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_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css('fontsize',cgSize);}<script>

    终于到了

    一大清早整个谷就醒了,天才蒙蒙亮,各处的侍nV下人都开始忙活起来,叮铃哐啷笑语不断。那时纪南正好梦的人事不知,梦里他打着快马往家里赶,可到了家,门口的小厮却都不认识他了,纪府上下没有一个人记得他。娘亲住的院落里站满了nV眷,帕掩了嘴一边低声笑话一边打量他

    阿松刚跳ShAnGchUaN,兴致B0B0的要掀他被闹他,睡梦的人却忽然一个鲤鱼打挺,猛的坐了起来。

    臭老虎的头可真y啊阿松捂着被撞喷血的鼻,泪眼汪汪的呜咽着滚了下去。

    容岩在旁负手大笑。

    纪南捂着额头茫然的看着两人,“你们这么早”

    容岩给小书童止了血,赶他下去自己洗脸,他则在纪南床边坐下,笑着问道“梦见什么了”

    纪南想起刚才被吓醒,m0了m0鼻,有些不自在,“我梦到我家里了。”

    此时他尚未梳洗,头发乱糟糟的披在肩上,脸上也无平日里刻意强装的严肃。拥着被坐着,他此刻更像一个离家已久的十三岁少年,醒时梦里都想着家一切,让人不由自主的对他心生怜惜。

    容岩伸手在他脑袋上抚了抚,就像平时对阿松那样,声音也b原先更柔了些,“下个月此时,你就在家了。”

    下个月

    上京离这里,快马加鞭的话,半个月就能到了

    纪南想了想那时的光景,不由得弯了弯唇角。

    容岩第一次见到这个倔强单薄的少年笑,竟然一时略微晃了神,手停留在他散着的发上,指间毛茸茸的有些刺,感觉可Ai。

    阿松鼻里塞着沾Sh的绢帕,大咧咧的踢门进来,说话声音嗡嗡的“外面的人都往夜澜湖那里去了,就要开始了啊你们怎么还在磨蹭”

    纪南听了就往床下跳,容岩却还是从从容容的,从桌上拿过他带来的一套衣饰,递给纪南“今天,你穿这身。”

    纪南接过抖开,霍这衣服和容岩教给他的剑法可真是绝配

    外袍自不用说,繁复华丽到用“奢侈”都不足以形容,那布料是种介于丝绸与纱之间的奇怪东西,轻飘舒适却也不失垂坠,m0上去舒服极了。

    除了外袍与衣,林林总总还有十几件小物散着,只腰带形状的条状物便有四五件。更让纪南瞠目结舌的是,这一整套的衣物从外袍至小衣皆是紫sE,重重叠叠一sE的深紫,简直让人觉得晕眩。

    容岩弹指一挑,扯开了纪南身上的外袍,旁若无人般自顾动手。

    纪南条件反S的双手抱住自己,“你、你、你做什么”

    “换衣服,”容岩修长白皙的手指拂过深紫sE的衣,又看向纪南,眸毫不掩饰的带着笑意,“或者,你自己会换”

    他的手指与那华丽的深紫sE有某种共同的震撼视觉,让纪南y生生的别开了目光不敢再看,“我不会”

    “我会”阿松这时忍不住立刻出声,喜滋滋的迎上前来要动手。

    容岩在他扑上来时一伸手,略松了松他鼻里的丝绢,血立即顺着那帕渗下来,少年苦着脸捂住,老实的缩去一边墙角。

    纪南即将归家的好心情就在容岩规矩的替他除衣更衣消散殆尽,最后他说什么也不肯当着容岩和书童的面换小衣,凛然正气的脸上写满了“宁Si不从”四个字,容岩看时候已不早,当即不与他再多讲究,利落的替他系好那一身复杂的饰物,把纪南按在桌前坐好,他从袖里取出了几只JiNg致的小盒。

    纪南在迎蝶粉扑鼻的香味倏然变了脸sE,一掌将伸手向他的容岩打开老远,立身大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容岩一手持着已拧开的粉盒,为防脂粉翻落,y生生的被击了x口。虽只有几成力道,也是隐隐作痛,他不由得微一皱眉,“又怎么了”

    “我是顶天立地的男绝不涂脂抹粉”纪南梗着脖,出乎寻常的愤怒。

    容岩面无表情,宽袖轻动,出指如风,点的他再动不了、也说不出一个字来,然后就着手边的迎蝶粉把纪南好好一张象牙sE的俊脸涂的惨白惨白。

    “好了。”容岩收手,抬了他下巴细细端详。这小生的实在不错,涂白了脸更像个姑娘家了。只是那两道剑眉英挺b人,太过正气凌厉,他m0了眉笔来,就着抬着他下巴的姿势涂改了两笔,再一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记住你手里的剑,能劈开你回家的路。”最后他在纪南耳边喃了一句,然后拎起怒目圆睁、犹自不能动作的纪南,赶往夜澜湖。

    夜阑湖边的小亭里早已围满了人。

    谷主坐在亭央的石桌旁,只着了一身轻便青衫,却是掩不住的挺拔出众、尊贵不凡。要与阿松b男生nV相的话的确是差了点,但要是b皮相英俊与男儿气概,这能赢他的恐怕没有几人。

    他们到时,一场b试刚完,以制毒解毒闻名的“玄蜂”门人带来了一百零八种奇毒,谷主一个时辰内全给解了不说,还随手混了其几种反丢给那人,那人解不了,一气之下把那毒给吞了下去,谷主笑着又是随手便解了,引的一众旁观之人又是称赞佩服又是惧怕。

    那玄蜂门人十五年前手持玄蜂令入谷时正是好年纪,如今却已须发斑白,看着真是可惜又可怜。

    赢不了谷主,弃令出谷的话将被人耻笑,所以他在这里十五年,回不去。

    纪南能大致的理解他服毒时的心情。

    容岩这时抚开了纪南身上被点的x道,人群喧哗声里,他扶着纪南肩膀的手轻拍了拍,然后什么也没有说,分开众人将他推了前去。

    谷主正低头饮茶,眼角一抹紫光一现,抬头见是纪南,他笑起来“纪南,今年打算b什么”

    纪南心里一凛,下意识的移开目光想找寻一张脸,可那人刚推了他一把之后已经不知去了哪里,人群里纪南只看见李河越等白虎门众人,俱都一脸希翼的望着他。

    “我要同你b剑法。”纪南定了定心神,抬了头望着谷主,低而肯定的说。

    纪南用惯的武器是方天戟,此时手里握着轻飘飘的剑,面对武功高深不可测的谷主,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空。

    谷主似乎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不惯,笑着对他说道“你现在想更改的话,也是可以的。”

    纪南被他这话激的背脊一直,抿了唇挽出个起始招式的剑花,斩钉截铁“我、不、改”

    谷主听了这话,一笑,隔空抓了亭石桌上的剑,“锵”一声剑出鞘纪南再无退路。

    十招。

    第十招时纪南已经受不住,容岩教的破剑法,好看是万里挑一,无用也是万里挑一的他全凭剑上内力与一口气才能支撑着。

    十招。

    第十招时谷主原本漫不经心的笑意更盛就到这里吧

    于是第十一招谷主手剑芒大盛,斩向纪南持剑的手腕,纪南避无可避,要么弃剑认输,要么被砍断习武者惯用的右手。

    可就在这时,亭一阵奇异的不平静,接着周围观战的谷人竟不顾场上危急,纷纷交头接耳“烟小姐来了”

    谷主的剑势竟然缓了缓。

    纪南耳明目快,立刻足尖点地向后掠出去几丈远。

    避开了谷主的剑,他脸sE被刚才那惊险一刻吓的愈加白了。

    谷主却并不急着追,眼神望向亭石桌边刚落座的少nV时,极温柔的笑了。

    那少nV年纪不大,身量娇小,长的极美眉如远黛,目如漆星,唇如三月桃花。

    最为出众的是她的肤sE与一头长发,那长发显然平日里被养护的极好,柔顺的坠在腰间,奇特的是那sE泽在yAn光之下竟然泛着明显的紫sE就像一匹华丽的紫sE绸缎般,裹着她娇小玲珑的身T,美的炫目。

    而她的肤sE是雪一样的颜sE。不是美人常见的莹润白皙,而是当真如白雪般不食人间烟火的纯净无暇,雪sE衬的她眉眼眸的黑、嘴唇娇YAn的嫣红都更加夺目。

    纪南顶着一张惨白的脸与一身浮躁的紫衣,在那绝sE少nV面前自觉难堪不已。

    再战,谷主的剑势便稍减了凌厉之气。纪南立刻敏锐察觉到这一点,毫不迟疑的全力以赴,一身紫衣飘带飞扬,一把银剑上下翻飞,行云流水般美不胜收。

    亭那少nV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纪南看,随着他的剑法施展开来,她竟渐渐站了起来。谷主原本因纪南气势大增而yu狠压,却因这少nV的一站而迟疑下去,接着他就不再下狠手了,只是一味克着纪南,两厢缠斗,竟是在拿他喂招一般和缓。

    十招。

    再有四招不分胜负的话,纪南就赢了

    十招。

    再有四招不拿下他,白虎门的新任门主就要诞生了。

    第十七招,谷主轻巧拨开纪南的一剑来袭,剑尖斜刺,直指他右肩。

    电光火石之间,那少nV大叫了一声“梁飞凡”

    暗夜谷主的名讳,之人即便尊贵如当今夜国国主,都不曾敢当面直呼。可此刻那少nV张嘴便喊了出来,四周谷内之人的脸上却无一丝吃惊表情,俱都是司空见惯的模样。

    而随着那一声,谷主的剑便如被寒冰冻住般,不再往前。

    纪南在那一剑刺来时已攻守俱无门,当即他脑海里呼呼的只有风声,和一句话“记住你手的剑,能劈开你回家的路。”

    容岩说,他一定能赢的

    纪南毫无迟疑的合身而上,谷主的剑从他右肩入,三寸方止,而他手里的剑则划破了谷主的宽袖刺向他右手,谷主拂袖弃剑,轻飘后退,那剑沾着纪南的血,“锵”一声斜cHa在地上。

    纪南垂着右手,鲜红的血从他袖漫延过手臂手腕,再沿着剑身汩汩而下,红了地上一小块的土。

    他手里仍旧牢牢的握着他的剑。

    四周无一点声响,众人皆被这场景震惊。

    不知何时,纪南身后悄无声息的掠来了容岩,挥指点了他几处x道止住了血。

    “你赢了。”暗夜谷主卷了被刺破的袖,平静的扬声宣布。纪南闻言猛的抬头,却发现谷主那时的眼神竟是望着容岩的。

    见纪南抬头,谷主复又看向他,并笑起来“你可以出谷了,白虎门主。”

    八岁入谷,五年时间习遍谷兵法布阵、奇书异法,十三岁通过“破夜”之试,纪南成为了白虎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门主。

    这是他传奇一生的。

    可此时他尚来不及想到那些即将纷至沓来的荣誉,当下他心里只有一个狂喜的念头我、要、回、家、了

    第二天。

    尚无光亮,天还是黑沉沉的,白虎门到处都点上了灯,人声鼎沸。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 p").css('fontsize',cgSize);}<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