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分章阅读_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css('fontsize',cgSize);}<script>

    论,转头问周棠“你为何这样回答”

    周棠“是父皇告诉儿臣的。”

    皇上斥道“胡说,朕只出了题目,何时与你们说过答案”

    周棠伸手往殿上一指“父皇在来之前,就给过提示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殿下,皇上怎么会赏你这个

    、第章 碗莲忆

    周棠伸手往殿上一指“父皇在来之前,就给过提示了。”

    放下手的茶盏,皇上步下大殿,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沉着脸不置可否“是么,我给什么提示了”

    几位皇们也都翘首看着,心里直犯嘀咕哪里这小七乱说的吧,哪里有什么提示

    “父皇,大殿的这些箱盒的,都是今年邻国上贡来的贡品吧”

    “没错。”

    周棠走到一堆贡品间“这些玉石温润透亮,想必是上好的踯躅玉,南莱盛产此玉,所以这几大箱应该都是南莱的贡品。”

    接着他又走向间那一堆贡品“这边有很多锦囊,又那么香,定然是西昭的香料了,所以这边是西昭的贡品。”

    最后他走到大殿的右侧“那这里就是北凌的贡品了。我听说北凌盛产铁矿,那里的寒玄铁铸造出的兵器最是锋利坚韧。可是很奇怪,这边尽是些金银珠宝,铁器却少之又少。”

    周棠捏起一颗大珍珠“这是南海珍珠吧,虽然也很珍贵,但北凌王何必舍近求远,花那么大力气去找南海珍珠,还不如送几块特产的寒玄铁省事。”

    放下大珍珠,周棠说出了自己的结论“西昭和南莱的贡品与往年相差无几,可是北凌却没有如数上贡铁器,所以儿臣猜测北凌王是不是在囤积铁器。囤积铁器的最大用处,当然就是铸造兵器了,兵器是用来打仗的,那样的话,北凌王的居心不就很可疑吗”

    玉石香料铁器,这些都是他从洛平给他的杂书里看到的,什么通州志、什么大原广记、什么山水注,洛平让他当闲书看着玩,他也没费心去记,压根没想到会应用在父皇出的考题上。

    心里怎么想的,他就怎么说了出来。

    周棠说完之后,二皇周柠扫了他一眼,很快又移开视线,蹙眉不语。

    五皇周杭连忙上前去看,拿起北凌进贡的清单,上面密密麻麻的条目,唯独缺少铁器这一项“父皇,七弟说得没错,而且往年北凌上贡的马匹至少五千,可这一次就只有寥寥两千匹,那北凌王莫不是真的有反意”

    词语一出,皇们顿时紧张起来,纷纷猜测着北凌王的野心。

    皇上却不再与他们说这个话题了,他难得向周棠露出了笑意,指着满殿的宝物对他说“棠儿,这些宝贝,你可以任意挑选一个,朕赏你了。”

    “多谢父皇”周棠连忙谢恩,欢喜地去挑选赏赐。

    这是父皇第一次给他奖赏,他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

    选什么呢大珍珠珍珠看不用,换一个。龙涎香上次看见父皇送给大哥用的,应该是治病的吧,我要他何用,换一个。哇,这把匕首好锋利,要不就它吧等等,刚刚那只小盒呢里面到底放了什么

    绕着贡品转了一大圈,周棠最终还是选了那只不起眼的小木盒。

    皇上没说什么,随他拿去了。

    众位皇告退后,皇上坐在殿上,拈起周棠的笺,若有所思。

    周棠小心地捧着木盒,心急火燎地要出g0ng去扫荷轩,他想赶紧见到小夫,想赶紧向他炫耀你看,父皇奖赏我了

    洛平没见到周棠,心下奇怪。

    往常那孩都是早早地等在扫荷轩,有时他出现的时候,周棠已经练完几张纸的字了。可今天临近晌午都还没出现,他不免有些担心,难道是病了

    心不在焉地翻了几页书,洛平还是决定去看看他。

    周棠要出g0ng见他容易,可他要入g0ng就颇为麻烦。守卫问起他,他只能以公务之名搪塞,幸而那名禁军头领认得他,知道他是现在皇上跟前的红人,才没有过多盘查。

    路过朝yAng0ng时,他看见大皇周枫正在哄着撒娇的周衡。

    周衡闹着说“衡儿要跟爹爹回家,衡儿不要住在这里,这里没有人陪我玩”

    周枫身T不适,被他拽得直晃,勉强说道“衡儿听话,你皇爷爷让你住在这里是莫大的恩典,别人求都求不来,你不要任X。”

    “我不要呆在这里那些老头整天要我读书认字,还要我学什么武艺,累Si了疼Si了爹爹你看,衡儿都受伤了”

    周衡捋起袖,露出一段粉白的手臂,上面有着一块红印,看样是哪位武师教他的时候不小心下手重了点。

    周枫看了有些心疼,但还是咬牙道“衡儿乖,你在g0ng里才最安全,听皇爷爷的话,别闹脾气,过几天,咳咳,等爹的病好了就来陪你。”

    父俩又拉扯了一会儿,周衡才放他爹离开。

    洛平远远看着这一幕,心感慨。

    周衡是个天真无邪的孩,集万千疼Ai于一身,可也因此被各方势力觊觎着。

    皇上把他留在g0ng严加保护、悉心教导,说起来是圣宠眷顾,可对于他这样的小孩来说,这样的生活未免太过枯燥无趣了。

    偏偏有人渴望这样的生活,渴望得不得了,却怎么也求而不得。

    想到周棠用各种顽劣手段来x1引别人注意的模样,洛平不觉露出一抹笑意。

    大概真是欠他的,从上一世开始,就放不下这个人。

    不久洛平又看见二皇三皇他们一起出g0ng,心里就明白了。

    想必是皇上召见他们几个皇,所以周棠才没能去扫荷轩,看来是他多虑了。

    不过既然已经进g0ng,就去看看他吧。

    想到此处,洛平朝着浮冬殿的方向走去。行至廊,刚好看见周棠急匆匆地赶来。

    周棠也瞧见他了,先是一愣,随后咧开嘴喊道“小夫你来找我么”

    洛平竖起食指放在唇上示意他小点声。

    周棠总算从过度兴奋回过神来,四下瞅了瞅,见廊附近没什么人,才放心与他说话。

    他献宝似的把手的木盒凑到洛平面前“小夫你看,这是父皇赏赐给我的”

    洛平一眼望去觉得这个盒颇为眼熟,待周棠打开来他才恍然

    “这是碗莲”

    “嗯这朵花叫碗莲么,确实挺贴切的。你瞧它长在这只白玉碗里,多JiNg致啊,而且也能养很久,就算以后花败了,我也能留着碗对不对”

    周棠兴冲冲地说着,全然没有注意到洛平的怪异神sE。

    “殿下,皇上怎么会赏你这个”洛平不明白,这不是上一世皇上赏赐给他的吗,如今怎么会到了周棠的手里发生了什么,为何事情会有这样的变化

    “我答对了父皇的考题,父皇让我自己挑选的啊。”

    “考题什么考题”

    把之前真央殿里发生的事跟洛平说了,周棠得意道“这回可多亏了你,你给我的那些书很有用呢。”

    洛平心里咯噔一声,暗忖这下坏事了,正要细问,此时周棠把碗莲从盒里拿了出来。

    里面的清水洒出了几滴,挂在白玉碗边,晶莹剔透。

    “小夫,你喜欢这朵碗莲吗,不如我把它养在扫荷轩吧”

    他笑得灿烂,洛平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算了,他正在兴头上,还是不要这时候与他说那些东西了。

    接过那只玉碗,看着与梦一模一样的纹路,洛平忍不住用手抚m0。

    白玉碗上雕着细致的莲,那几滴清水如同朝露凝在上面,衬着雪白的花朵,实在让人Ai不释手。

    思绪像是与重叠了,洛平发出与那时同样的感慨“真漂亮,是不是”

    “嗯。”

    皇上,你想把欠了臣的都还清吗那您还差臣一碗莲花。

    洛卿啊洛卿,朕不过儿时害你摔碎了一朵碗莲,至于记恨到现在吗如今你想要多少朕便可以给你多少,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回皇上,臣不是记恨。臣只是忘不掉也放不下,有些东西碎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

    就算现在一切重来,他已不是的洛平,他也不是的周棠了。

    他悉心教导周棠,无意间改变了开局,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变数吧

    洛平看着碗莲,竟有些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现实。

    周棠专心看的却是他,眼里映着洛平痴迷的目光,仿佛自己也跟着痴迷了。

    说来也怪,在挑选的时候,他明明更想要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可一看见盒里的这朵碗莲,就觉得小夫一定会喜欢。

    就因为小夫会喜欢,他才选了它。

    有廊风吹过,撩起一缕长发,掠过玉碗的上方,柔软地绕着那朵莲花的千指。

    周棠忽然闻见一GU清甜的香味,曼妙而远,一时间他分不清是那朵花的味道还是身边这人的味道。

    鬼使神差地,他伸手抓住那一缕黑发,循着它一直m0到洛平的鬓角。

    洛平僵住“你做什么”

    周棠愣愣道“你的头发乱了。”

    本来把乱掉的发丝别到耳后,周棠就准备撤回手了。可是见到那只微微泛着红的耳尖又忍不住伸手去碰,谁知手指刚刚碰到,洛平便像受到惊吓般猛地向后退去。

    只听哗啦一声脆响,木盒倾翻在地。

    里面的玉碗摔碎成数瓣,莲花的根j也断了,清水流淌一地。

    两人都怔在当场。

    周棠愣了好一会儿,眼睛发直地望着一地狼藉。

    还是洛平先反应过来“殿下,对不起。”

    周棠看看他又看看地上,脸上先是苍白,转而变得通红“这是父皇给我的赏赐他给我的第一件赏赐你怎么能摔碎了它洛平你混账你拿什么赔我”

    怒骂着他,周棠的双眼都气红了。

    泪水在眼眶打转,但就是倔强地不肯掉下来,那一层Sh润看得让人心疼。

    洛平把碎片和残花拾进木盒,递给他,还是那句话“殿下,对不起。”

    “我不用你跟我说对不起我不要你的道歉”

    周棠也不知道自己在愤怒什么。

    东西已经碎了,他知道无可挽回,也知道不能全怪小夫。

    可他就是止不住地难过。

    听到洛平向他道歉就越发难过。

    x口一阵阵纠痛着,好像自己才是犯了错的那个人,好像该说道歉的应该是自己,却都被这个人抢了去。

    “你走开”抱着木盒这条廊,周棠此刻不想面对洛平。

    也不想面对混乱的自己。

    洛平望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世事无常,总有太多的无可奈何。

    这朵碗莲终究是碎了,就像一个命运的捉弄。

    上一世是周棠故意拽他,害得他的碗莲从手上跌落,这一世碗莲的主人换成了周棠,害它摔碎的人却成了他。

    明明只是一样微不足道的物件。

    可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们都要为它而伤神。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预告

    帝师帝师会随便g搭寂寞的小g0ngnV吗

    、第七章 论江山

    天sEY沉沉的,雨点打在青石路上劈啪作响,吵得人心里越发烦闷。

    想要开窗透透气,吹进来的风带着料峭寒意,小小的浮冬殿显得更加冷清。

    周棠一连两天没有去扫荷轩,说好要与洛平讨论的却乱放在桌上,自己想提的疑问早已忘光了。

    他在生气。

    生洛平的气,也生自己的气。

    他气洛平打碎了父皇赏他的碗莲,气自己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if(getcookie('cgSize')""){var cgSizegetcookie('cgSize');(".boxbox p").css('fontsize',cgSize);}<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