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章 周佩茹训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佩茹现在才想起来,沈卓文曾经跟她提过,徐有承当初空有学问,可是却是个倒霉鬼,可是娶了张月娥之后,这个倒霉鬼就转运了!再结合刚才赏花宴之前,徐苗说的那番话,周佩茹现在心里觉得,肯定是张月娥曾经说过的一些话起了作用,之前,张月娥还说过她想要孩子可以自己怀的这种话,现在不就是应验了?

    “姐姐你说什么?有承哥哥英俊潇洒,文采斐然,怎么会配不上那个村姑?”周佩妤不敢置信的说。

    周佩茹心中一凛,她瞪了周佩妤一眼,“佩妤,你的教养呢?婶婶就是这么教导你的?让你当着我的面说道我朋友的坏话?!”

    周佩妤不甘心的跺跺脚,小声的嘟囔一句,“我说的又没错,她不是村姑是什么?有承哥哥明明可以娶大家闺秀的,为何要娶那么一个村……女人。”到底是怕周佩茹生气,周佩妤临时改了口。

    “你口中的那个英俊潇洒,文采斐然的有承哥哥是个不折不扣的倒霉蛋!就算你想嫁给他,叔叔婶婶也不会同意的,更何况,你怎么就不想想,徐有承宁愿娶一个你口中的村姑也不愿意娶你,在难道你就不能自省一下?!”周佩茹难得毒舌一下,因为她觉得,自己若是在对这个妹妹客气,恐怕她还会不知悔改,心怀奢望!人家徐有承已经成亲这么久了,周佩妤居然还没有放弃,这是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难不成,她堂堂周家的小姐,还想给徐有承当妾室不行?先不说徐有承要不要她,如果她真的有这种想法,那周家的脸都要被她给丢光了!此时的周佩妤的脸上火辣辣的,她只感觉周佩茹的话就像是一个巴掌,直接扇到了她的脸上,并且还啪啪作响!

    是啊,徐有承为何宁愿娶那么一个农家女,也不愿意娶她?难道真的是被父母逼的吗?对,现在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肯定是因为他的父母逼着他娶那个女人的!

    周佩妤坚决不承认,是因为张月娥比自己抢,所以徐有承才会娶她的!

    周佩茹看着周佩妤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换,摇头失望的说,“佩妤,这青州府放眼望去,好儿郎一大把,你身为周家小姐,想嫁给谁不行?为何非要执着于徐有承?要我说,这徐有承真的好?他出了长得好,有些文采以外,还有别的什么优点?要家世没有家世,要能力,若不是娶了月娥,他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秀才,连考场都走不进去,又怎么可能成为解元公?你现在看到的徐有承光鲜亮丽,但是若是没有张月娥站在他的身后支持他,他也只不过是个落魄书生而已!你醒醒吧!想当初多少没有出闺阁的姐妹看上徐有承了,可是现如今不还是该嫁人的嫁人,该成家的成家?只有你,将自己的名声弄得如此不堪,现在还没有多少人知道周家的周佩妤曾经看上过一个穷书生,难道你还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吗?这样你要让你的颜面何存?你又想让周家颜面何存?!”

    周佩茹这番话说的不可谓不重,可是这每一句都是在提周佩妤着想,她就像让周佩妤认清楚现实!

    现实就是,徐有承只是一个出身农家是,长相英俊,有些文采的穷酸书生,并且,这个穷酸书生还已经成亲了!根本就配不上周佩妤!

    周佩妤也不是那种不懂好赖的人,不然周佩茹也不会劝她了,听了周佩茹这番话,周佩妤抿抿嘴,沉默了。

    周佩茹叹了一口气,“佩妤,你别怪姐姐不向着你,其实我说这些全都是为你好,这张月娥听说邪性的很,跟她关系好的人,运气都不错,可是谁要是得罪过她,全都倒霉了,我觉得这种事情只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也是怕你魔怔了,最后再将自己陷进去,才对你说这些的,而且,如果你抛开这一层去跟月娥嫂子接触,你就会发现,她这个人真挚的很,你若真心待她,她定然会真心待你。你付出真心了,好事也就找上门来了,你看看你姐姐我不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吗?”

    周佩茹说完还点点头,她是越说越觉得自己说得有道理,她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的事情,觉得可不就是这样吗?当初她因为瞧不起徐有承,所以偷偷的看了徐有承写给沈卓文的信,看到信上的内容,她是一点都不相信,觉得徐有承夸大其词,他的媳妇做个梦,咋就是老天爷的示警了?怕沈卓文看了那封信就真的放弃进京赶考,耽误她成为官太太。她便毫不犹豫的还将信给烧了!

    结果如何?沈卓文明明考在前列,稍微活动一下,就可以进翰林院的,可是却还是离开了京城,准备去别的地方做一个小小的县太爷去!

    然后,他回来没多久就发现自己偷看信件的事情了,还因为这个跟她吵了一架,好多天没有说过话!自己气不过,就让小翠去买羊肉汤,结果却吃到了好吃的羊肉卷饼,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没想到,就因为这小小的羊肉卷饼,就打破了两人的僵局,两人还一同去徐家拜访,结果,去了徐家之后,她跟沈卓文的关系是越来越好,现在居然还怀孕了!

    周佩茹怎么想都觉得,这跟张月娥有关系,一开始她诋毁张月娥,后来,她跟张月娥成为朋友,这不正好印证了,沈卓文当初跟她说过的话?谁想要伤害张月娥就会倒霉,谁要是真心对待张月娥,就会遇到好事!

    周佩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周佩妤,“所以说,我还是劝你趁早放弃徐有承吧,别到最后,你男人没有得到,还伤到了自己。我已经出嫁了,不是周家人了,所以我不怕,可是你也得替我叔叔婶婶想想啊?还有你兄弟姊妹,他们若是被你连累了,将来还做不做人了?”

    周佩茹这一通说教,将自己说的口干舌燥的,因为要教训妹妹,所以周佩茹让丫鬟们全都出去了,只好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哪知道,她这茶杯刚放到嘴边,周佩妤就撇了撇嘴,捂脸哭了起来!

    周佩茹吓了一跳,“哎你别哭啊!我说这些也是为你好,你哭什么?说句粗俗的话,不就是个男人吗,凭我妹妹的长相与家世,这青州府的男人还不是随便挑?”

    周佩妤一头扎进周佩茹的怀里,周佩茹吓了一跳,她赶紧护着自己的肚子,但是却没有推开周佩妤,而是用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她知道,周佩妤只是想要发泄出来,只要发泄出来她应该就好了,毕竟,她也有自己的尊严,若不是尊严作祟,她恐怕早就找上门了,不可能在这种场合才第一次碰到张月娥。

    过了好一会,周佩妤才抽噎着直起身,羞赧的转过头去,掏出手帕擦了擦眼泪。

    “哭出来好多了?我就知道佩妤你能想通的。”周佩茹欣慰的说。

    周佩妤点点头,然后带着点哭音说,“我也要进宗妇学院!”

    周佩茹一愣,“啥?”

    “我要进宗妇学院,我倒要看看,那个张月娥到底哪里好,不仅让有承哥……”一想到,现在叫有承哥哥已经不合适了,周佩妤就僵了一下,然后改口说,“不仅让徐有承娶了他,还让姐姐你视她为闺中密友!”

    周佩茹犹豫了一瞬,就点头同意了,总是拦着这孩子,没准她永远也走不出来,那就不如让她去接触一下张月娥,想来她就能明白这各中缘由了。

    沈卓文是知道家里今天有赏花宴的,所以他早早的就回来了,因为今天早上出去的时候,他特意叮嘱小翠,到时候一定要多留一些蛋黄饼。回来晚了,他怕那蛋黄饼全都被周佩茹给吃了!

    可是他一回家,门房见到他就笑嘻嘻的给他作揖,说是恭喜他了,弄得沈卓文一头雾水的。

    然后,回他们的院子的这一路上,不管是丫头还是婆子,全都跟他福身道喜,沈卓文不仅一头雾水的,这一路上就在琢磨,自己到底何喜之有,就算有喜事,怎么大家都知道,却只有他不知道?

    直到他走到房门口,喜鹊正好撩门帘出来,看都沈卓文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恭喜爷了。”

    “哎喜鹊啊,我这走了一路了,大家见到我都说恭喜我了,你们到底在恭喜我什么?”沈卓文终于忍不住了,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问出口。

    哪知道,喜鹊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抿嘴一笑,“是天大的喜事,大爷想要知道,还是去问大奶奶吧。”说完,她也不等沈卓文继续问,侧过身就走了,大奶奶想吃番薯呢,她得赶紧去大厨房说一声去。

    沈卓文深吸一口气,自己掀开帘子进去了,既然说是道喜,那肯定是个好事,既然是好事,那他还着急干什么?

    周佩茹早就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她难得坐直了身体。

    沈卓文掀开帘子,就看到周佩茹正坐在软塌上看着门口的方向呢,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看着自己呢。

    他眉毛一挑,按照往常,周佩茹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时候肯定已经站起来,走过起来,善解人意的给他倒水,然后殷切的问他,今日出去累不累,中午在外吃的什么了。

    可是今天,她却坐在那里没有动,而且老神在在的样子,好似在等他过去一半。

    沈卓文心中千回百转,然后就走了过去,“大奶奶难道不跟我道喜?我这回家以来,已经不下三十个人跟我道喜了,我现在能不能知道,自己何喜之有?!有什么好事是我不知道的?”

    周佩茹拿起一杯茶,递给沈卓文,“大爷今天在外辛苦了,先喝一杯水吧。”

    沈卓文不知道周佩茹要搞什么花样,便接过水杯,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这一喝不要紧,“这水怎么甜滋滋的?”

    沈卓文低头看了一眼茶杯,然后就皱起了眉头,“这里面怎么放了枣片?”怪不得甜滋滋的呢。

    周佩茹莞尔一笑,“这是红枣桂圆茶。”

    “哦,今天这赏花宴办的如何?宗妇学院的名头打出去了么?蛋黄饼有没有多留一些?”沈卓文放下杯子,一屁股坐在软塌的另一侧,说完这番话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今天家里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大家全都给他道喜。这周佩茹也有些不对劲,明知道他不喜欢喝这些甜滋滋的水,今天却给他倒了一杯红枣桂圆茶。

    等等!沈卓文猛然睁大双眼,一连惊喜的看着周佩茹,“红枣桂圆红枣桂圆,你有了?!”

    他就说!怪不得大家一个个的都跟他道喜呢!

    周佩茹抿嘴一笑,然后矜持的点点头。

    “怪不得!怪不得大家见到我就道喜,原来是这样!大喜,果真大喜啊!”沈卓文蹭的一下就从软塌上起来,蹲在了周佩茹的脚边,一双大手,手足无措的举着,想要触摸一下周佩茹的肚子,但是却有承不敢的样子。

    “我是要当爹了?”沈卓文太起头,惊喜的说。

    周佩茹笑着点点头。

    “是怎么发现的?几个月了?请大夫来看过没有?”

    “你问我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回答呀?”周佩茹嗔怪道。

    “我不急,你慢慢说,咱们有的是时间呢。”

    “今天月娥嫂子做了新吃食,我闻到咸蛋黄的腥气就吐了,然后月娥嫂子就跟我道喜,说我可能有喜了,许郎中来了一号脉,果真是喜脉!许郎中说已经一个多月了呢。”

    随着,周佩茹的娓娓道来,沈卓文终于弄清楚事情的始末,不过,对于前因后果他根本就不关心,他好似只听到了那最后一句话,周佩茹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

    “那岂不是我从京城回来没多久你就怀上了?”沈卓文顿了一下继续说,“那许郎中有没有说你这胎怀相如何?咱们之前的……咳咳,对孩子有没有影响?”

    ------题外话------

    日更八千的第一百天~!圆满完成~!撒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