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_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css('fontsize',cgSize);}<script>

    ,果然并无大碍才放下心来。听纪南那般气愤的责问,他眼都不抬,若无其事的淡淡一笑“是啊,真是抱歉。”

    这人

    纪南一阵的晕眩。

    那些磷石是他这一整年的心血,也是他今年出谷的希望这下全被毁了,一句“抱歉”能补偿得了吗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

    门众人不知原委,可见门主被那主仆二人气的脸sE发白、话都不说出了,顿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舞起了兵器包抄二人,大有不给说法不得离去之意。

    容岩竟不待他们靠近便先动了手,只见他轻甩了下袖,云淡风轻的把一个握着双斧的壮汉连人带斧摔出去老远。

    众人均傻眼,片刻鸦雀无声之后,群情激愤,这下再无迟疑的纷纷冲了上去。

    “定”只一声,所有人都原地顿住。

    容岩微微的笑,抬头看向那发令之人,只见纪南尘土斑斓的脸上唯有双目清澈,眼神不怒自威,有一GU军大将才惯有的浩然正气。虽年少瘦弱、虽眼形狼狈,却丝毫不减气势,一声口令就能勒住这群已被人惹怒的。

    果真是纪家弟,大将之风。

    那么,大概真的就是他了吧。

    “还请容公立即带走自家下人,好生约束,如再有下次白虎门无意与青龙门敌对,只好去请谷主裁夺。”纪南已完全恢复了冷静,冷而客气的说。

    军人的天职是守护,今日这事至多只是私仇。他现在统领门人习武练阵,将来要带领千军万马上战场守护夜国,若为也如今日般因一己私怒而乱了军心,那么在他手下还有什么军规可言

    容岩眼里这时添了一分的赞扬之sE,不再故意挑衅,他向负着双手凝神静气的纪南微一点头,便扶着泪眼汪汪的美貌小书童离开了。

    院里,众门人正在收拾。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谷主竟然也没派个人来问问,倒是离的近的白泽门来了一大批的门人帮着打扫休整院落,当然,也从白虎门一g心直口快的汉们嘴里打听去了所有的消息。

    地下密室的通道已经被炸塌了,估计短期之内不能再用。纪南索X从地面被炸出的坑跳下去查看。不出所料,他好不容易才瞒过所有人弄来的那些磷石,已经全军覆没。

    李河越等他上来,急忙拉住他问道“小四,你受伤了没有”

    纪南摇头,用力的抿了抿唇,低声道“其实是我大意了,没想到密道弯弯曲曲的走那么长才进了密室,居然还就在院的底下。”

    李河越大皱眉,恨恨的把那个捣蛋少年又骂了一通。纪南听的更加心烦,一转身出门去了。

    是夜,月sE极好,暗夜谷的景sE一向不输给它的名号之响亮,谷内的远山近水在月sE洗练之下安谧静好,端的如诗如画。

    磷石只能在树木遮蔽的深山背Y之处地下几丈挖得,光亮与稍大的碰撞都会让它燃烧直至爆炸,威力极大。纪南从谷里某本残破古书上看到之后,找了好久才聚了那么一些,本来他打算将之用在新创的阵法里,今年的“破夜”一战至少能有三成把握。

    如今,没了。

    纪南x说不出的气闷,一拔身使出轻功,在峭壁上几个腾挪,登上了夜澜山的山顶。放眼放去,目光所及最远之处,遥远的夜国上京仍只有虚无的影。

    五年了啊,他五年没有回过家了

    身后传来故意踏断枯枝的脚步声,纪南敛下眼底情绪,侧脸冷声道“容公可真是无处不在”

    容岩从山间树影里缓步而出,依旧是月白sE的衣袍,袖摆等处俱都用金线绣着JiNg致而奢华的四爪蟠龙,那样华贵的衣服下摆,缓缓拂过沾着山间晚露的枝藤蔓,在这春夜里莫名其妙的有种上京才惯有的奢靡暖意。

    那暖意让人更念上京了。

    纪南扭过脸去。

    容岩站定,离他不到一丈远,缓缓开口道“我来暗夜谷之前,曾见过纪大将军一面。”

    闻言纪南闪电般扭过脸来,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等着他下面的话。

    可他却并不再往下说,只笑YY的看着纪南。

    纪南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些微的戏谑,一拧眉,冷了面sE转身要走,容岩轻飘飘的移了两步便拦住他去路,这回他不再卖关“纪大将军很好,威武更胜从前。我与他略闲聊了两句,府上一切也都好。”

    纪南平平的“恩”了一声,“多谢容公带来消息,那么您慢慢品赏这月sE吧在下先走一步了。”

    “纪南,我可以帮你。”容岩侧身让过他,却同时淡而笃定的抛出了一句。

    纪南并未停下脚步。

    “今日一事,你的底就已经被掀出来了,还妄想能用磷石压阵,出奇制胜吗”容岩在他身后不急不缓的慢慢道。

    纪南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要怪谁”

    “呵其实,不要说你人就在这暗夜谷内当今之事,能瞒得过白泽门耳目的,不多。我想谷主成早就知道你的把戏了。如今在b试之前被阿松无意撞破,其实对你来说并不是坏事。”见纪南闻言果然停下,容岩唇边的笑意更深,“纪南,我并无敌意。”

    “你们主仆再三再四与我过不去,难道还是好意不成吗”纪南冷笑。

    “哦,”容岩一笑,“我觉得那大概是缘分吧”

    纪南一向自律严肃的面容微变,嘴角隐约的cH0U搐了一下。

    “白虎乃上古守护神兽,门最擅长的正是守御阵法的推演,只因历代白虎令都由纪家一脉传承,因而又渐渐融汇了兵法战术在其。”容岩侃侃而谈,“纪南,你入谷已有五年了吧我相信以你的天资聪颖,这谷里凡是与兵法结阵相关的奇书与技艺,你都已经习得八成。我相信你该b谁都了解,无论你将守之一字发挥得如何臻至化境,没有攻,你是赢不了谷主的。”

    这些纪南早就知道,在他内心深处,从无人与之探讨的位置上,他独自一人将这一点想的很清楚。如今被容岩说了出来,他不由得心内狠狠一震。

    “纪南,白虎身负乃守护一职,而暗夜谷当初之所以存在,也是因为守护二字,你想拿四十分之一的守护之法去赢谷主,根本行不通。历代白虎门主也从未有人是以本门专长赢得白虎令的。”容岩不急不缓的说道,“你的父亲纪大将军也是如此,他赢上任谷主时,b的是你们纪家家传的武艺,用的是现今已传给你的方天戟。”

    纪南眼神微动,抿了抿唇,看着容岩,沉声问道“你是夜国人据我所知,夜国王侯大臣里并没有容这个姓。”

    容岩点头,依旧笑YY的,“我的

    2、第二章

    确是夜国人。”

    纪南见他回避了第二个问题,也不好再追问下去,沉Y片刻,他用力的一抿唇,淡淡开口,说道“我知道以白虎门内技艺的确赢不了谷主。但是我从小所学就是这些了,b起别的来,如果事关兵法布阵的话,我能更有把握些。”

    这番话说的好婉转。

    到底还是少年气X,要他亲口向别人低头求助,压根是不可能的。

    容岩微微点头,能让这骄傲的天才少年稍稍低头已是不易,如此便已甚好。

    纪南说出那暗意服软的话后,一直不敢抬头,良久他看着远处,忽的又开口问道“你是为了什么要帮我”

    容岩看上去并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

    听他问,容岩笑起来,不答而反问道“你的轻功很好,今天你明明可以从地道里先撤走的,为什么冒着那么大的危险留下来救阿松”

    “纪家祖训一生所杀皆该Si之人。”纪南简单的答。

    纪家为守护民而存在,即便他今天再讨厌那少年,也绝不可能看着他无辜枉Si。

    “很好,”月sE如水,眸sE如墨,容岩望着整谷的月光,微笑着缓缓点头,“我就是为了那些该Si之人能早日见识到纪小将军风采。”

    作者有话要说容岩非容岩,阿松也非阿松

    抚m0所有夸我“能能武”的同学,你们是好人

    捏所有反驳以上一事实、诋毁我“能吃能睡”的坏孩只滴ii

    s这是原创频道啊,怎么可能写b捏要写b也会拿睿睿和小石头来打头阵的啊天才面瘫受vs天真别扭攻捂脸萌的我满地打滚

    今天提前更,有没有惊喜的感觉有没有想表扬我的冲动

    SaO包的狼宝要360无Si角的你们懂的

    3

    3、第三章

    第三章、多年之后,纪南在战场与朝堂之上遇过许许的危急时刻,每一次,当他以为下一刻自己一定就要送命之时,他都会想起这一晚的夜澜山顶,如水般明亮月光之下,尘世一切浮埃纤毫毕现,白衣公一身绝世风华,微微的对他笑着,笃定的说了那句话

    他说可以,纪南就一定能赢。这句话,支撑了大夜国历史上最传奇的神武将军王如同流星般短暂而热烈的一生。

    之后的每一个月夜,纪南都与容岩都约在夜澜山顶。

    容岩教了纪南一套剑法,招式极其繁复,饶是纪南从小到大被众人夸为习武天才,也学的磕磕绊绊。

    “不对,此处应当先错手。”容岩轻拂袖断了纪南正在翻飞的剑招,轻飘飘的飞身前去,按住了他握剑的右手,抓着他的臂带着他演练了一遍。

    被他半拥着舞完了整套剑,纪南脸sE不易察觉的一变,收了剑后立刻挣开他,气恼的沉声道“这剑法根本徒有虚表怎么可能赢得了谷主”

    历任暗夜谷主虽皆为全才,却也各自有所专长。b如上任谷主最擅长琴棋书法,现任谷主则以武功修为臻至化境而闻名。要以这样花架般的剑法同谷主b试吗纪南那两道英气挺括的眉狠狠皱着,看向容岩的眼神颇为怀疑。

    容岩不为所动,负着手,依旧笑YY的,看着他的眼睛缓声道“我说可以,你就一定能赢。”

    多年之后,纪南在战场与朝堂之上遇过许许的危急时刻,每一次,当他以为下一刻自己一定就要送命之时,他都会想起这一晚的夜澜山顶,如水般明亮月光之下,尘世一切浮埃纤毫毕现,白衣公一身绝世风华,微微的对他笑着,笃定的说了那句话

    他说可以,纪南就一定能赢。

    这句话,支撑了大夜国历史上最传奇的神武将军王如同流星般短暂而热烈的一生。

    “再来。”当即纪南垂着眼角,怏怏的挽了个剑花,闷头继续的练。

    “破夜”之日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 p").css('fontsize',cgSize);}<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