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四小说网

正文 第两百六十二章 残阳如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杀你们的人……”

    声音清澈,如山涧泉水,叮叮咚咚,透着丝丝雨露。明明是狂到极致的话,可听来却舒缓之极,似水如云,不染半点尘埃。

    像是一抹微风,吹过百花,轻拂而至。

    高瑜逃过一死,陡然听到此话,脸上一喜连忙回头看去。

    万花丛中,说话之人一袭青衫,身背剑匣,面容清秀俊朗,缓缓而至。

    不是林云,又会是谁。

    他与在那灵谷深处,青玄前辈隐居之地,与金色猛虎演练拳法。

    待得龙虎拳颇有精进之后,趁着天还未黑便赶了过来。

    却未想到,见到如此一片惨况。

    三十多人的高家护送队,半数死亡,死状凄惨,几无完尸。残肢断骸,鲜血内脏,混在一片破败的群花中,令人触目心惊。

    还活着的人,除却白秋水外,尽数跪倒在地,神色屈辱,苟延残存。

    倒是之前随手所救之人,颇有勇气,连步尘和萧然都将头埋在了双腿之间。

    一个地方豪强的弟子,却敢在生死存亡之际,还记得自己的本分。

    此行高家护送队,只有一个任务,就是保护白秋水的安全。

    可眼下,独眼散修和枯廋散修,明摆着要对白秋水行不轨之事。

    举目望去,敢站出来的,却唯独高瑜一人。

    说来,可真是讽刺。

    “林云!”

    跪在地上的高家子弟,眼中都闪过一抹诧异之色,林云居然回来了。

    这个他们口中胆小怕事,觉得已经死在灵谷深处的不耻之徒。

    不仅回来了,还大大咧咧,从血骨散修手中救下了高瑜。

    “这怎么可能!”

    诸多宗门翘楚眼中神色愕然,根本就没有想过,以林云的实力竟然还敢重新现身。

    “找死吗?这家伙!”

    一同跪在地上的萧然,同样神色震惊。

    “哼,自不量力,来了又如轰然来了也得跟我们一样跪着。”

    步尘眼中闪过一抹阴霾,冷着脸小声诽谤道,他不认为林云会是这三人的对手。

    别说这大盗血峰,其两个手下,就能轻松收拾林云。

    来了也是找死!

    枯廋散修和独眼散修,打量着林云,嘴角渐渐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

    玄武三重修为……不知道又是哪个宗门弟子,口气竟然如此之狂。

    之前步尘和萧然,语气比之更狂,可现在还不一样夹着尾巴,跪地求饶。

    “大哥,这小子怎么处理?”

    枯廋散修轻声笑道。

    “玩玩呗,反正也是无聊。”

    血峰正眼都没打量林云,他的目光,一直在观察着灵谷中的百花。

    在他眼中,这片无人踏足的灵谷,简直就是一处天地宝库。

    若能占据这灵谷,假以时日,定能称霸血骨森林,将所有散修都给整合。

    倒到时候,所有血骨散修,尽能为其所用。

    一念及此,不由心头狂喜。

    至于突然出现的林云,一个连步尘和萧然都不如的废物,根本就未放在眼里。

    “林公子,这三人都是血骨散修,你若是有能力,就自己走吧。”

    白秋水看着林云,眼中却并未有多少喜色,忧虑更甚。

    “走?就算要走,也得带你一起走。何况……”

    林云轻声安抚一句,将血龙马招了过来。

    保护白秋水是本分,是他的任务和职责,若真要走,肯定得带着她。

    “老三,现在的年轻人,都是这般张狂了吗?啧啧,好像将你我都未放在眼里呢?”

    独眼散修盯着林云,笑出声来,言语间充满玩味之色。

    “想走?一个都走不了,给老子跪下!”

    枯廋散修脸色陡然一寒,尸山血海中堆积起来,凝练数年的恐怖煞气,朝着林云席卷而去。

    此煞气一出,顿时让跪在地上的高家弟子,惶恐不已,颤颤巍巍起来。

    早已吓破胆的他们,眼下这煞气一出现,心中恐惧,便无法抑制。

    咻!

    林云双目微凝,目光一扫,直视这席卷而至的煞气。

    眉宇间宛若实质的王者妖煞,带着凌厉的锋芒,狠狠一刺,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寒芒凛冽。

    咔!

    那奔袭而至的煞气,瞬间被刺碎,炼化了三尊王者妖煞的气势。配合着林云浑身剑意,如雷芒般闪电而至,眨眼间就来到了枯廋散修面前。

    轰!

    枯廋散修脑海中,嗡的一下就炸了,仿佛有三尊玄武六重的霸主级妖兽,冷冰冰的盯着他。

    不,是比这更为可怕。

    眼中闪过抹骇然之色,枯廋散修,狂退了好几步。

    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只一眼,便吓退这杀人如麻的枯廋散修,众人心中顿时大惊不已。

    林云收回目光,抱起白秋水,送到血龙马背上,双眼微眯,笑道:“何况我为何要退?杀光他们,不是更好!”

    七玄步,人过留影,一步七拳!

    蹭蹭蹭!

    话音落下,林云心中狂喝一声,一步之间,留下七道残影,每道残影各出一拳。

    每一拳,都蕴含着他,玄武三重巅峰,由紫鸢剑诀和岁月心经同时凝练过的浑厚真元。

    嘭嘭嘭!

    等这拳芒杀到独眼散修面前之时,如平地惊雷,巨响不止,拳芒如剑,剑出如拳,拳剑合一,舍我其谁。

    “玄武三重的虾米,也敢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找死!”

    炎钢拳,百炼成钢!

    独眼散修怒喝一声,身上腾起浓浓烈焰,肉身仿佛是熔炉中锻造的精钢。

    “二哥小心。”

    被吓退的枯木散修,飞身上前的同时,连忙出言喊道。

    嘭!

    可还是迟了一步,拳芒对碰,彷如摧枯拉朽。独眼散修沸腾不已的拳芒,一触即散,嘴角溢出丝血渍,被轰得爆飞出去。

    “可恶!”

    枯瘦散修眼中怒火中烧,不给林云任何反应的机会,飞上前来,便是以手为爪。

    撕扯出刺耳的破空之声,朝着他,狂风暴雨一般袭来。

    其双爪如钩,闪烁着凛冽的寒芒,隐隐间还缭绕着丝丝血气。

    之前高家弟子,就有不少人,是被其抓破心口,当场撕成两半。

    这一手魔爪诀,十分恐怖。

    可林云不慌不忙,心智坚韧,丝毫不受其煞气干扰。拳出如剑,铮鸣不止,浑身真元,激荡不休。

    丹田处四十二片紫鸢花,一片一片悄然绽放,如江河浩瀚的真元,源源不断流出。

    炎钢拳!

    一股热浪,滚滚而至,却是被轰退的独眼散修。擦干嘴角血渍,怒吼一声,爆冲了过来。

    “二打一吗?来的正好!”

    林云眼中闪过一抹炙热,体内热血激荡,眼中战意高涨。

    浑身窍穴,隐隐间,热流涌动,这是他玄武三重巅峰的修为,随时都要突破的征兆。

    三枚玄武六重的王者妖丹,只需一枚,在场任意一人皆可当场突破。

    可他凝练三枚,也只是将修为提升到玄武三重巅峰。

    眼下,这枯木散修和独眼散修联手来袭,大战之中,似乎有当场突破的迹象。

    怎能让他不喜!

    “不够,不够,不够!血骨散修,都是这么一帮废物吗?”

    林云猛一声,双手结不灭金刚印。

    龙虎生威之下,伴随着龙吟虎啸,一身气势,狂飙猛进。有龙虎印加持,手中轰出去的拳芒,拳拳爆炸,震的这山谷百花炸裂,花屑如雨。

    蒙蒙细雨之中,林云清秀俊朗的五官,菱角分明。一双拳芒,压的枯廋散修和独眼散修,苦不堪言,爆退不止。

    在这压力之下,两名散修使出浑身解数,才能挡住这比狂风暴雨还要可怕的拳芒。

    “这是林云?”

    跪在地上的高家子弟,完全傻眼了,他们众人联手都被杀的惨不忍睹。

    可林云,一个人,一双拳,对阵两大散修,杀的对方叫苦连连。

    以一敌二,不仅未落下风,甚至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

    “可恶,怎么会这样?”

    步尘瞧得此幕,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有什么好得意的,不过这血峰,还未出手而已。

    轰!

    谁知道他心中话音刚落,林云身上暴起火山喷的惊天气势,众人瞩目之下,当场突破。

    体内再生一条玄脉,晋升玄武四重。

    两大奇功,三大妖丹,厚积薄之下,林云浑身上下爆炸般的气势,席卷四方。

    枯木散修和独眼散修,吓得脸色大变,玄武三重的林云,就让他俩吃不消了。

    陡然之间,林云晋升玄武四重,眼中当即闪过一丝惧意。

    转身便跑,再无战意。

    “走得掉吗?”

    龙行虎步!

    林云冷哼一声,步履之间,龙隐虎啸,龙吟则虎藏,龙虎之威,变幻不停。九步之后,虎啸龙吟,同时升腾,衍化气吞山河之势。

    一步迈出,似有龙虎腾飞,闪电般追上两人。

    嘭!

    一拳飞龙在天,一拳虎跃山河,双拳祭出,两名散修再也无法承受。

    胸前内骨全被拳芒轰碎,五脏六腑被剑劲肆虐,落地之后,痛的死去活来。

    “住手!”

    林云手中弹指神剑,刚欲祭出,彻底了解二人。

    一声冷喝,伴随着一抹幽光般的寒芒,落在林云身上。

    两名散修连滚带爬,惊慌失措,跑到了脸色苍白的血峰身旁。

    正主要出手了?

    林云与独眼散修和枯瘦散修大战之际,可从未放松过,对此人的提防。

    这人倒是沉得住气,两名手下快死之际,才出言喝止。

    “林公子,他是血峰,大盗榜上排名九十六。”

    血龙马上白秋水怕林云不知内情,连忙出言解释道。

    大盗血峰?

    好熟悉的名字,林云稍稍回忆,才想起来。他的第三个甲等五星任务,便是诛杀大盗血峰。

    凌霄剑阁,本是给人榜第一的楚皓宇和前十的其他人,联手准备的任务。

    却被林云,顺手给接下了。

    有趣,没想到在这碰上了,可惜眼下不是交手的时机。

    白秋水等人还在,不宜交手。

    林云看向此人道:“带上你的人走吧,七天之后,血骨森林中,我会再来你取你性命。”

    步尘和萧然,却仿佛听到了最大的笑话。

    死到临头,都不改狂妄的本性,等你跪在地上的时候,我看你还敢不敢这般张狂,两人心中恶狠狠的想着。

    “有趣,我要是不走呢?”

    血峰一只手拿着鬼脸面具,不怒反笑,出言问道。

    “那我手中之剑,便会取你性命,鲜血将洒满山谷,百花只剩一色。日落之前,帝国大盗榜上,再无血峰之名。”

    残阳如血,映照在林云脸上,给他平静的话语,增添些许肃杀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