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_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css('fontsize',cgSize);}<script>

    他们拼命。

    纪南早已热血沸腾,再不顾容岩到底有何计划,大喝一声就要往里跳去。容岩却已瞧见长街那头的尘土飞扬,伸手一带,他将纪南控在怀里,“别去,来了。”

    来人只三骑,领头那人穿着便服却着了官靴,风尘仆仆,从马上跳下来还没站稳,便直扑衙内,有衙役上前阻拦,被他兜头一鞭cH0U的捂脸倒地不起。

    “来者何人”师爷装腔作势的威吓道,“竟然擅闯郡衙门”

    那人脚步不停,从腰间摘了一块令牌拍向那鼠须师爷的门面,将他打的一声惨叫。

    可待他看清那块令牌,又发出另一声惊恐惨叫“属、属、属下参见刺史大人”

    来人竟是灵州刺史,只见他面sE焦虑无b,走进大堂之内看都不看急忙迎上来的郡守,只四下到处找寻,终于寻到捂着P

    5、第五章

    GU倚着大堂红柱的美貌少年时,他眼睛一亮,几步上前正yu跪下问安请罪,想想又不妥,退后一步行了个礼,又上前极为恭敬的低声问道“还请移驾别处说话,可好”

    阿松看了眼一地跪着的官员与门外探头探脑的百姓,见人群里容岩对他微点了头,他便扭头对那刺史哼了一声,然后由郡守在前引路,一道往内堂去了。

    容岩松开抱着纪南的手,纪南半天没说话,忽然冒出一句淡淡的“没事了吗”

    见如此情况之下他居然什么也没多追问,容岩便笑了起来,点头道“没事。耍威风这种事,他最在行了。”说着他轻拍纪南肩头,“走吧,我们回客栈去等他,顺便也收拾一下这已又多耽搁了两日,上京的桃花恐怕都要落尽了。”

    作者有话要说容岩收了剑,踱步过来,边走边拂袖,落了一地的桃花花瓣,排成了以下几个字我、叫、SaO、包、二

    6

    6、第章

    第章、有人说这世上大概没有他不会的东西,更多人说这世上一定没有不喜Ai他的人。他是大夜王朝上至皇帝至尊、下至百姓小儿众口称赞的二皇殿下慕容岩。

    好在他们回去时,上京的桃花并没有全落尽呢

    身后马车的轮与地面小石相轧,时不时发出轻微的响声,那声音与清脆的马蹄声相交映,响在这宽阔畅通的官道之上。

    自从雇了这辆车,纪南的耳边终于清静了许多。

    他们刚从灵州城出来那几日,走的都是山路小道,阿松美貌柔nEnG的T因为挨了杖责,肿了老高。

    小路颠簸,他歪歪扭扭的骑着吗,马鞍上虽已绑了厚厚的棉絮垫着,可时不时碰着了一点,还是疼的他大大的惨叫一声。

    纪南与容岩尚算胆大,可怜阿松那匹坐骑,被那日日的怪声吓的实在忍受不住,竟趁他们夜晚歇息时,挣开了缰绳,逃跑了。

    接下去几日,阿松与容岩只得共乘一骑。几天赶路,不断的颠簸下来,他那伤口处不幸发了炎,这下更是痛的他天天哇哇的叫。

    好在那时他们也已经出了山区,在官道上行了不多时,碰见一处驿站,容岩立即花重金弄来了一辆马车让阿松躺着,他雇了个车夫驱车,自己则与纪南仍旧是日日骑马。

    这下那猴孩更像个耀武扬威的娇主了,一边一个保镖高头大马的随护,他则天天趴在舒适的车里,闲哼唱小调。容岩买了许多零嘴给他解闷。有时外面着细细蒙蒙的小雨,容岩与纪南闷在蓑衣里耐着,他却推开车上的小窗,就着甜津津的话梅赏着雨,兴致高昂了还狗P不通的赋诗一首,那样让人看了不禁牙都痒痒。

    可自从出了灵州城,纪南就再没像往常那般与阿松打闹。

    一则他身上有伤,与他动手显得欺负残疾。二则那日灵州刺史与阿松稍谈片刻之后,又恭恭敬敬的将他请了出来,随即当着众人的面升堂审案,将来龙去脉审了个清楚,当堂就把那个姓顾的灵州郡守给革职查办,投入了大牢。

    他们离开时,刺史亲自来送,并再三的说郡守一案已八百里加急上报了上京,一定从严从重法办,请他放心。

    阿松懒洋洋的一挥手,“随便啦那小老头放了吧”

    “当然臣下臣咳咳,本官既为灵州百姓父母官,必不叫任一民蒙受那不白之冤那人已经放回去了,身上的伤也已请了大夫医治,请殿请您放心”

    “那好吧,那我就走了你好好当你的父母官吧”阿松笑嘻嘻的翻身上马,混若无事那时他T上的伤还没开始肿胀发炎,他在人前还是个装y气的小男汉。

    “二哥,二哥二哥”那厢哐啷哐啷又在敲窗,纪南回神,皱了皱眉,这家伙真是烦人啊。

    容岩驱马过去,侧身俯首轻声问他怎么了。

    “还有多久才到下一个驿站啊我饿了”马车里少年嗓门响亮,气十足。养了这一路,他T上的伤已好的十之八了。

    “车里备有点心,饿了你自己先吃一点吧,很快就到了。”容岩笑着答道。少年不识路,其实他们这时都已到了上京郊外了。

    “我不要吃点心我要喝r0U粥配那个什么什么记脆生生的酱菜”阿松不满的大力敲窗户。

    “好,很快。”容岩继续耐心的安抚他。

    说实话,纪南真的很佩服容岩,这一路不管阿松闯什么祸、提多少不知廉耻的古怪过分要求,从来未见过他有一丁点的不耐烦。

    在灵州时容岩不同意y闯郡衙救人,害阿松受了那皮r0U之苦,起先纪南对此颇有些不解,后来少年换药时痛的呼天抢地,趴在容岩怀里一个劲的哀声后悔,纪南这才知道原来那晚阿松被拘,夜里容岩一个人潜进了郡衙门见他。

    听阿松哭诉,竟是他自己不信谁敢无故对他下黑手,逞英雄不愿被容岩悄悄的救出去,后来才会挨了那顿打。

    哥哥当到这个份上,纪南第一次见。

    唔,当然,弟弟蠢到这个地步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心情可真好啊,纪南一面胡乱腹诽着那对兄弟,一面在这sU暖的春风里眯着眼扬起了嘴角。

    离家已经好近好近了呢

    这时的官道上,前方忽然尘土飞扬且马蹄声大作。纪南勒停了马,看向容岩,容岩点头示意他原地别动,他自己则一夹马肚迎了上去。

    来的是官兵,身着红底黑纹的大夜禁卫军服,个个鲜衣怒马,竟是一整队的大内禁军

    “吁”

    一声口令,所有马匹在容岩五丈开外被整齐划一的勒停,不见一丝一毫的紊乱。

    那群禁军纷纷从马上跳下来,健步如飞,奔至容岩面前,齐刷刷的跪下行礼“臣等参见二皇殿下陛下与纪大将军已亲至城外,臣等奉陛下口谕,先行前来恭迎二皇殿下、皇殿下、纪小将军殿下一路辛苦”

    大夜王朝无上尊贵的二皇轻抚衣袖,袖口处的金sE四爪龙纹耀目显眼,他的笑容b这春日正好的暖风更迷人和煦“快请起来好久不见了,各位师傅。”

    那些禁军依言起身,脸上个个洋溢着衷心的笑容,看起来绝非只是迎回了一位普通皇那般。

    夜国重武,皇家弟之间也常实打实的较量,他不仅是皇帝众多儿之武功修为顶尖的,就连整个皇室与朝廷上下的英勇男儿里,也无人能出他左右。

    骑马S箭、轻功y拳、兵法律例,男该学该会的与武功他无一不JiNg通,就连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那些也不例外。朝有南国臣,最是清高骨头y的,连皇帝的不是都敢参一本,可见了他的字与诗却都收了那刻薄嘴脸,个个额首称道。

    有人说这世上大概没有他不会的东西,更多人说这世上一定没有不喜Ai他的人。

    他是大夜王朝上至皇帝至尊、下至百姓小儿众口称赞的二皇殿下慕容岩。

    慕容岩转身时,特意看向了纪南,那时纪南已下马,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也正看着他。

    出了暗夜谷,他就不是容岩了。

    他说过的,纪南记得。

    往前又行了片刻,上京高耸巍峨的城墙已就在眼前了,放眼望去,城门之前乌压压的一片,全都是人与马。

    正间两匹马上的人气势出众,正是夜国英名盖世的皇帝慕容与骁勇善战的第一大将军纪霆。

    慕容岩放缓了速度,纪南亦然,后边马车里的少年却伸出了头来。一见父皇竟亲自来接,他高兴的立刻从马车里钻了出来,想想还是要有意卖弄一番,于是隔了老远他就提气使出了轻功,轻佻的越过慕容岩与纪南,几个纵跃腾挪,第一个到达了皇帝面前。

    “父皇”少年慕容宋连跪拜行礼都未曾,高高兴兴的扑了过去。

    他名字里那个“宋”字,纵容他可以这般行为。皇帝有三千后g0ng佳丽,却只有一位皇后,这位皇后出自夜国最有威望的名门宋家,她贤淑端庄、温柔纯善,母仪,皇帝为表对她的情深与感谢,以她的姓作为他们儿的名,就是慕容宋。

    不是泼皮耍赖的无名少年,不是能任意调笑的美貌小书童,“阿松”和“容岩”一样只是在外行走时的低调化名而已,他是大夜的第皇慕容宋。

    皇帝对这正g0ng所出的唯一嫡从小起便无b宠溺,这时下了马,任他近身,伸手捏捏他粉润baiNENg的小脸“看你确实有长进,身手很不错听说,受伤了”

    “恩”慕容宋兴高采烈的点头,“可疼了”说完又拍拍x,“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太后自从听闻你受伤,日夜担忧不已,你母后更是着急万分,差点就病了一场。你眼下就快些回g0ng去见上一见吧,让她们好放心。”

    “那儿臣先行告退”慕容宋答应着,退后一步,总算行了个礼,“多谢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着他也不等皇帝恕他起身,一蹦几丈高的就跑远了,在他后面慌忙跟上了一大队禁卫军,保护这娇贵的小皇。

    容岩与纪南这时才到跟前,双双翻下马来,并肩跪在慕容面前,规规矩矩的行了大礼参拜。

    “起来”慕容往前一步,一手一个,双双扶起。

    面前这两个都是翩翩美少年,双双长身玉立,一个腰间坠着青龙令,另一个则坠了白虎令。慕容各自端详了片刻,忽的转头对身旁的纪霆笑道“纪大将军,依你看,是朕的二皇风采出众呢,还是你的儿更脱俗不凡”

    “男儿家只论修为建树,外貌皮囊次次次之。”纪霆沉声道,还是一贯的不苟言笑。纪南被皇帝扶着,不便抬头,目光却牢牢盯在父亲朝服的下摆上,那式样他熟悉无b,此刻近在眼前,简直像真切的梦一般。

    皇帝闻言大笑,摇头不已,总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 p").css('fontsize',cgSize);}<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