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章节目录 第86章 忠烈遗孤太平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武将庙后院。

    黄昏时分,大枣树下,苏烈看罢手中信,微微摇头。

    “抱歉,苏某已经归隐田园,退隐江湖了,打打杀杀这些事情已经不想再参与了。”

    来人一袭长袍,见此失望至极。

    “苏兄不想为义父报仇乎?”

    “不想为当年无数的弟兄袍泽们报仇乎?”

    苏烈摇头。

    “俱往矣,如今天下已定,再去争也只是徒增杀孽而已,又有何意义呢?”

    “苏兄错矣,想当初李渊欲空山东,使男子年十五以上皆坑之,小弱及妇女,总驱关中,以实京邑。苏兄与高将军等奋起反抗,追究汉东王起兵,那时是多么的慷慨悲歌,为何如今却已经毫无血性了?”

    “今非昔比了,当初天下大乱,各为其主,皆为争天下。然如今天下大位已定,人心思安了。”

    “苏兄真不想为高将军,为旧太子复仇乎?苏兄莫忘记高将军是死在谁手里,而苏兄当初兵败后还能得到赦免苟活如今,又得得谁之恩?杀苏兄义父的正是李世民,而赦免苏兄的却正是旧太子”

    可任来人怎么劝说,苏烈却都只是摇头。

    “苏兄莫非是嫌给的官职卑微?洺州都督、刺史这个职位可不算低了,何况大王还已经封你为武邑侯。只要苏兄肯起兵举义,到时建功立勋,肯定还更有重封”

    苏烈只是摇头。

    “看来苏兄真的已经丧胆了”

    苏烈不以为意的笑笑,想他苏烈苏定方本是翼州武邑地方豪族,年十五岁便随父亲组建乡团征剿流贼,保境安民。他年虽少,可却胆气绝伦,骁勇善战,每战必为先锋。父亲后来讨贼战死后,苏烈不满二十岁便接过统兵讨贼重任,继续讨贼安民。

    当时河北最凶恶的贼匪张金称,便是被他亲手斩杀,他还曾经击败了横行一时的巨贼杨公卿。

    只是当时隋朝已经无可挽救,窦建德起兵后,很快凭着仁厚爱民深受河北百姓爱戴,苏烈最终便也率部投奔窦建德,他在窦建德麾下大将高雅贤下作战,高非常欣赏他,收他为义子。

    窦建德兵败被杀后,苏烈随义父高雅贤追随刘黑闼起兵反唐,两起两败。义父在刘黑闼第一次兵败时被杀,苏烈则在刘黑闼第二次兵败时被俘,后来被太子建成赦免,从此返回家乡,并不出仕唐朝。

    十五岁上战场,如今年方三十三岁的苏烈其实已经是员沙场老将了,百战余生的将军岂会怕死?

    他只是已经看透了,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何况,那个造反的人又是李瑗,一个只知道抢人妻女的家伙,何德何能值得他去追随呢?

    “兄台请回,代我向大王问好,就说我征战厮杀十六年,早就厌倦了厮杀了,如今只归隐田林而已。”

    “你再好好考虑考虑,我会在洺水城呆三天”

    “我意已决,不用再考虑,兄台请回吧,不用在这浪费时间了。”

    来人失望的甩袖离开。

    苏烈怔怔出神。

    那个举枪练习的少年停下动作,走到他面前。

    “师父,刚才那谁啊?”

    “一个故人”苏烈笑笑。

    “他找你干嘛?”

    苏烈伸出手在男孩的脑袋上揉了揉,“一点小事,太平郎,今天的枪练完了吗”

    “一百记刺枪已经刺完了。”

    “你没趁我刚才谈话便偷懒吧?”

    “师父,我才没有呢。”

    苏烈哈哈一笑,“好吧,师父相信你,既然完成了今天的任务,那就赶紧去打水擦拭下身体,换好衣服回家去吧,你娘估计饭都做好了呢。”

    “师父不跟我一起回去吗?”

    “我今天就不去了,你回去时注意些,今天大墟人多,当心被人把你拐了去。”

    “哼,要是遇到坏人,我就拿这大枪扎他。”

    男孩扛着长枪离开,苏烈看着他那幼小的背影怔怔出神。

    想当年,他跟男孩的父亲交手过多次,战场上生死相杀,谁料到如今自己却成了这孩子的师父,还在这里尽心教授他枪术呢。

    “罗士信啊罗士信,你小子确实厉害,当年你抢走了线娘,我很不服。可惜你小子运气不好,战死在了这洺水,你可知道你这样一走,线娘有多么的痛苦,可你又是走运的,你虽然走了,线娘却为你生了个遗腹子,而且这小子很像你,长的虎头虎脑的,小小年纪练武却极有天份。若是你没死,能亲自教这孩子武艺多好啊。”

    苏烈收拾好院里的刀枪,擦拭着这些武器,他不由的想起了曾经的金戈铁马。

    “夏王,义父,你们能够理解我现在的决定吧?”

    当初窦建德虎牢关大败被俘,李世民承诺不杀,可押到长安后却被斩,之后朝廷又要血洗山东,高雅贤范愿等拥刘黑闼起兵,苏烈也是毫不犹豫的骑上马披上铠甲上阵。

    那代表着他们这些燕赵儿郎们为夏王的复仇,李唐言而无信,他们要复仇。

    那一次,无数个苏烈奋而起兵,凶悍顽强,打的唐军节节败退,最后李世民亲自统兵来到,苏烈等击败了李艺、李世绩、李神通、薛万彻、薛万均、史万宝等,但最终却还是败在了李世民、秦琼、王君廓、罗士信等之手。

    义父高雅贤也在那一战战死了。

    战败后,苏烈逃回老家,隐匿山林,东躲西藏许久后,刘黑闼从突厥再次卷土重来,苏烈也第一时间响应,他要为义父报仇。

    苏烈拼了命一样的与唐军对战,然而半年后,他们还是败了。

    唐太子建成俘虏了他,却没有杀他,将他赦免。苏烈不肯归附大唐出仕为将,最终选择归隐山林。

    自那时起,对于苏烈来说,往事不愿再提。

    他已经为窦建德、为高雅贤复仇战斗过,最终败了,也不想再战了。

    他现在一心只有线娘,只有太平郎。

    那次赦免归隐后,他偶遇了当年心爱的夏公主窦红线。当年他为夏国先锋大将,年轻勇悍,深得夏王喜爱,曾经有意要把女儿红线公主许给他。

    只是后来红线在战场上偶遇到瓦岗大将罗士信,两人年纪相当,罗士信的勇悍大胆博得了红线公主的喜爱,最终夏国公主居然被瓦岗大将罗士信拐的私奔出走。

    因为这事,苏定方曾经痛苦过很长一段时间,也极恨过罗士信。

    后来夏国与唐军作战时,苏定方也在战场上找过罗士信交手,欲亲手斩杀此人,可两人不分胜负。

    后来罗士信战死洺水消息传来时,他还曾一度十分失落。

    当他后来在洺水意外遇到了线娘时,现她居然带着个年幼的孩子。当年红线私奔投罗士信,离开了河北。后来瓦岗兵败,罗士信带着红线先是投了王世充,后来又弃王世充投唐。

    很快,李唐与王世充决战中原,窦建德挥兵南下救援,唐夏郑三国大战,罗士信做为唐将也开始与夏军交战,窦红线夹在中间很痛苦。不久窦建德兵败被俘入长安斩,窦红线悲痛之下离开了长安。

    刘黑闼等起兵反唐,罗士信随李世民入河北征讨,最终罗士信战死洺水。

    罗士信不知道的是,窦红线离开他时,恰好刚有了身孕,他战死洺水不久,他的遗腹子出生。

    红线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赶到洺水,却连罗士信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

    后来当地人建起了猛将庙纪念罗士信,窦红线便带着孩子从此长留此地。苏定方后来偶然在此遇到红线,也便迁来此地隐居,他一面照顾红线一面教导着那孩子。

    一晃也已经三年了。

    猛将庙前堂。

    进入庙门,前殿设有财神堂,左右两边是如来、观音、善财、龙女等,正殿则是猛将罗士信,身披铠甲,手执马槊,背弓负箭,威武不凡,两侧是十八尊罗汉。

    “三郎,当地百姓祭祀罗将军,称为他天曹司上天王。”

    秦琅看着这尊泥胎雕像,这位是秦琼曾经最亲密的战友,隋末时,秦琼与罗士信并为张须陀的左右先锋,无数次搭档冲锋陷阵,后来一起转投到裴仁基麾下,再随裴仁基投瓦岗,再到后来被迫归附王世充,再到弃郑归唐。

    归唐之后,罗士信被封为郯国公,绛州总管,秦琼则是秦王府马军总管,后来封翼国公。

    论勇悍,罗士信甚至在秦琼之上。

    他在洺水城战死时,才二十三岁。

    秦琅在神像前跪下。

    “叔父,怀良前来拜祭,我阿耶在长安时常怀念你。”

    秦琅磕头。

    猛将堂罗士信的塑像后,太平郎悄悄探出脑袋打量着这个跪拜自己父亲神像的人。

    听到他称父亲为叔父时,他更感好奇。

    “罗叔,这是侄儿酿造的国公酒,特捎来请罗叔喝。”

    “这是我刚才在外面买的一些猪耳朵,我以前常听我阿耶说罗叔当年在张帅麾下为执衣,想要上战场,结果被人嘲讽年少个矮,当时罗叔才十四岁,听后不服气的身披三层铠甲,跳上战马执枪冲入贼阵,连数杀贼,并割下贼耳吃掉,回来时颈上挂了一串贼耳,震惊众人,从此张帅不顾众议,让叔父披甲上阵这些猪耳朵,罗叔就将近一些。等回头,我弄些更好吃的卤耳丝来孝敬罗叔。”

    太平郎偷瞄那盘猪耳朵,见猪耳朵炸的金黄,切成细长的耳丝,香气诱人,刚刚练完枪早就饿了,口水都被诱出来了。

    伸出手去擦口水,一不小心却从神像后面滚落下来。

    秦琅正拜祭罗士信呢,哪料神像突然动作,一个孩子滚落,连忙伸手去接。

    等孩子接到手,现这孩子居然跟那神像面目极基相似。

    “你是?”

    太平郎被接住,倒是胆大的很,“你刚不是喊我父亲叫叔父吗,那我就是你弟了。”

    “你父亲?弟弟?”秦琅怔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