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卷 第二六七章 【你好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o21年,11月12日。

    柳城,南中大学二医院。

    陶欢坐在病床上,看着自己包扎好的右手和胳膊,她非常清楚自己受的伤很严重,虽然说夏仪及时帮她处理了被浓硫酸泼到的地方,但是那强烈的腐蚀性并不是美好的童话故事。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事情和她想的有些不一样。

    在夏仪进来看见的那一瞬间,她哭了,委屈地哭了起来,那么受到伤害的应该是她,可是现在为什么会不一样。

    事情不应该一面站在她这个受害者这边吗?

    难道说是实验室的监控器拍到了她将浓硫酸倒进周韵咖啡里面的画面,不可能,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监控器,再说她是站在那杯咖啡前面,根本就不可能拍到。

    那么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还在调查?

    就在陶欢还在病房里面念头不断,紧张不安的时候,病房的门打开了。

    夏仪走了进来。

    ……

    夏仪脸色有些沉重,望着坐在病床上,脸色憔悴的陶欢,深吸了一口气,将给陶欢带过来的饭盒放在病床头的柜子上。

    “夏仪,你,你怎么了?”

    陶欢明显地看出来了夏仪的脸色不对劲,尤其是望着她的眼神像是带着失望,这样的想法让陶欢心中一紧,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陶欢,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想要把那杯浓硫酸泼到周韵脸上?”

    “不,不是的,我没有,没有……”

    听见夏仪的话,陶欢一瞬间脸色就变了,很是紧张,慌张地说道:“根本就不是,不是那样的,我没有,是周韵,是她把那杯浓硫酸倒在我身上的。”

    “夏仪,你不是也看见了的,对,你不是也看见了!”

    “你可以给我作证的,是周韵……是她泼我手上的。”

    陶欢的声音颤抖,带着急促,最后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紧紧抓住。

    因为夏仪看见了,夏仪亲眼看见是周韵泼到她身上的。

    夏仪是她的证人!

    ……

    夏仪脸色一僵,她是亲眼看见了,亲眼看见的那一瞬间,周韵手里握着浓硫酸的杯子,而陶欢则是被浓硫酸泼到了手上。

    因为这个缘故,那个时候她也就是认为她看见的就是真相。

    她冲上去赶紧帮着陶欢处理,就在处理之后,她送陶欢去医院的时候,愤怒地质问周韵,为什么要那么做!

    为什么要把浓硫酸泼到陶欢身上!

    夏仪低头沉默了片刻,才低声喃喃说道:“我看见了,但是看见了不一定是真相。”

    听见夏仪这样一句话,陶欢瞬间如置寒窖,整个人被彻底冻住了,身心都在恐惧害怕。

    “夏仪,夏仪你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说?你明明亲眼看见了,难道你……也不相信我,为什么……”

    陶欢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整个人哭诉着说道:“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

    “是周韵,是她泼到我手上的。”

    夏仪看着委屈得哭了起来的陶欢,心里也很不好受,但是事情根本就不是她一开始想的那样,说道:“学校给周韵开了处分。”

    开了处分?

    陶欢抹着眼泪的左手有一瞬间的停滞,声音嘶哑,满脸泪水,委屈地问道:“为什么只是处分,她都这样做了。”

    “不是的。”

    夏仪一看陶欢只怕是误会了,声音放缓,有些不忍心看陶欢哭泣的眼神,想到事情的结果,真的心生不忍,低声说道:“学校给周韵开了处分,是因为她把咖啡带进了实验室。”

    “实验室不允许带任何饮料食品。”

    什么!

    陶欢整个人猛地一抬头,震惊地望着夏仪,眼中的泪水还挂在脸上,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荒唐,像是听错了一样。

    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原因处分周韵?

    不应该是直接开除,要把周韵送给警察?

    她可是拿浓硫酸泼她了!

    陶欢的脸色变得有些狰狞,那一脸的愤怒就那样想要冲出来,嗜血通红的眼睛让站在她面前的夏仪都被吓到了。

    ……

    陶欢猛地一下站起来,望着夏仪,急声问道:“为什么?周韵她拿浓硫酸泼她,为什么只是处分,为什么不开除她?”

    “周韵说你往她的咖啡里面加了浓硫酸,还有是你想拿浓硫酸泼她,她抓住了,最后撕扯的时候,那浓硫酸才泼到你手上。”

    “说你根本就是活该!”

    “陶欢你是不是要杀周韵?是不是你在网上曝出周韵的那些消息,还有寄过来的那些诅咒的快递是不是你让人寄给周韵的?”

    说着,夏仪都忍不住哭了起来,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答案,这样的真相。

    她真的很难相信就是面前这个瘦瘦的陶欢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可怕的事。

    “没有,不是的,我没有……”

    陶欢整个人脸色大变,刷地一下变得雪白,整个人身子都在抖,哭着说道:“我没有,是她,是她在诬陷我。”

    ……

    “没有?”

    周韵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许婉清和林歌两个人,冷笑一声,问道:“陶欢,你怎么好意思说没有?”

    陶欢看见周韵走了进来,整个人脸色都变得狰狞可怖,那眼神恨不得冲上去杀了周韵,可是下一秒却是哭着说道:“周韵,你好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明明是你,明明是你,你为什么……”

    我好狠?

    周韵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说道:“我狠不狠,我不知道,后面很快就应该会揭晓,究竟是谁会被开除,还有后面还会怎么样,很快就会知道。“

    “我过来是想要提醒你,陶欢,之前给你买咖啡的那杯钱你还没给我,现在能不能还给我?”

    “你该不会以为我是请你喝的咖啡吧?”

    “我这么狠的人,怎么会请你喝咖啡?”

    “你说是不是,陶欢?”

    就是这样一句话,无情冷漠的一句话。

    “周韵——“

    夏仪听见周韵这句话,没想到周韵会这么说,上前想要劝说一两句。

    周韵没有理夏仪,就那样望着陶欢,无悲无喜,就仿佛在看一个与自己无关的陌生人。

    然后,平静地说道——

    “对了,如果你现在身上有钱,现在就给我!”

    “怎么办,我就是怕你以后不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