收长评,写好了的同学等入v后再发,我给送分的。

    s小半个月不见,想念美YAn大灰的同学来挥挥手叭

    众iaiaiaiaiaia

    勤劳勇敢的大灰捂脸泪奔

    2

    2、第二章

    第二章、容岩微微的笑,抬头看向那发令之人,只见纪南尘土斑斓的脸上唯有双目清澈,眼神不怒自威,有一GU军大将才惯有的浩然正气。虽年少瘦弱、虽眼形狼狈,却丝毫不减气势,一声口令就能勒住这群已被人惹怒的。

    果真是纪家弟,大将之风。那么,大概真的就是他了吧。

    帮他

    帮那只臭老虎

    帮那只总让他看不顺眼的臭老虎

    帮那只总让他看不顺眼、总欺负他、昨天还把他推下水的臭老虎

    帮那只总让他看不顺眼、总欺负他、昨天还把他推下水、害他喝苦药的臭老虎

    某人扬起恶劣而漂亮的笑容做、梦、呐

    正是晌午时分,白虎门的人吃过了午饭,眼下都在前边的练武场上排练,热火朝天的鬼吼鬼叫成一片。阿松捂着嘴猫着腰,足尖轻点,悄无声息的从院墙上翻了过去。

    翻过墙,他一溜烟的进了厨房,东翻翻西m0m0,厨下只剩一盘冷掉了的花卷,他啃了一个,味道挺不错唔,那就别下药了。把剩下几个揣进怀里,他边吃边往外边逛。

    从厨房一路m0往内院,每间屋的窗户纸都被他T0Ng了个洞,挨个看进去,屋里都是一模一样的急行军标准配备,半点多余摆件都没有,他一间间的搜了过去,到底没能找出那臭老虎是睡的哪个屋。

    咿呀气Si人啦

    少年吞下最后一口花卷,从回廊里蹿出去,当空猛翻了几个跟斗,在无人的院落里动作如闪电般窜来窜去,落脚时也不看,把好好的一个花圃糟蹋的一片狼藉。

    早春娇YAn的花骨朵被蹂躏,连根拔起,连着根部的花泥一起无辜的被卷至半空,摔下来花和泥都碎了,零零洒洒弄的将原本整洁的院落弄的一团糟。少年觉得这情景有些有趣了,脚下更加勤快,故意的往花圃使坏,不一会儿便把整个花圃都给毁了。

    谁知那花坛竟然底下并不全是泥少年不防,用力的蹬下去,脚底板被咯的生疼,他龇牙咧嘴的低头仔细看,发现那花泥下是一层紧挨紧的小花盆,看来花圃里原先的花草都是从这些花盆里长出来的,搬开花盆,底下是一块厚厚的石板。

    少年抱着脚趾蹦上去,用力踩跳了好几下,有叩、叩、叩的隐约空响竟然是空的

    这下他好奇心全来了,玩兴更浓,立刻蹲在花坛边上,挽了徒手伸去搬,可他试了十成的功力也没能挪动那块石板分毫。

    撇了撇嘴,他从腰间m0出把镶着红sE宝石的JiNg致小斧来,划一样在那石板四周划了一圈,然后一劈,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将斧头cHa进了那块厚石板去接着他大叫一声,手上猛的一用力,一下就把那块又厚又沉的石板给掀了开。

    底下果真的有一个密室啊那只臭老虎仰着头站在里面,正又惊又惧的看着他啊

    哈、哈、哈

    “别下来”纪南惊慌失措的叫出声,一拧腰,旋身飞上前来,试图截住大笑着往下来的少年。

    可为时晚矣,那磷石果真如同书上记载般,遇光则燃,蓝sE的火焰先开始只是小小的一簇,不过一眨眼功夫,就“忽”的燃成了一片。原本只有一颗夜明珠幽幽照着的密室内,顿时蓝光大放,妖异而恐怖。

    纪南y提一口气截住了少年,却被他往下的力道冲击的身形一坠,好在少年也是思维敏捷、机警过人,这时已经知道不妙,当即反手抱住纪南,不用多说,两人四足便同时在那石壁上狠狠一蹬,合力逃出生天。

    他们才刚刚从石板洞里脱身跳了上来,地底下便传来一声闷闷的巨响,瞬时地动天摇,热浪卷着泥石碎片从那个洞口喷涌出来,轻而易举的便把整个庭院都给毁了。

    纪南和少年两人抱团落地,滚了好几圈才狼狈停下。

    劫后。

    外间传来白虎门众人叠乱踏近的脚步声,两人耳里却“嗡嗡”响个不停,一时间只听得到对方就在耳边的粗喘呼x1之声

    半晌,阿松颤颤的回头去看,只见刚才他撬开的那石板位置,如今地上被炸出了好大的一个洞,黑魆魆的,还冒着白sE的烟,简直像张急yu噬人的可怕大嘴般

    “呃”他放开从刚才起一直紧紧抱着纪南的双手,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罕见的怯怯嗫嚅道“好好大一个洞啊,你快看啊呵呵呵呵”

    说着他边g笑着,边往后倒退着慢慢爬开。

    纪南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洞,这时却眯了眯眼,果断的向他扑了过去只见纪南气的连招数武功都已经用不上,双手狠狠掐住那Si孩的脖,一阵的猛摇

    容岩赶来时,就见白虎门一众汉你看我我看你的,围成了一个圈,俱都无措的样。

    圈的心,他家男生nV相的美貌小书童正被衣衫褴褛的白虎门主骑在身下。一个哭丧着脸扯着嗓拼命的嚎叫,另一个愤怒的扭曲着面容挥舞着拳头,两人俱是一头一脸的土,狼狈不堪。

    李河越站在所有人的前头。

    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这般失控的纪南。

    整个夜国都知道镇南王与王妃夫妇鹣鲽情深,纪南是王妃唯一嫡出的儿,生下当日镇南王便宣布他就是纪家与纪府下一任的接班人。纪南顶着那样的光环与压力成长,八岁之前由夜国第一神将镇南王亲自带在身边,言传身教。打从刚晓事起,他便是沉静稳重,少年老成的。李河越和他一同长大,却甚至没见他放肆大笑过一回。

    这般毫无章法的用拳脚泄愤,更是绝无仅有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去解救那个可怜的美貌少年,眼角一滞,一个白衣身影分开众人,徐徐而来,也不见他是怎么动作的,正愤怒的要拆天毁地的纪南就被他拎了起来,轻轻放到了一边。

    阿松身上猛的一轻,斜眼一撇是救星到,顿时扁着嘴“哇”一声,差点没哭了出来。

    容岩把他扶了起来,只见他一身都是土,脸上手上都被飞溅的石擦破了,血与爆炸后的黑灰混在一起,把那张原本堪称绝sE的小脸蛋涂的鬼画符一样。

    容岩搭住他手腕,无奈的叹了口气,“伤到哪里了吗有没有哪处特别疼的”

    “到处都疼”少年眼底已经汪了眼泪,他从小调皮捣蛋不假,可身边什么时候都有人护着,哪曾像今天这样当真Si里逃生过

    这下见到亲人了,后怕加委屈,差点真的哭出来。

    可他x1了x1鼻,忍住了,又立刻扭脸去看同样一脸黑灰的纪南,怯生生的“你没事吧”

    纪南只当他是尘埃浮土,他板着脸对着容岩,双目直yu喷火“容公昨天我才嘱咐过你看好你家下人为何今天他又跑来我门了”

    容岩将真气探入少年T内,走了个周天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 p").css('fontsize',cgSize);}<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