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_9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css('fontsize',cgSize);}<script>

    算放了那二人的手。

    随后他上前,如同对平辈一般,在儿肩上重重捶了一拳,神情不无得意,高声说道“可朕却觉得朕的二皇,无论是内外修为还是神采样貌,都当真万里挑一”

    纪霆仍旧无丝毫动容,淡淡曰道“二皇谪仙转世,自然万里挑一。”

    “承蒙父皇与大将军谬赞,孩儿羞愧。”慕容岩微笑躬身。

    “朕为你办了一场盛大的晚宴,”慕容携了儿的手,有若此,他志得意满“所有人都在等着一睹青龙令主的风采”

    纪霆并没有像慕容一般,对儿的归来有任何的赞许表示。他甚至连一句慰问都没有,上马扯了缰绳,一马当先,往纪府回去。

    他的骑姿和人一样威武刚正,腰背永远是铁板一样的直。纪南落后他一个马身跟着,一眼不眨的望着父亲的背影,面上纵使y板着、一丝不苟,嘴角到底止不住的微微扬起了。

    他终于回来了,父亲心里是高兴的,他知道。

    镇南王纪霆今年整五十岁,除了养nV小离外,纪南是他最小的一个孩。

    纪南前面有三个哥哥纪东、纪西、纪北。纪北b纪南大一岁,按说东、西、南、北轮下来,纪北才该叫那个“南”字的,但纪大将军执意不许纪家袭的是镇南王的爵位,他要将这个“南”字留给镇南王妃所出的嫡。

    那时候镇南王妃已经嫁给纪霆快十年了,一无所出。

    为了这个“南”字,刚生下纪北的YAnyAn公主连月都没好好坐,发疯一样将整个纪府闹的人仰马翻,人人叫苦不迭。

    YAnyAn公主是当今皇上一母同胞的亲姐姐,先皇最疼Ai的长公主,年轻的时候,她是整个大夜国最美的nV。嫁入纪家之后,她一口气给纪霆生了三个儿。

    纪北出生时,正牌的王妃肚依旧没有丝毫消息,纪霆却依旧固执的要把那个“南”字留着,就像那镇南王妃之位一样。

    这让堂堂的大夜长公主,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N娘告诉纪南,那时候YAnyAn公主大闹,连皇帝都被惊动了,亲自过问。眼看母亲的正妃之位就要不保了,可恰恰就在这时,她有了纪南。

    “你母亲菩萨心肠,一辈行善,你就是她最大的福报。”小时候,N娘总是一边Ai怜的m0着纪南的头,一边这样说道。

    N娘是母亲从娘家带过来的陪嫁丫头,从小时起,陪了母亲一辈,对纪南更是如同亲生一般。

    纪南回家,第一个激动掉泪的也正是她。

    “倩姨别哭,我父亲就在后面。”纪南一手拉着母亲一手拉着她,悄声说道。

    “哎哎哎我不哭”倩姨慌忙拭泪,谁都知道纪霆最讨厌nV人家哭哭啼啼,“我去看看小厨房里弄好了没有,你和你母亲说说话吧”

    她出去时带走了一屋的下人,屋里顿时只留纪南与镇南王妃独处。王妃扶着纪南的手,还未说话,便是一阵的气急,纪南连忙站起来,轻拍她背,“娘,您别急,我都回来了”

    “路上都好吗怎么一路都没有传信回来过呢你父亲带来g0ng里的消息,说你和两个皇结交了据说还出了点小意外你可有受伤那皇听说净惹是生非”王妃急的一口气问了许多话。

    纪南笑,四下无人,他便偎进母亲怀里,撒娇一样扭着,“路上不方便用信鸽是发生了好多事,以后我再慢慢同您说您身T这一向可好些了”

    “好得很呢,你父亲从g0ng里请来了一位神医,我吃了一年多的药丸,今年春天连咳嗽都已经没了。对,等过几天神医来,也要请他为你把把脉,你这些年吃的那药,也不知道对身T有没有妨碍”王妃搂着自己久未归家的孩,满心欢喜,原本娇美的面庞之上,眼角眉梢更添了一番素婉温柔之意,恰巧推门进来的纪大将军一眼瞥见,连走路的步都不由得小了许多。

    纪南见父亲进来,立刻从母亲怀里挣脱,习惯X的站了个军姿,y声问安“父亲。”

    “坐。”纪霆微点头,“你今晚就别去营里了,陪陪你母亲说话。”

    “那晚上也让他歇我这儿”王妃忍不住开口,问完又似自觉不好,低头羞涩一笑。

    纪霆看着她,素来威严的脸上竟罕见了有了一丝温柔笑意,“好。”

    晚上沐浴时,王妃命人将浴桶抬入了内室,往里注满了热水之后,她遣散了所有侍nV,自己亲自与纪南擦背。

    长发沾饱了水,又黑又亮,顺服的蜿蜒在均匀细腻的腰背之上,虽还未到发育的年纪,可那赤身的柔

    6、第章

    美线条一看就知道是个nV。

    王妃挽了袖,仔细替她周身抹上玫瑰香胰,那清雅幽香与白腻泡沫,让那水懒懒泡着的nV孩舒适的长叹了一口气“好舒服呀暗夜谷里的浴池引了山上的硫磺水,对身T和练功是极好的,可泡了后身上总是一GU药味,真难闻”

    堂堂暗夜谷白虎门令主,竟撅了嘴抱怨谷引以为瑰宝的温池之水难闻。

    是啊,的确是“她”。

    镇南王传以一生骄傲与“南”字的,是他的嫡nV纪南是个nV孩。

    作者有话要说Ai月白衣袍,Ai花下练剑,Ai卖弄风SaO,他是容二,绣花神马的都是坊间谣传要bSaO包谁能b得过

    7

    7、第七章

    第七章、原来慕容岩那双g人心魄的桃花眼,是随了他母妃姚氏的。

    初华殿建筑开阔,依山傍水,是整个大夜皇g0ng里风景最美的g0ng殿。以往只有友国君主来访,或是大夜哪位臣立下了足以记载入史册的大功,皇帝才会在初华殿设宴一场,以表隆重。

    可今天慕容破了一回例为了庆祝新任青龙令主慕容岩的归来,他以帝王之尊亲自打马出城去迎接不说,更下令在这初华殿内大摆筵席,大肆庆贺。

    所有的王公贵臣都收到了他发出的请柬,纷纷受邀前来瞻仰新任青龙令主的风采。

    此事布置已有数时日,一开始时g0ng传闻四起,端密与慈孝两位太后对初华殿设宴一事,也都颇有微词皇帝风华正好,至今没有立太。可此次这番兴师动众,如此隆重的为二皇殿下洗尘,恐怕显得有失偏颇,难免会令臣民联想到立储一事上头去。

    大皇慕容磊的母妃与端密太后同属千密一族,慈孝太后则是当今皇后的亲姑妈,因此朝一向有一部分臣分别站在这两位太后身侧,一支支持大皇,一支支持皇慕容宋,这群人闻风而动,纷纷上奏折进言劝诫,却都被皇帝一一给否决了回去。

    慕容是个明君,但不代表他脾气好,此次凡是借机会督促他立储的、编排二皇及其母妃出身的、借题发挥诽谤二皇居心叵测的,通通被他狠狠训斥并罚了俸禄,有严重者甚至官降三级。

    朝上朝下、g0ng里g0ng外,流言一时纷乱起来。原本慕容岩去暗夜谷之前,朝就有皇帝历练未来皇储的说法,这下见皇帝竟如此破例与格外袒护,众人更是言之凿凿,仿若那皇位明天就会落到慕容岩手里一般。

    初华殿上春意暖。

    夜这时才刚落下,g0ng内四处华灯已起,无数的美貌婢nV着了今年的第一套春装,轻纱飘飘、个个美若仙,踮着脚在那廊檐阁楼之轻柔优美的穿梭来往。

    殿前有一支五人的舞姬,挽了长长的薄纱,姿态妖娆,踏着那丝竹乐响的节拍翩翩的旋转。桃花开的正是酴醾,落英缤纷,身旁的侍nV上前来斟酒时,袖间不意带下一片粉nEnG的花瓣,飘飘转转落在了慕容岩指边,他捻起,温柔一笑。

    宴这时已接近尾声,皇帝已有了几分醉意,正把酒与在场的几名老臣闲话,说到战场之上惊险之处时,堂下一片赞叹呼叹之声,慕容随即拍案大笑“这些又算得了什么b起那年青州之战,朕三天三夜、不眠不休,以一万兵马抵挡住贼十万大军整整十日最终朕与纪霆,前后包抄夹击,将那十万JiNg兵装备的贼杀了一半、缴了一半何其快哉”

    说到这里他正神采飞扬,却忽然想起了什么,黯然一叹,望向右手边的慕容岩,哑声感慨道“岩儿的母妃也就是那时病重的。前方战事太过吃紧,朕是一步都不能离开,最终也未能赶得及回来见她最后一面。此事,实乃朕这一生一大憾事啊”

    慕容岩闻言垂下了眼,半晌低声回道“是母妃福薄。”

    慕容听他这么说,一时更是神伤,不由得一声长叹,“要是她今日在的话该有多高兴。”

    她会为她的儿高兴的。就像纪霆将白虎令传给纪南时说的那番话是一样的道理江山与皇位那是祖上传下来的,只有青龙令才代表了慕容自己,它传承的是一个父亲最大的骄傲。

    母妃,孩儿是父皇最大的骄傲呢,您若是在,该有多高兴

    姚g0ng里很安静,正殿之前一大片桃树林之,慕容岩席地而坐,倚着一棵桃树,披了一身的花瓣,正仰着脸微微的笑。

    这是他母妃姚贵妃生前居住的g0ng殿,也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大夜皇凡年满十者,皇帝会在g0ng外另赐一处府邸,他则因为母妃去得早,十四岁就自请出g0ng了。

    这之后姚g0ng一直空着,慕容感念姚贵妃温良恭顺,并未将它赐予他人。

    年年桃花开时,慕容岩都要回来这里一趟。

    母妃生前最Ai桃花,这片桃树林就是父皇早年特意赐下给她的,极得母妃喜欢。小的时候母妃常抱了他在这林里玩,有时父皇下了早朝过来,蒙了眼陪他们母俩捉迷藏,那时他已经开始学武,玩得兴起,挽了袖蹭蹭蹭的爬上树,母妃吓的失声叫起来,父皇便连忙g手将他抱在怀里交给母妃谁敢真的蒙住皇帝的眼睛呢

    不知不觉间,一转眼母妃已故去快十年了。下个月二十八就是她的生祭。

    母妃,快了。慕容岩望着满天摇摇yu坠的漂亮星斗,喃喃低语,孩儿很快就能让您得偿所愿。

    出g0ng时已是深夜,慕容岩没有坐车,因为去了趟姚g0ng的缘故,身边连个侍从都没有带,只一人一骑,不急不缓的往g0ng门方向去。

    不一会儿,身后响起另一阵的马蹄声,慕容岩没有回头便扬起了嘴角,等那人夹着几十年不变的药香a href'xianxia.html' target'blank'><u>仙侠<u><a>矗嗤非嵝Αa href'jiujiu' target'blank'><u>舅舅<u><a>。”

    来人四十开外,神情沉静,目光坚毅柔和,面上有医者才有的慈悲宽容面相,他身着太医院的医正服,宽袖衣袍,行动之间药香萦绕不去。

    慕容岩是风流俊俏、颠倒众生的长相,而他唤作这人却眉眼温和,没有给人一丝压迫之感。可这时他一笑,就显得与慕容岩有几分相像了慕容岩那双g人心魄的桃花眼,原来是随了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 p").css('fontsize',cgSize);}<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